學長夠了別要了別揉 不行快撥出來現在是上課

我叫林雪晴,今年27歲了。5年前從X市藝術學院畢業后,留校當教師。1米78的傲人身材,所以有時我也在校內校外參與一些模特工作。雖然我不是專業模特,可經過多年的舞臺藝術熏陶,我身上所具有的那種藝術氣質與自信,反而更令我在各種場合揮灑自如。

年前我和本校的一位外語教師結了婚,至今尚未生育。我先生姓張,叫張欣慕,他大我2歲。

藝術學院是個學術味道挺濃的地方,由于藝術的關系,校園里常有各種與常人不同的思想與事件。因此,我們在藝校里的生活和外面的人還是有些不同之處的。但是,在這個觀念日漸多元化的世界里,這點不同還是很正常的。因此,我對自己的生活還算基本滿意。

夏日的一個周未下午,六點多鐘的樣子,我獨自倦在家里的沙發上。電視里的節目特無聊,讓人索然無味。這時,門鈴響了。我開門一看,原來是藝院后門那條街上開裁縫店的劉老四。還有兩個人,張鐵桿和胡球球,都是劉老四的朋友。我出于演出的需要,常到劉老四的裁縫店做衣服,所以和他們都很熟悉了。尤其是劉老四,別看這個人長相一般而且有些邪乎,可裁衣服的手藝卻絕對是一流的。我們藝院的女老師都喜歡去他那里做衣服。我和他不知打了多少次交道了,以至每次我在他那里做衣服身體的時候,他都敢有意無意碰碰我身上的某些部位,打打擦邊球,吃塊小豆腐,或者和張鐵桿、胡球球等人拿我說個下流笑話,意淫一下。對此,我并不和他們作過多計較。都什么年代了,誰還看不開這些呢?而且我自有我的分寸,他們也不敢放肆。更何況我們藝院去那里做衣服的年輕女教師幾乎都得到過這種“待遇”。

不過今天還是劉老四等人第一次到我家來,我覺得挺奇怪的。請他們進屋后,我問他們有什么事。劉老四沒有直接回答我,他掃了一眼我的客廳,又看了一眼我,然后說:“林老師今天穿得可真夠性感的啊!”

他的話讓我愣了一下。我這才注意到,我今天上身穿的是一件剛過肚臍的米黃色薄T恤,下身則穿了一條白色緊身褲,也是非常薄,可以明顯地看到里面的T字內褲。這條內褲前方是深V型的,面積很小,后方則是一條系帶,僅與褲頭的交連處有一塊小小的三角。內褲是淺灰色的,在外面看得挺清楚。

沒想到這幫家伙一進來就發現了我的T字內褲。

但很快我就恢復了常態。我是個很放得開的人,并不反對展現自己性感的一面,平時我就常以這樣的穿著出現于各種場合,劉老四他們也經常見過我的性感裝扮,并沒有什么。我知道他們來這里是不敢有非分之想的。

我對他們說:“你們不會跑到我這里來就是為了說我性感的吧!不過你們可別想來占我的便宜哦!”

胡球球滿臉堆笑地說:“哪里!哪里!我們怎么敢那樣呢!只不過沒事干想來你家看看而已!”

張鐵桿接過話頭說“你們家張老師不在家嗎?”

我笑了一下,說:“他出差了。我想其實你們早知道了?否則你們敢來我這嗎?偵察得還挺準的!哎,劉老四,今天你那么有空啊?”

劉老四滿臉訕笑:“今天活少,休息休息嘛,要不生活還有啥意思。”

我給他們泡了茶,大家就在客廳里坐著聊天。在我走動泡茶時,我清楚感覺到他們的目光一直在盯著我小腹和臀部顯露出來的T字褲以及我的胸部。由于我沒打算出去,因此沒有帶文胸。在一定的光線條件下,他他們一定可以透過薄薄的T恤看到里面挺立的乳房。

我沒里會他們,他們也沒有更過分下去。我們聊了好些事情后,劉老四突然支支吾吾地向我問道:“林老師,聽說你們藝院的好多位女老師都拍了人體照片,你也拍了,是不是啊?”

我回答說:“什么啊?你聽誰說的?”

劉老四又訕笑了一下:“別不承認了,你不是說我們特會偵察嗎?我早偵察清楚了!誰和誰拍了我全知道!”接著他說了幾個我們學校女老師的名字。

這幫家伙真厲害的,說得還一點不差!我對他們說:“拍了又怎么樣?那是藝術。不準你們往歪處想!”

胡球球嘿嘿干笑了幾聲,說:“林老師瞧您把我們看成什么人了!我們知道那是藝術,也沒往歪處想。問問而已。還有,林老師,可以讓我們看看你們的人體藝術嗎?”

我又笑了:“去去去!你們知道什么藝術啊?明擺著想飽眼福!”

“你就讓我們看看嘛!你們的身體那么美,就應該多向別人展示。”見我不同意,他們三個居然死皮賴臉地求起了我來了,還一邊不停地說一些稱贊我的話。開始我并不理會他們。他們一直在求著。時間長了,我有些不耐煩了,就說:“瞧你們幾個大男人的小樣,成什么體統!好好好!本姑奶奶今天心情好,就讓你們開開眼!不過,丑話我可說在前頭啊!你們只能在這里看,看的時候老實點,不準有非份之想,看完了也不準到處亂說!”

“好的!好的!好的!”三個家伙喜出望外,連話都說不清楚了。

劉老四等人所說的人體藝術照片,是我們藝院前一段拍的。當時藝院的領導找到我們幾個年輕女教師及學生說,藝院美術系缺少一些人體圖片供教學用,去校外請的模特身材都差強人意,達不到好的教學效果,所以想請我們幾個身材好的女教師及女學生發揚一下風格,為學院做點貢獻。開始我們都不同意,后來學院領導不停地做工作,而且承諾給每個拍的人一筆數額不小的補貼。我們想了一下,覺得條件還可以,又是為了藝術,而且僅僅是在小范圍內流傳,所有就同意了。

我對自己的身體是很滿意的,大眼睛,高高的鼻子,稍薄的嘴唇流露出冷艷的味道。我的身體雖然纖瘦,但雙乳卻很堅挺,大小也很適中。我有一雙修長的腿,腿上一點贅肉都沒有,結實筆挺,是最讓我驕傲的。對于這樣可以引以為傲的身體,我還真想在它最美的時候拍下來,成為美好的留念。

我們共有四位教師和三位學生參與了拍攝,每人拍了上百張,最后學院挑選其中最好的幾百張制成了教材,然后把所有照片裝訂成冊,發給每一位參與拍攝者。

這次參與拍攝的有我、舞蹈系的周小琳老師、表演系的莫慧老師、羅明娟老師以及舞蹈系學生會主席肖麗麗,團干部陳雪、表演系學生會干部劉妙今。我們七個人都是藝院里出名的美女。平時劉老四等人見了都是眼都不眨的,現在可以看我們的人體照片了,一個個更是心急如焚。我去房間拿相冊時,張鐵桿就問了:“林老師,你們真的是脫光光給人家照的呀?”

我笑著罵了他一句:“你急什么啊?拿出來你不就什么都看到了嗎?”

劉老四也說:“你這鐵桿也真笨,不脫光怎么叫人體藝術?”

我一拿出相冊,他們馬上圍了上來。看到相冊上我們藝院幾大美女的人體圖片,他們僅剩下了吞口水的能力了。

在別人面前展示自已美麗的身體多少令我些有難為情。為了緩和氣氛,我勉強笑了一下,問他們:“怎么樣?好看吧?誰的身體最好看?”

“當然是林老師你的啦!這才是真正的藝術!”劉老四回答。

“就會耍滑嘴!你也懂藝術?那我問你,我的身體怎么好看?”

“首先你的身體又光滑潔白又勻稱,每條曲線都恰到好處。最美的是你的雙腿,筆直修長。”劉老四畢竟是有點文化的,說得還不錯。張鐵桿就不行了,大老粗一個,說:“我覺得林老師的奶子好看,不大不小,又圓又挺。還有林老師兩腿中間的毛,特神秘誘人。”

我被他的話說得差點說不出話來,臉上一片躁紅。

幸好此時胡球球突然問:“林老師,你和莫慧老師都結了婚,你們拍這些照片不怕老公有意見嗎?”

我趁機平靜了一下情緒,回答他說:“我們當然征求過老公的意見啦,他們都是懂藝術的人,不會反對我們的。”確實,我的那個丈夫是從來不干涉我的,就象我很少干涉他一樣。

胡球球又問:“這些照片是誰拍的?”

我告訴他:“是美術系的大胡子王老師。”

張鐵桿在邊上又說開了:“你們的丈夫可真開明,你們也真放得開,敢脫光衣服給別人照。王大胡子可真大飽眼福了!”

我笑著又罵了一下他:“又想到哪去了,王老師才不象你們那樣好色呢。我們這是為了藝術!還有,你們現在不也大飽眼福了嗎?”

其實,我們不僅是全裸地拍照。由于這次拍的照片是供學生寫生用的,要求展現出人體的各種姿態,并且每種姿態還要從八個不同的部位去拍,所以當時拍攝時我們七們模特輪流擺出站、坐、蹲、跪、躺、趴、倒立等各種姿勢,然后由王老師從不同方位拍攝。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每個人都有很多張照片是拍到了隱秘部位的。

果然,這樣的照片被他們翻到了。首先看到的那張是我的,在那組照片里,我跪著,雙肘撐地,兩掌托著下巴,背部傾斜向上,與高高翹起的臀部組成一個美麗的人體造型。從正面看,我美麗的背部,豐滿的臀部,臉上嬌艷的笑容,使整張照片充滿了完美的藝術色彩。更況且王老師是個很優秀的攝影家,照片非常清晰,光線也運用得很好。可以說,這張照片令我非常滿意。但是,這個造型王老師一共拍了八張,除了最好看的正面之外,還有側面的,還有側后方以及正后方的。

令劉老四等人驚奇的就是那張正后方的照片,由于我是跪著的,上身俯下,臀部高高翹起,所以從正后方看去,正好將我夾在兩條修長光潔的大腿之間的兩片陰唇和肛門一覽無遺地展現出來了。我的陰唇是沒有毛的,在燈光下,顯得飽滿光滑,呈微褐色。他們看到這張照片后,驚奇得連嘴都合不上了。而我雖然在拿相冊給他們看的時候已有了部分心理準備,可看到三個男人在死死盯著我陰部、肛門的照片時,心里還是涌起了異樣的感覺,我甚至感到了來自內心深處的陣陣沖動–我居然在向幾個粗俗男人展示自已最隱秘的部位!而此時,我在相片中展示的的部位就在我的襠下,被一條小小且很緊的T字內褲勒著,它們竟似乎在期待著某種東西!

我的臉上躁熱極了,我想臉一定紅得不得!

劉老四等人呆了半天才說出話來:“嘩!林老師竟然讓王大胡子這樣拍!”

“林老師的你的B真光滑!比你的屁股和大腿還光滑!”

“林老師的屁眼最好看,圓圓的,象菊花一樣!”

……聽到幾個男人在當面評論我的隱秘部位,我的臉更紅了,我忙罵他們:“壞死了,看到了還要說,還不快翻過去。”

劉老四一臉壞笑地看著我,說:“林老師,我做夢也沒想到能看到你的B和屁眼!”然后他們又看了好一會兒,才依依不舍地翻到下一頁。

但下一頁也是我的,在那組照片中,我雙腿直立,深深地彎下腰,雙手抱住小腿。這是一個常見的舞蹈動作,在我赤裸的時候更美了。但這組照片中也有在后方照的,同樣是將我的隱蔽部位完完全全展示出來。

劉老四三人對著照片又是一陣發呆。而我也又是一陣躁熱,臉上又是一片緋紅。

這次劉老四三人干脆就只挑那些露出陰部、肛門的照片看了。這類照片很多,我們每個參與拍攝的模特都拍有。于是三個色鬼一邊看,還一邊對我們的那些部位評論一番。

“還是林老師的B好,光光滑滑的。”

“我喜歡周小琳、羅明娟、肖麗麗和陳雪的B,很多毛,真性感。不過林老師的屁眼最好看!”

“陰唇沒有毛才好,你看林老師的陰唇,顯得多嫩!”

……我在旁邊紅著臉看他們看圖片,心里的沖動讓我不禁有些失控。當他們看完后,我居然對他們說:“好看吧?當時拍照的現場還錄了相呢!你們想看嗎?”

說完后我就后悔了,可劉老四三人已是興奮不已,不讓他們看是不行的了。沒辦法,我只好拿出了用當時拍照現場制成的光盤,放進DVD機里。

電視屏幕上又出現了當時的情景:在攝影棚里,幾個男生圍在旁邊,他們的王老師請去幫調燈光的。學院的又胖又好色的金主任也在那里,他名義上是去指導的,其實搞服裝設計的他哪里懂攝影,明擺著是去占便宜的。

“嘩!你們拍照時還有那么多男的在那里看啊?連金胖子都在那里,美死他了!”張鐵桿說。

我們七位女模特全身赤裸地站在強烈的燈光下,輪流出來按照王老師的要求擺造型。

我們七位女模特全身赤裸地站在強烈的燈光下,輪流出來按照王老師的要求擺造型。

畫面放到了我出來擺那個跪姿造型的一段。畫面上,王老師要我跪好,并要求我的臀部盡量抬高一些。這時攝相機就在我的正后方,把我的陰部和肛門拍得一清二楚。由于我的臀部擺得有些讓王老師不太滿意,他親自上來要糾正我。此時金主任搶先上來了,他一手按住我的背,另一手放在我的臀部,幫我往上抬。從屏幕上可以看到,金主任的手放得很正,他的手指已經在我陰道口旁的陰唇上了。

此時我也回憶起,當時我清楚地感覺到金主任的手摸到了我的陰部,當時我挺羞愧的。本來在這么多學生面前裸體就已讓我不太自然了,擺這樣一個姿勢讓人在后面用攝相機拍下來更讓我難為情,更何況當這么多人的面被以好色出名的金主任這么一摸了!雖然說是當時所有女模特都讓他摸了個遍。

但我也記起雖然當時心里一片躁熱,可同時竟也有一種興奮的快感在心里產生。在我進入攝影棚當眾開始脫衣服時這種興奮就出現了,在擺那個姿勢抬起我的臀部時這種興奮得到了升華,而金主任摸到我敏感部位時興奮則達到了一次高潮!這種興奮在隨后的拍攝中隨著金主任的再次觸摸也多次出現。

在今天也是這樣,當開門時劉老四三個盯著我下腹清晰可見的小內褲并對說我性感時我就有點興奮了,接著看到他們在相冊上看到我的正面全裸照時這種興奮又開始加強,然后他們翻到我的露B照時興奮就很強烈了,現在則更是達到了高潮。

我竟然在這樣的情景下有這樣的興奮!這讓我有些害怕!

拿數碼攝相機的是個男學生,他在拍我的陰部時,將鏡頭拉得很近,因此34寸電視屏幕上我的陰毛、陰唇、陰道口、肛門展現得比照片還清楚,連金主任的手在我陰唇上故意的滑動都看得出來。

劉老四他們看得目瞪口呆,三個好色的家伙,平時對我高挑迷人的身材就喜歡用種色迷迷的眼光來看,今天他們不但看到了我的裸體,居然還看到了我最隱秘的地方!我坐在邊上,滿臉躁熱緋紅,心里陣陣酥酸,呼吸越來越急促。我雙腿緊緊夾著手,感覺著T字小內褲的系帶勒著我的下身。我想那里已經有些濕了!

好不容易挨到光盤放完,我忙深吸了一口氣,使自已從剛才那種又羞恥又興奮的狀態中擺脫出來。那是很危險的。雖然今天我很大方地讓這三個人看了個一清二楚,但很清楚地知道,事情只能到此為止,決不能和他們攪在一塊!

我還是有幾分清醒的。

已經是晚上9點鐘了。我對劉老四他們說:“好了,都看完了,過癮了嗎?”

他們連忙回答說:“看是看過癮了。真是大開眼界!”

“既然看過癮了,你們此行的目的已經達到了。現在天已很晚,你們該回去了!”

劉老四他們沒有直接回答我,而是死盯著燈光下的我,說:“沒想到林老師脫光了衣服是那么的好看!瞧你的身材,誰要是有幸和你睡一睡真是無比的幸福!”

我聽出了他們話中的話,但我沒有理會他們。我直截了當地說:“那是不可能的!你們別想得寸進尺!好了,我很累,要休息了,你們走吧!”

我的語氣已有了發火的味道,劉老四他們聽后連忙說:“不是,不是,林老師你誤會了,我們不是那個意思。”

我沒等他們說完就告訴他們:“好,不管你們是什么意思,你們該走了!”

劉老四還想說些什么,但看到我的我的臉色,就不敢說了。

他們悻悻地走出了我的房門。我去關門時,清楚地看到他們每個人的襠下都鼓鼓的。

送走劉老四等人后,我收拾好東西,又洗了個澡,然后穿著睡衣來到陽臺上。晚風一吹,我完全清醒了過來。

我又想了想今天的事。對于拿那些相片與光盤給劉老四他們看并使他們看到我的全部之事我并沒什么后悔,也許他們真的從中看到了藝術呢?雖然讓他們看到我的胴體與性器官時我還有些異樣的難為情,但同時產生的那種興奮卻也讓我回味。不知怎么,我竟然有些喜歡將自己的身體展現于男人們色迷迷的眼光之下了。越是展示那些隱秘部位,我竟越興奮!天哪,我該不是有暴露狂吧?這次拍人體照片,也是我最先答應的。以前我曾參加過很多服裝表演,當穿著一些性感暴露的服裝演出時,我也有過興奮感。我的上帝,不會吧?

想著剛才劉老四等人眼鉤鉤地盯著我的私處的情景,我又有了些興奮!甚至是性沖動!可丈夫已出差了,今晚我注定是寂寞的。望著無邊的黑夜,我只能獨自感受睡衣下那條小小的T字內褲將我的敏感部位緊緊勒住的感覺……秋風悄悄地起了,但這個城市依然是那么炎熱,于是生活就從夏日的煩躁中延續了下來。

早上的舞蹈課我在練功房里指導學生練習。我穿著一身泳裝式的高開叉練功服,沒穿絲襪,兩條修長白晰的腿裸露著。我反對在練功時穿長褲或者絲襪,因為那將讓我們看不到做動作時腿部肌肉線條的變化。我的練功服是白色的,很輕薄,帶著點透明。我沒有戴文胸,可以透過練功服隱約看到我結實豐滿的雙乳。下身我穿的是一條白色的深V型T字內褲,很小,從外面僅能見到褲邊和系帶。內褲的面料是半透明的薄紗,從正面隔著練功服也能隱隱看到大腿根三角區的一團黑色。

我練功時一向穿著得很性感。我提倡大家不要穿得太保守,美是不怕暴露的,要勇敢地展示出來,只有身體有缺陷的人才會求助于服裝的摭掩。我還對我的學生們說:漂亮女人要征服生活,首先就要征服別人的目光!

我的學生深受我的影響。女生們清一色的淺色半透明高開叉練功服,里面清一色的T字褲,一條比一條性感,很多人的都可以看到她們的三角區。好多女生都和我一樣沒戴文胸,青春從那里勃發而起。

男生們也是這樣,他們的練功服又緊又薄,里面的內褲也很小巧,居然也有些是T字褲。緊緊的練功服使他們男性的象征高高隆起。這個年齡的男性,生命與欲望都無比澎湃,更何況身旁圍著這么多性感的異性胴體。

我在一個男生的配合下示范一個造型,我偎在他身前背對著他,左腳盡力并張開弓起,雙手高舉。男生在我后面緊*著我并右手抱住我的腰,左手按照我的要求從我張開的左腳膝蓋沿我大腿內側一直往腿根部撫摸上去,到小腹,到腹部,到胸部,到左手臂,直到左手指尖。這是一個西方舞蹈中的一小段,有強烈的愛的暗示。這一段是整個舞蹈中很重要的部分,由于男生的手經過的部分有些敏感,因此大家似乎放不開,總做不太到位,體現不出舞蹈的精髓。所以,我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與這個領悟得較好的男生給大家做示范。

造型中,我的頭部是向后*在男生的肩膀上的。在示范時,我清楚地感覺到男生的呼吸隨著他的手在我身上的移動而變化著:他的手越接近我大腿的根部,他的呼吸就越急促,當這只手的五指來到了我飽滿澎漲,在練功服下隱隱泛黑的三角區時,這種急促到了頂點。手移開后,他的呼吸有所回落,但當手摸到我高聳的胸部尤其是突出的乳頭時,呼吸再次急促到頂點……他變化著的還有他的下身,這位男生約有1米78,他的陽具顯得很雄壯,在我們女教師女學生性感的造型面前,他的陽具更是充分地勃起,高隆在小腹上。即使隔著練功服,別人也能想象出它的情形。我*在這名男生前時,臀部緊貼著他的小腹,能真切地感覺到他勃起的堅挺與粗碩。我還感覺到他的陽具在我的臀部跳動,似乎正要用力沖出那條難以承載它的練功服–剛二十出頭的年輕人,隨時都有猛烈噴發的能力!

男生緊緊地抱著我的腰,音樂舒緩輕柔,他的手再次滑到了我隆脹的三角區……“林老師,金主任在外面找你!”一個學生的聲音將我們的練習打斷。

我一下子從舞蹈的情緒中走出來。那位男生也隨即放開了我。

“啊!金主任在哪里?”

“就在外面的休息里。”

“好!謝謝!”

金主任坐在練功房外的休息室里。我進去后,休息室里明亮的光線立即將我身體上的每一個細節都展現得清清楚楚。胖胖的金主任坐著,滿是笑容地將我的身體看了個遍。我想在光的幫助下,他的視線一定穿透了我半透明的練功服,看到了我的乳暈和我隱隱可見的黑色三角區。

看什么看,上次拍人體照片時不什么都看到了嗎?面對金主任的目光,我心里想。

“嗯,林老師總能給人帶來一種視覺上的沖擊感!”金主任突然說。

“主任太過獎了!”我不知金主任是否還有別的意思。

“不過!不過!林老師這么漂亮的容貌,這么美好的身材,這么高貴的氣質,這么性感的穿著,我真恨當初讀書時不夠用功,以致現在都找不出合適的詞匯來形容此我看到你時的感受了!”金主任站起來,一邊說一邊繞著我轉了一圈。他在仔細地審視我身體的每一個部位。

“金主任可真會說話,我看就是就是神仙也要讓你給騙了!”金主任在學院內以嘴滑而出名,我才不會輕易相信他呢。不過,在他看我的時候,我還是輕輕擺了一個優雅的姿勢,向金主任充分地展示了一下自己。雖然金主任是個很好色的人,但不知為什么,我在他面前并沒有什么反感和不適感,即使是象現在這樣穿得很露地讓他看。

“瞧你說的,我哪敢騙你啊?我說的都是真的。”金主任說。

我換了個姿勢,對他說:“哎呀!真也罷假也罷,今天金大主任來找我,不會是僅僅為了來看看我,然后再對我說幾句好話的吧?”

金主任聽后故意用一種很夸張的語氣回答我說:“喔!對不起!對不起!看我被你的美麗震撼得都忘了正事了,也忘了請林老師坐了。林老師,請坐,請坐,我們坐下慢慢談。”

坐下后,金主任告訴我,也最近要在市里搞一次概念性服裝發布會,會上將展示一些他通過對服飾潮流發展的觀察思考而設計出來的概念性服裝。他想請我去擔任他的模特。

我對他說:“X市有那么多模特經紀公司,你還愁找不到好模特嗎?”

金主任說:“模特我已聯系好了。但我需要一個壓軸的。”

“壓軸的?金主任你可真會說,我哪能壓什么軸啊!”

“林老師不必謙虛,你是最合適的人選。”看到我一臉的疑惑,金主任又告訴我:“我這次舉辦的服裝發布會名稱叫做‘弗洛伊德的構想’,以性感服飾和性感內衣為主。以林老師的藝術氣質,舞臺表現力和對于性感的理解,擔任這次發布會的壓軸模特最舒適不過了。”

“弗洛伊德的構想?性感服飾?好古怪的東西!”聽到金主任的介紹,我心里感到挺有趣的。平時我參加服裝表演,經常會碰上一些性感服飾,但還從沒見過從弗洛伊德的思想從尋找靈感的。以這位心理大師為依托,看來這次發布會的時裝還真有特別的性感在里面。

金主任見我沉默了一會兒,便以為我是在猶豫,連忙又勸我:“林老師,還猶豫什么?這覺得這次發布會的性感最適合你了。其實你對性感是十分認同的,你一向穿著都十分性感,包括今天。為什么不將你追求的東西以藝術的形式盡情地展示呢?而且我會給你優厚的報酬的”

我嫣然一笑,說:“好吧,既然金主任這么看得起我,就答應你了。”

對此金主任喜出望外,告訴了我演出及走臺排練的時間后,他又對我說了一句:“林老師,你穿這樣的衣服比脫光時還好看,性感而高貴。”

我笑罵了他一下:“你就記得這事,那時你趁機占我的便宜,我還沒找你算帳呢!”

金主任嘿嘿笑了幾聲,說他還有其它事,這才走了。

晚上睡覺前,我在床上和我丈夫張欣慕說了這件事。他聽了后僅是“嗯”了一聲。這是我意料中的事。結婚以來,我們一直保持著各自的自由,很少干涉對方的事務–對于搞藝術的人來說,我覺得這是很有好處的。但每次我要去做什么事,都還是象征性地對他說一下。

我躺在床上準備熄燈睡覺時,躺在旁邊的張欣慕突然翻了個身,一拉住我想去關燈的手,將我壓在他身下,并開始脫我的睡衣。

我知道他想干什么了。結婚3年后,他對性事變得越來越缺乏耐心了。現在的他已經很少再象新婚時那樣在性事前對我進行長時間的愛撫與挑逗,甚至連最起碼的語言交流都沒有。很多情況下他就這樣突然而至,不管我在想什么做什么。

脫去我衣服后,他匆匆在我乳房上抓了幾下,就進入了我的身體。

由于陰道的干燥,被他進入時我略感疼痛。但我還是很渴望他的進入的。身材高大的他性具粗壯而堅挺,我下身被他進入后立即產生了強烈的充實感,并很快就濕潤了。

近段時間他老有事要外出,我們同床的機會減少了許多。我早就有了干旱的感覺。這次,我希望能得到一次充分的享受。

張欣慕粗壯的陰莖在我的陰道內猛烈抽插,讓我的陰道一陣陣酸酥,并迅速擴散至全身。我躺在他身下,鼻孔的喘息越來越強烈。我張開纖長的雙腿,將他的身子繞住,這個姿勢有助于他的陰莖更深地刺入我那已溢滿了水的肉洞。

但往常的問題今天依然存在。首先張欣慕從不準我在做愛時叫喊,甚至也不準呻吟,于是今天我也只能忍著,這既分散了我的注意力,又讓我感到壓抑。其次是他做愛時很少考慮我的感受,節拍上很不和諧,總是我剛有感覺時,他就突然覺得累而放松了下來,讓我感到很失望,或者是在我集中精力體會時,他突然停下來,象廚師翻鍋里的魚一樣將我翻轉,以采用下一個他想用的體位。

我和他做愛已很久沒有過高潮了。每次都是我剛一有感覺,他就因各種原因而松勁了,這種剛起跑又不得不嘎然而止的滋味讓我感到很不舒服。今天更是如此。平時我還能在他身上找到幾次感覺,可今天他在我體內只翻騰了三、四分鐘,就“嗯”了一聲后軟了下來。

我想他多半是故意這樣做的。近來他不知在忙什么,做什么都匆匆忙忙的,想一下子就完成,一點耐心都沒有。我想和他說說,可他卻翻身后急忙擦了一下陰莖,倒頭便睡。

我輕輕推了一下他,他只是對我說了一句:“我挺累的,睡吧!”

服裝發布會如期舉行了。金主任雖說因好色而在學院里口碑不好,可他在服裝設計方面卻極有天分,想象力和表現力都非常強,總能用幾塊布幾條線表達出他的思想與觀念。

“弗洛伊德的構想”里展示的服裝的確性感特別,在這次發布會里,薄紗、蕾絲得到了大量的應用。金主任還親自設計了T臺和燈光、音樂。在一片由忽明忽暗的燈光,忽強忽烈的音樂組成的虛幻背景之中,模特們身著薄紗制成的各式衣服,穿梭在T臺上。整個發布會里充滿了虛幻迷離的色彩,一如弗洛伊德那詭異深遠的思想,一如他終生思索的問題:夢想與性愛。

最后出場的我感覺上卻不太舒服。這樣的感覺來自于我要演示的服裝。嚴格來說,這根本不叫服裝!我的上身什么都沒有穿,僅在脖子上掛了一條薄紗帶。紗帶的兩端垂至胸部,看起來剛剛能遮住兩個乳頭。然而這條紗帶很窄,又薄得基本上透明,而且還很輕,一走動便會被風吹得飛舞起來。所以說,其實我的上身就象什么都沒有穿一樣,我堅挺結實的乳房幾乎是毫無遮掩在暴露在別人面前。而我下身的褲子也是小到了極點。這是一條系帶式的T字褲,用于遮羞的一塊布還不到半個巴掌大,勉強能攔住我漲鼓鼓的三角區(在演出前我不得不修剪了好多跑出外面的陰毛)。這塊盾形的布的前端剛到我三角區的上面一點點,由三條很細的透明系帶與腰上的系帶連在一起。布的后端則剛好遮到我的陰道口,然后一條同樣很細的透明系帶勒過我的股溝后,與腰上的系帶連接。腰上的系帶也是很細的透明系帶,從稍遠一些的地方來看,這些系帶根本看不出來,我就象一個僅僅用一張紙貼住三角區的人。

在演出前的彩排上,我見到我要穿的這套服裝后,心里就有些后悔了。我對金主任說:“這也叫服裝嗎?穿成這樣子你還不如讓我直接裸體上臺呢?”金主任聽后笑嘻嘻地說:“這才叫做性感嘛!林老師不會那么保守吧?而且這是服裝發布會,林老師不要有太多顧慮!”

盡管如此,穿上這樣的衣服還真讓我產生了些異樣的感覺。

我穿著這樣的服裝出場了。剛走到前臺,T臺燈光忽然變得明亮無比,將我幾乎赤裸的胴體照得如雪一般花白。我修長的雙腿,高挺的乳房,渾圓的臀部,神秘的小腹,就這樣毫無保留地展現在觀眾的面前了!想到這里,我心里忽然又有了那種莫名的沖動。

已被前面接連不斷的性感表演所震撼的觀眾看到我后再次騷動起來,接著閃光燈密集地閃起。

照吧照吧!臺上的我心里很復雜。

雖然上次我曾全身赤裸地照了不少照片,但那畢竟是在相對封閉的環境下進行的。現在則不同,現在在臺下,有無數的記者,有無數的攝相機和照相機,通過它們,我就象裸露在了整個世界面前!

以前的服裝演出中,我也穿過一些性感的服裝在T臺上展示,但那只限于一些透明的衣褲,雖然別人也能看到我的雙乳,但外面包有一層衣物,心里總感到有些踏實。以前我也曾參加過內衣發布會,穿著T字褲出現在T臺上,但那些T字褲比現在這條要大多了,我還可以在里面穿上一條模特們常穿的小T字褲以防走光。這次不行了,這幺小的內褲,我沒辦法再在里面加上任何東西。

我就象是一個僅僅象征性地擋住私處的裸體者展現在臺上,任各種眼光與鏡頭掃遍全身。

最后是設計師金主任出場,在掌聲與閃光燈中,滿臉得意的他向觀眾鞠了幾個躬之后,忽然走到我身邊,一手攬住我的腰,嘻笑著向臺下揮手。

這個突兀的動作讓我稍有些不自然,但很快我就自我調節過來了。這是在表演臺上,這是一場演出,我不能因為一點小事就把整臺發布會搞砸,況且現在已是最后的部分了。作為一名經常演出的模特,這點職業素質我還是有的。

被金主任攬住的我干脆趁勢扭了一下腰,臉上露出嫵媚的微笑。

臺下又是一片燈光閃起……金主任的發布會取得了極大的成功,《弗洛伊德的構想》令他在時裝界名聲鵲起。而我也象也在事前承諾的,得到了一筆數目非常可觀的酬勞。

當然,生活還是如往常般度過。

以我的條件,是完全有機會出名的。但我并不喜歡那種萬人矚目的生活,那樣會使人失去很多真實的東西。你生活的一舉一動都可能會給自己帶來麻煩,一想到這,我就不由得喜歡我現在在藝院里的生活。平靜,而又隨意。

當然,生活中也還有一些這樣那樣的小小不如意。但沒有誰的生活能是完美的。

校道上,金主任忽然出現,攔住了正在回家的我。

“林老師,謝謝你幫忙,我這次時裝發布會非常的成功。”金主任對我說。

“你說過這少遍了?該不會以后你一見到我就又說這句話吧?”我笑著說。

“哪里!哪里!我只是很感激你而已。”

“用不著這樣吧?你是設計者,成功是屬于你的。而且發布會上有那么多模特,我只是其中一個啊。”

“可你是最重要的一個啊!同行們都說,你的出場是整個發布會的點睛之筆,而且你是所有模特中最能體現我的設計精髓的。”

我沒好笑地對他說:“什么狗屁精髓?不就是把穿的東西弄得盡量少嗎?我都快變成裸體了!我還怕別人說我賣弄色情呢。”

“沒有沒有,那叫性感!而且是一種只有你才能詮釋的性感。”

“好了好了,管你那是什么,我沒空和你閑扯,我要回家了。”我有點不耐煩地說。

金主任又攔住我,說:“哎哎哎,等一下,我最重要的事情還沒跟你說呢。”

我停下來,金主任告訴我,他準備將此次發布會所展示服裝的設計思想寫成文章,拿到國外一權威雜志上發表。但是,他還需要一些相片附在文章上一同發表,想讓我幫他照幾張。

“發布會上那么多相機照了那么多照片,干嘛還要照啊?”我問他。

“我看過了,發布會上照的現場照片多少都有些缺陷,我覺得效果不夠好,我想請你當模特再照幾張效果好一些的。”金主任回答說。

“我覺得你是最佳的模特,這可是要發表在國際性的權威雜志上的哦!你就再幫我一次嘛。”看到我不說話,金主任又是勸說又是乞求又是恭維地說了一大堆。

聽他說了一輪后,我同意了,這個家伙是特別會磨人的,我真還有點怕他。

約定了拍照的時間與地點后,金主任笑嘻嘻地走了,我也徑自回家。

星期六我睡了個懶覺,天天練功,挺累的,平時又不敢放松,只好久不久偷一下懶,也當是一次小小的休息。

張欣慕很早就起床不知哪去了,我依稀記得大清早他起床時曾對我說過今天他有事不回家。

昨晚又是一次匆匆的交歡,我剛有感覺,張欣慕就完事并轉身就睡,讓人好不懊惱。

在床上又滾了幾下后,一看鐘,居然已經十點多了!我記得今天約好了要去給金主任當模特的,差點給誤事了。

起床后急忙趕到金主任家,金主任已經早準備好了。他家的房子很大,他妻子又在外地工作,所以他家有很多空房子。今天,金主任已將其中一間整理好做成了攝影棚,專等我來了。

等我時金主任可能正在翻看上次我們為學院照的那本人體照片集,因為我進到攝影棚后看到那本照片集已翻開反放在一張桌子上,旁邊是一張椅子。

看到我盯著那本照片集,金主任馬上解釋說:“哦,看一下,借鑒一點拍照的技巧。”

我這才知道,今天金主任要自己拍攝。

“你?你的攝影技術能行嗎?”印象里我從沒見過金主任拿相機,便對他產生了懷疑。

“這你就放心了,我一定會讓你以最美的形象出現在照片上。你先坐一會,我給你來杯咖啡。”說完,金主任扭動他肥胖的身軀走出了攝影棚。

我在那張椅子上坐下,隨手拿起倒撲在桌面上的人體照片相集,翻轉過來看了一眼。

眼了后我不由得臉上一熱,心跳也加速了許多。原來在我來之前,金主任正好將相集翻到我高抬臀部將整個隱私部位暴露出來的那一幅。還有就是,我發現這一頁被翻得特別熟,這個好色的金胖子,肯定是經常翻這一頁來看!

拍攝開始了。我在攝影棚一角截出來的更衣室里脫去外衣,穿上《弗洛伊德的構想》里的服飾,在金胖子的鏡頭前擺出各種姿勢。金胖子好象在攝影方面還是有些功夫的,拿起相機蠻象那么一回事。他拍攝的角度很多,尤其注重背面的拍攝。他說:背面是我服裝的重要組成部分。

很顯然,國內的時裝攝影師都是些只會拍正面的笨蛋,金主任就是對這一點十分不滿意的。

這次拍攝的都是一些非常性感的服裝,薄、透、小。我在不少照片中都露出了堅挺的乳房,或都是被一條緊小內褲包著的小腹。

金主任看我的眼光很色,讓我感到自己就象一只在餓狼窺視下的小羊羔。但這也沒什么,反正上一次為學院拍人體圖片時他早已將我看了個一清二楚。

到了后來,我換衣服時都不進更衣室了,索性就在金主任的眼前換。讓他看個夠吧!美麗不是我的錯!

金主任說:拍到最后一套了。

我脫掉前面拍攝的那套衣服,赤裸著上身,只穿著一條小小的T字褲站在燈光下,等金主任拿衣服出來。但金主任看著我卻沒有動,而是對我說:“林老師,把內褲脫掉。”

“什么?!”我很驚訝地問他:“不是拍服裝照嗎?沒說要拍裸照的啊?”

“不是拍裸照,是要你穿上這個!”金主任笑嘻嘻地對我說,然后拿出一樣東西。

我仔細一看,原來是那天發布會上我穿的那條極性感的小褲。我沒好氣地說:“這個也要拍啊?”

“當然要拍了!這才是精華啊!趕快吧,這是最后一組了。”

我接過那條T字褲,習慣地就想往更衣室走去,但隨后我想了幾秒鐘,又停下了腳步,站在了聚光燈下。

我脫下了原先穿的那條T字褲,再一次完全裸露在金主任面前。金主任死死地盯著我,眼光很曖昧。

我輕輕瞪了他一眼,彎腰穿上那條小小的褲子。

這次連上身掛的那縷絲巾都省了,我的雙乳毫無保留地展現在燈光下,站著照了幾張照片后,金主任又要我擺出那個趴跪在地上高高翹起臀部的動作,我有點不高興,但還是照做了。我剛擺好姿勢,金主任就湊了上來,他居然繞到我身后,把雙手插到我雙腿的中間,用力往外掰,還一邊說:“把雙腳張開大一點!”

我沒好氣地對他說:“你想要我怎么做說出來就行了,別動手動腳的趁機占我便宜。”

誰知話沒停口,金主任就一手按了一下我的腰,另一手放在我雙腿中間,陰部的位置,用力往上托了一下,說:“再翹高一些!”

他的手姆指就按在我的陰道口上!

我剛想開口,金主任就回到了相機架旁,說:“好了,就這樣,別動!”

我趴在地上看著金主任那張又胖又好色的臉,被他吃足了豆腐又發作不得,真是無可奈何。

金主任用固定相機照了幾下后,又拿起一臺掛在胸前的相機,繞著我開始從不同的角度拍照。

這個該死的壞蛋又轉到我身后了。我知道他要干什么。我極不愿他在我的后方拍照,我穿的這條T字褲那幺小,可我還是讓金主任在后面拍了,我的心情挺復雜,一猶豫,金主任手中的快門就“咔咔”地響了幾聲。

終于拍完了!我從地上站起來,長松了一口氣。金主任臉上堆著笑,很殷勤地為我端上一杯水。我干脆沒換衣服就坐在旁邊的椅子上,喝上一口水,休息一下。

“怎么樣?主任,我這個模特還可以吧?”

“當然!當然!林老師可是天下最棒的模特了,真應該找個模特經紀公司,把你捧成全世界都知道的名模!”

“主任又耍花槍來了,定有什么不良居心!不過,這次拍的照片,只能供你在學術文章上使用,可不能做別的用途哦!”

“那是當然!我不是那么沒有道德的人。但是,偶爾我也會把它們拿出來飽飽眼福的。”

“壞蛋!”我被他氣得無話可說。最后,我說:“好了,時候不早了,我該走了!”

說完,我站起來脫下金主任的“大作”,準備穿上我的衣服回家。

我剛穿上我原來穿的那條T字內褲,忽然,一雙手從我后面抱住了我。

是金主任!

這個大胖子色狼,想干什么?

“主任,你干什么?”我一邊掙扎一邊驚訝地問。

“林老師,你真是太迷人了!我受不了了!”金胖子喘著氣說。他的雙手已緊緊捂住了我的乳房。

“嗯……嗯……主任,你……你不要這樣嘛!嗯……”我掙扎著小聲對他說,我害怕屋外有人聽見。

可我的掙扎沒有任何用處,金主任的力氣很大,他越抱越緊,使我差點動都動不了了。他還在我身后帖著我的耳朵說:“林老師,我想你想得不得了!你一定要給我,我會讓你快活的!”

我無助地又掙扎了幾下,但力氣越來越小,我只能小聲地喊到:“不要……嗯……不要這樣……”

這時我的心里已升騰起了一種異樣的感覺,很羞辱,很驚恐,但又有點期待。

金主任見我反抗的力量逐漸減小,便騰出一只右手,開始撫摸我的全身。

“嗯……唔……不要……嗯……”

金主任一只手揉著我的乳房,并用手指尖輕輕磨擦我的乳頭,另一只手則在我的全身游動,先是我高挑的鼻子,再到我的肩、腹。天啊,這只手滑到我了的大腿上了!它還在往我雙腿的內側移動!

“嗯……不要……不要……”

我還在本能地拒絕著,但我的反抗已經毫無力量了,只是象征性地扭動著。我的聲音也越來越小,已近似于呻吟了。

在我心里,羞辱感和驚恐依然存在,但那種渴望卻越來越強烈,甚至金主任的手已讓我感到了一種快感。

我還感到在我的臀部,有一條越來越硬的東西在頂著我。

金主任的手隔著內褲在我的私處摸了一下,他又將手從上方伸進我的內褲,直奔我的襠下而去。

“林老師,你的毛真細軟!”金主任的手到了我的三角區,他撥弄了幾下我的陰毛后,繼續朝下前進。

天哪!他的手摸到我的陰唇了!他的手指在我的陰唇上來回磨擦,另一只手的手指也在輕輕磨擦著我的乳頭。

一陣陣酥軟的感覺傳入我的心里,我被刺激得渾身躁熱,臉紅耳赤。

我心里的驚恐感正逐漸減弱,羞辱感依然存在,而渴望和快感則明顯占了主導地位。

當然,我還在本能地表現出一種衿持與拒絕。我扭動身體,想擺脫金主任,嘴里也在說著“不要……不要”

金主任聽后摸得更放肆了,他一邊摸還一邊說:“還說不要呢,就會扭屁股,還有小穴流了那么多水,是在想我吧!”

混亂中的我聽到這句話后,突然間清醒了一些,我一用力,掙開了沒有防備了金主任。

“不!我不能這樣……”我紅著臉喘著氣對金主任說。

可我還沒說完,金主任突然沖過來,一下子將幾乎全裸的我抱起來,將我朝攝影棚外抱去。

我稍稍掙扎了幾下,但毫無用處。

雖然我身高有1米78,可職業上的原因,我一直小心翼翼地保持著自己的形體,使自己顯得高挑纖瘦,因此我力量并不很大。而身高剛1米7左右的金主任則一身橫肉,他一用力,我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最后,我只能象一只無可奈何的羔羊,任由粗壯的金主任將我抱在懷中。

金主任將我抱進另一間房間,這是他的臥室。進屋后他將已毫無反抗能力和意志的我扔在了一張大床上,然后站在床邊色迷迷地看著我。我躺在床上,心嘭嘭地跳著,渾身躁熱,滿臉緋紅,只會不停地喘氣。

我看到床邊的金主任開始脫衣服。他很快就將身體脫得精光,一身的橫肉就擺在我的面前。

還有他的陽具,早已是堅硬地挺起在一團黑毛之上。那家伙還真不小。

盡管在排練舞蹈時男生們常會穿一些使陽具很突出的緊身褲,但我真的還沒如此直接地看過除我丈夫之外的人的陽具。金主任的裸體讓我羞辱無比。我抿了一下嘴唇,一下子將頭埋在床單上。

其實在金主任脫衣服的時候我完全有機會反抗一下的,可那時候我已沒有了反抗的決心,我反而在等待著事情快點發生。

盡管我心里還是挺害怕,挺矛盾的。

脫光了的金主任爬上床,壓在我身上,他將我翻過來,雙手按在我乳房上,指尖開始磨擦我的乳頭,而他的嘴則在我的臉上吻來吻去。

我沒有配合他的吻,也沒有反抗。他的指尖磨擦我的乳頭時,產生了強烈的酥軟的感覺,這令我的鼻孔開始發出聲音。

我有反應了!

金主任吻了一會兒我的臉后,他的嘴開始向我的下身移動。很快他吮住了我的一個乳頭,并用舌尖快速磨擦它。舌尖磨擦乳頭產生的沖動比用指尖磨擦強多了,再加上金主任還在用手磨擦我的另一個乳頭,兩下的感覺迭加在一起,這讓我越來越興奮。

我后仰著頭,緊閉雙眼,張大鼻孔,抿緊嘴唇,完全是在享受金主任帶給我的感覺。

我心里還是有些羞辱,但已一點反抗的想法都沒有了。

金主任的另一只手伸進了我的小內褲,開始撫摸我的陰部。

感覺更強烈了!這下完了!我已不再能控制住自己,“嗯……嗯……”的呻吟聲從鼻孔里傳出來。

我還扭動著腰,配合金主任對我陰部的撫摸。

金主任的頭再次下移,一邊吻一邊移動,直到到達我的腿根。他吻了幾下我的大腿后,忽然用手把我的臀部托起,然后快速將我身上最后一件衣物–內褲脫下。

我居然收了一下雙腿,配合他脫我的內褲!

這下我又毫無保留地暴露在金主任的色眼之前!

金主任扒開我的雙腿,將他的眼湊到我的陰部前面細細欣賞,他的雙手不停地交替撫摸我的大腿和陰部,使我更加興奮。

金主任用手指玩弄了幾下我的陰唇,又將臉*上來,開用嘴吻它。

天哪!即使是我丈夫張欣慕,也不過摸過那里而已,還從來沒有人這樣吻過。

我興奮得用牙齒咬住了嘴唇。

金主任吻得很投入,很興奮,我聽見他吮吸時發出的聲音。

他吻我陰部帶給我的酥軟的沖動讓我不能自已!

金主任暫停下來,他抓住我雙腿,把我翻過去,然后雙手攬住我的腰往上一提,使我跪在了床上,高高翹起的屁股正對著他。

我全身都軟了,溫順地任由金主任隨意擺布。

金主任從我后面*上來,再次親吻我的陰部。這次他還伸出舌頭,使勁頂我的陰道口。

我的興奮達到了一次高潮。我“嗯……嗯……嗯”地呻吟著,還輕輕地扭動屁股。

金主任又用他的手指撫弄我的屁眼,這又是一次空前強烈的刺激!我的屁眼還從沒被其他人碰過呢!包括我丈夫。

我完全被金主任征服了!

很久已來,我都沒有享受過一次完整的性愛,更何況是今天這種充滿刺激的。金主任耐心的撫弄與我丈夫的匆忙形成了強烈的對比。我心里一種期待已久的渴望,今天得到了極大的滿足。

金主任手嘴并用玩弄了我的陰部和屁眼好久才停下來。我被他象一塊布一樣再次翻過來。他半壓在我身上,暫停了動作。

我被他摟著,直喘粗氣。趁著他停下來,我也要稍微休息一下了。久沒有過這樣的激情,還真讓我受不了。

金主任色迷迷地笑看著我。他將臉湊近我,說:“林老師,你的身體太完美了!你太性感了!我做夢都想著要和你做愛!你看,我的小弟弟有多硬。”

說完,他還牽著我的手,要我去摸他的那條東西。

我剛碰中它就使勁縮回了手。我沒理這條色狼,將臉扭向一邊。

在我內心里還保留著些許衿持。

“喲,到這個時候還不好意思啊?瞧你剛才,又是呻吟又是扭屁股的明明是很喜歡我玩你嘛。還有你的小穴,都不知流了多少淫水。不過,味道還不錯。”

金主任的下流話將我說得滿臉通紅,羞愧難當。我推了他一把。“討厭!占了我的便宜還不夠!”

“哈哈,對這樣的大美人,占這點便宜當然不夠了。”見我回答他,金主任一下子興致又起來了。

他將我放平,爬到我身上,掰開我的雙腿,伸手到我的陰部再次進行撫摸。

我很快又來了感覺,再次呻吟起來。

摸了一會之后,金主任放低了他的胯部,猛地一推。

我的天!他的陰莖刺進了我的陰道里!

我終于徹底成了金主任這條色狼的俘虜!我被他干了!我沒有抵抗!

金主任進入我的陰道后,我的陰道頓時產生了巨大的充實感。

因此他進入時我不但沒有反抗,反而還興奮地呻吟了一聲。

金主任肥胖的身軀開始了對我進行有節奏的抽插。隨著他的抽插,快感源源不斷地從我被插的陰道產生,傳向我全身,傳向我的心尖。

這些快感讓我不能自己,我開始跟著金主任的節奏呻吟和扭動。我還抿緊嘴唇,閉上雙眼,細細體會這種快感。

和其他人做愛的快感竟是如此強烈。

金主任不愧是個大淫棍,做起愛來真有一套。他的節奏時快時慢,插入的深度時深時淺,雙手和嘴還不停撫弄我的其他部位。

有時他會突然加大抽插的力度,于是我纖細的身體便被他龐大的身軀撞得一抖一抖的,兩個人接駁的部位還發出“叭……叭……”的聲響。

“嗯……啊……嗯……”

我被他干得欲生欲死,不停地呻吟。相比起來,我那丈夫真是太糟糕了!

金主任把我翻過來,想要我把屁股抬起來。我順從地做了,他一下子將陰莖從我高高抬起的屁股插進我的陰道。

“嗯……啊……嗯……”我呻吟著。

“嗯……我的小心肝,你的小穴太令我舒服了!……舒服!……嗯……”金主任也說話了,從他的聲音聽出,他消耗體力很大。

“嗯……嗯……”我只能不停地呻吟……金主任用這個姿勢干了我很久。他又跳下床,站在地上,然后將我拉到床邊,讓我雙腿搭在他的肩上,又是一通猛插……金主任讓我也站在地上,彎下腰雙手扶著床沿,然后他在后面對著我干……不知多久過后,我們又變成了躺在床上做了。金主任忽然加快了抽插的節奏和力度,嘴里也發出咕嚕聲,然后他用盡力一頂,我陰道內一暖,他在我體內射了!

“嗯……嗯……”我還沒完全從高潮中退出來,嘴里仍緩緩呻吟了幾聲。

金主任的胖身體壓在我身上,好久才翻身過去。

不一會他又翻過身來,將我抱住。

這次我雖轉身背對著他,但還是溫順地朝他的懷里擠了擠。

金主任一邊用手輕輕地撫摸我的大腿與臀部,一邊笑咪咪地對我說:“林老師,你讓我爽死了!我好久沒有這么長時間了!”

看見我沒理他,他又說:“別這樣嘛,剛才你不是很興奮的嘛,瞧!你的小穴現在還流著水呢!”說完,他用手摸了摸我的陰部,然后又往我臀部一摸。

我臀部感到了他的手很潮濕。還真讓他在我的陰部摸到了水!

我仍沒有理會他,他又轉而摸我的雙乳。“林老師的身體太美了,臉蛋象仙女,乳房又挺又結實,大小適中,腰真細,還有你的雙腿,雙直雙細長,還那么結實,真是一點缺點都沒有……”

“你那么好的身材,早就讓我朝思暮想了,平時看你練舞,上次看你拍人體圖片,都讓我好興奮……”

“我早就想著有一天能和你上床,可一直沒有機會。你嫁給了張欣慕那個軟蛋,真是鮮花插到了牛糞上,好可惜!幸好我趕在你生育之前上了你,要不就更可惜了!……”

我終于忍不住,沒好氣地回了他一句:“你這個壞蛋!”

“哈哈!我就是要對你使壞!”

恢復了元氣的金主任一下子將我放平,又壓到了我的身上。他的嘴和手又開始在我身上游動了……金主任的這一次依然強勁,猛烈的高潮又讓我完全沒有了平時的氣質與衿持,象個蕩婦一樣配合著他,順從地和他做出好幾個體位,甚至他示意想讓我在上面時,我真的坐在了他的身上,還用手扶正他那條陰莖,自己對準我的陰道口,然后一坐下去,讓陰莖完全沒入我的身體……做完后我們又躺了很久。我稍一平靜,心里就產生了一種復雜的心情。畢竟是和一個婚外的人做了一次愛啊!而且還是和一個那么好色的人!

盡管我是個很開放的人,喜歡展示自己的性感。但我還從沒想過做一個放蕩淫亂的人,我是搞藝術的,血液里總有些高雅的成份。

可到了那時候我又控制不住自己了。我無法拒絕自己的欲望,不知為什么,也許是我天生就有這樣的欲望,更也許是平時這種欲望太少得到滿足了吧!

我想的最多的是:我的天,我被金胖子玩了,還接連玩了兩次。

又躺了一會,金主任說肚子餓了。聽他一說,我也覺得挺餓的。一看表,原來已快到下午了!

金主任一定要請我去飯店吃飯,我推辭了一下,答應了。

金主任把他的小車開到了公寓樓梯口前,我一閃身上了車。

雖然飯店很高檔,但我們的飯局并沒有多久。我說我累了,想休息。金主任沒多說,馬上結帳開車送我回學院。

但他并沒有送我回我家,而是去了他家。

我很不情愿地和他進到他家里,他迫不急待又和我做了一次。

做完后,我真的累了,不知不覺在金主任的床上睡著了……

我叫林雪晴,今年27歲了。5年前從X市藝術學院畢業后,留校當教師。1米78的傲人身材,所以有時我也在校內校外參與一些模特工作。雖然我不是專業模特,可經過多年的舞臺藝術熏陶,我身上所具有的那種藝術氣質與自信,反而更令我在各種場合揮灑自如。

年前我和本校的一位外語教師結了婚,至今尚未生育。我先生姓張,叫張欣慕,他大我2歲。

藝術學院是個學術味道挺濃的地方,由于藝術的關系,校園里常有各種與常人不同的思想與事件。因此,我們在藝校里的生活和外面的人還是有些不同之處的。但是,在這個觀念日漸多元化的世界里,這點不同還是很正常的。因此,我對自己的生活還算基本滿意。

夏日的一個周未下午,六點多鐘的樣子,我獨自倦在家里的沙發上。電視里的節目特無聊,讓人索然無味。這時,門鈴響了。我開門一看,原來是藝院后門那條街上開裁縫店的劉老四。還有兩個人,張鐵桿和胡球球,都是劉老四的朋友。我出于演出的需要,常到劉老四的裁縫店做衣服,所以和他們都很熟悉了。尤其是劉老四,別看這個人長相一般而且有些邪乎,可裁衣服的手藝卻絕對是一流的。我們藝院的女老師都喜歡去他那里做衣服。我和他不知打了多少次交道了,以至每次我在他那里做衣服身體的時候,他都敢有意無意碰碰我身上的某些部位,打打擦邊球,吃塊小豆腐,或者和張鐵桿、胡球球等人拿我說個下流笑話,意淫一下。對此,我并不和他們作過多計較。都什么年代了,誰還看不開這些呢?而且我自有我的分寸,他們也不敢放肆。更何況我們藝院去那里做衣服的年輕女教師幾乎都得到過這種“待遇”。

不過今天還是劉老四等人第一次到我家來,我覺得挺奇怪的。請他們進屋后,我問他們有什么事。劉老四沒有直接回答我,他掃了一眼我的客廳,又看了一眼我,然后說:“林老師今天穿得可真夠性感的啊!”

他的話讓我愣了一下。我這才注意到,我今天上身穿的是一件剛過肚臍的米黃色薄T恤,下身則穿了一條白色緊身褲,也是非常薄,可以明顯地看到里面的T字內褲。這條內褲前方是深V型的,面積很小,后方則是一條系帶,僅與褲頭的交連處有一塊小小的三角。內褲是淺灰色的,在外面看得挺清楚。

沒想到這幫家伙一進來就發現了我的T字內褲。

但很快我就恢復了常態。我是個很放得開的人,并不反對展現自己性感的一面,平時我就常以這樣的穿著出現于各種場合,劉老四他們也經常見過我的性感裝扮,并沒有什么。我知道他們來這里是不敢有非分之想的。

我對他們說:“你們不會跑到我這里來就是為了說我性感的吧!不過你們可別想來占我的便宜哦!”

胡球球滿臉堆笑地說:“哪里!哪里!我們怎么敢那樣呢!只不過沒事干想來你家看看而已!”

張鐵桿接過話頭說“你們家張老師不在家嗎?”

我笑了一下,說:“他出差了。我想其實你們早知道了?否則你們敢來我這嗎?偵察得還挺準的!哎,劉老四,今天你那么有空啊?”

劉老四滿臉訕笑:“今天活少,休息休息嘛,要不生活還有啥意思。”

我給他們泡了茶,大家就在客廳里坐著聊天。在我走動泡茶時,我清楚感覺到他們的目光一直在盯著我小腹和臀部顯露出來的T字褲以及我的胸部。由于我沒打算出去,因此沒有帶文胸。在一定的光線條件下,他他們一定可以透過薄薄的T恤看到里面挺立的乳房。

我沒里會他們,他們也沒有更過分下去。我們聊了好些事情后,劉老四突然支支吾吾地向我問道:“林老師,聽說你們藝院的好多位女老師都拍了人體照片,你也拍了,是不是啊?”

我回答說:“什么啊?你聽誰說的?”

劉老四又訕笑了一下:“別不承認了,你不是說我們特會偵察嗎?我早偵察清楚了!誰和誰拍了我全知道!”接著他說了幾個我們學校女老師的名字。

這幫家伙真厲害的,說得還一點不差!我對他們說:“拍了又怎么樣?那是藝術。不準你們往歪處想!”

胡球球嘿嘿干笑了幾聲,說:“林老師瞧您把我們看成什么人了!我們知道那是藝術,也沒往歪處想。問問而已。還有,林老師,可以讓我們看看你們的人體藝術嗎?”

我又笑了:“去去去!你們知道什么藝術啊?明擺著想飽眼福!”

“你就讓我們看看嘛!你們的身體那么美,就應該多向別人展示。”見我不同意,他們三個居然死皮賴臉地求起了我來了,還一邊不停地說一些稱贊我的話。開始我并不理會他們。他們一直在求著。時間長了,我有些不耐煩了,就說:“瞧你們幾個大男人的小樣,成什么體統!好好好!本姑奶奶今天心情好,就讓你們開開眼!不過,丑話我可說在前頭啊!你們只能在這里看,看的時候老實點,不準有非份之想,看完了也不準到處亂說!”

“好的!好的!好的!”三個家伙喜出望外,連話都說不清楚了。

劉老四等人所說的人體藝術照片,是我們藝院前一段拍的。當時藝院的領導找到我們幾個年輕女教師及學生說,藝院美術系缺少一些人體圖片供教學用,去校外請的模特身材都差強人意,達不到好的教學效果,所以想請我們幾個身材好的女教師及女學生發揚一下風格,為學院做點貢獻。開始我們都不同意,后來學院領導不停地做工作,而且承諾給每個拍的人一筆數額不小的補貼。我們想了一下,覺得條件還可以,又是為了藝術,而且僅僅是在小范圍內流傳,所有就同意了。

我對自己的身體是很滿意的,大眼睛,高高的鼻子,稍薄的嘴唇流露出冷艷的味道。我的身體雖然纖瘦,但雙乳卻很堅挺,大小也很適中。我有一雙修長的腿,腿上一點贅肉都沒有,結實筆挺,是最讓我驕傲的。對于這樣可以引以為傲的身體,我還真想在它最美的時候拍下來,成為美好的留念。

我們共有四位教師和三位學生參與了拍攝,每人拍了上百張,最后學院挑選其中最好的幾百張制成了教材,然后把所有照片裝訂成冊,發給每一位參與拍攝者。

這次參與拍攝的有我、舞蹈系的周小琳老師、表演系的莫慧老師、羅明娟老師以及舞蹈系學生會主席肖麗麗,團干部陳雪、表演系學生會干部劉妙今。我們七個人都是藝院里出名的美女。平時劉老四等人見了都是眼都不眨的,現在可以看我們的人體照片了,一個個更是心急如焚。我去房間拿相冊時,張鐵桿就問了:“林老師,你們真的是脫光光給人家照的呀?”

我笑著罵了他一句:“你急什么啊?拿出來你不就什么都看到了嗎?”

劉老四也說:“你這鐵桿也真笨,不脫光怎么叫人體藝術?”

我一拿出相冊,他們馬上圍了上來。看到相冊上我們藝院幾大美女的人體圖片,他們僅剩下了吞口水的能力了。

在別人面前展示自已美麗的身體多少令我些有難為情。為了緩和氣氛,我勉強笑了一下,問他們:“怎么樣?好看吧?誰的身體最好看?”

“當然是林老師你的啦!這才是真正的藝術!”劉老四回答。

“就會耍滑嘴!你也懂藝術?那我問你,我的身體怎么好看?”

“首先你的身體又光滑潔白又勻稱,每條曲線都恰到好處。最美的是你的雙腿,筆直修長。”劉老四畢竟是有點文化的,說得還不錯。張鐵桿就不行了,大老粗一個,說:“我覺得林老師的奶子好看,不大不小,又圓又挺。還有林老師兩腿中間的毛,特神秘誘人。”

我被他的話說得差點說不出話來,臉上一片躁紅。

幸好此時胡球球突然問:“林老師,你和莫慧老師都結了婚,你們拍這些照片不怕老公有意見嗎?”

我趁機平靜了一下情緒,回答他說:“我們當然征求過老公的意見啦,他們都是懂藝術的人,不會反對我們的。”確實,我的那個丈夫是從來不干涉我的,就象我很少干涉他一樣。

胡球球又問:“這些照片是誰拍的?”

我告訴他:“是美術系的大胡子王老師。”

張鐵桿在邊上又說開了:“你們的丈夫可真開明,你們也真放得開,敢脫光衣服給別人照。王大胡子可真大飽眼福了!”

我笑著又罵了一下他:“又想到哪去了,王老師才不象你們那樣好色呢。我們這是為了藝術!還有,你們現在不也大飽眼福了嗎?”

其實,我們不僅是全裸地拍照。由于這次拍的照片是供學生寫生用的,要求展現出人體的各種姿態,并且每種姿態還要從八個不同的部位去拍,所以當時拍攝時我們七們模特輪流擺出站、坐、蹲、跪、躺、趴、倒立等各種姿勢,然后由王老師從不同方位拍攝。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每個人都有很多張照片是拍到了隱秘部位的。

果然,這樣的照片被他們翻到了。首先看到的那張是我的,在那組照片里,我跪著,雙肘撐地,兩掌托著下巴,背部傾斜向上,與高高翹起的臀部組成一個美麗的人體造型。從正面看,我美麗的背部,豐滿的臀部,臉上嬌艷的笑容,使整張照片充滿了完美的藝術色彩。更況且王老師是個很優秀的攝影家,照片非常清晰,光線也運用得很好。可以說,這張照片令我非常滿意。但是,這個造型王老師一共拍了八張,除了最好看的正面之外,還有側面的,還有側后方以及正后方的。

令劉老四等人驚奇的就是那張正后方的照片,由于我是跪著的,上身俯下,臀部高高翹起,所以從正后方看去,正好將我夾在兩條修長光潔的大腿之間的兩片陰唇和肛門一覽無遺地展現出來了。我的陰唇是沒有毛的,在燈光下,顯得飽滿光滑,呈微褐色。他們看到這張照片后,驚奇得連嘴都合不上了。而我雖然在拿相冊給他們看的時候已有了部分心理準備,可看到三個男人在死死盯著我陰部、肛門的照片時,心里還是涌起了異樣的感覺,我甚至感到了來自內心深處的陣陣沖動–我居然在向幾個粗俗男人展示自已最隱秘的部位!而此時,我在相片中展示的的部位就在我的襠下,被一條小小且很緊的T字內褲勒著,它們竟似乎在期待著某種東西!

我的臉上躁熱極了,我想臉一定紅得不得!

劉老四等人呆了半天才說出話來:“嘩!林老師竟然讓王大胡子這樣拍!”

“林老師的你的B真光滑!比你的屁股和大腿還光滑!”

“林老師的屁眼最好看,圓圓的,象菊花一樣!”

……聽到幾個男人在當面評論我的隱秘部位,我的臉更紅了,我忙罵他們:“壞死了,看到了還要說,還不快翻過去。”

劉老四一臉壞笑地看著我,說:“林老師,我做夢也沒想到能看到你的B和屁眼!”然后他們又看了好一會兒,才依依不舍地翻到下一頁。

但下一頁也是我的,在那組照片中,我雙腿直立,深深地彎下腰,雙手抱住小腿。這是一個常見的舞蹈動作,在我赤裸的時候更美了。但這組照片中也有在后方照的,同樣是將我的隱蔽部位完完全全展示出來。

劉老四三人對著照片又是一陣發呆。而我也又是一陣躁熱,臉上又是一片緋紅。

這次劉老四三人干脆就只挑那些露出陰部、肛門的照片看了。這類照片很多,我們每個參與拍攝的模特都拍有。于是三個色鬼一邊看,還一邊對我們的那些部位評論一番。

“還是林老師的B好,光光滑滑的。”

“我喜歡周小琳、羅明娟、肖麗麗和陳雪的B,很多毛,真性感。不過林老師的屁眼最好看!”

“陰唇沒有毛才好,你看林老師的陰唇,顯得多嫩!”

……我在旁邊紅著臉看他們看圖片,心里的沖動讓我不禁有些失控。當他們看完后,我居然對他們說:“好看吧?當時拍照的現場還錄了相呢!你們想看嗎?”

說完后我就后悔了,可劉老四三人已是興奮不已,不讓他們看是不行的了。沒辦法,我只好拿出了用當時拍照現場制成的光盤,放進DVD機里。

電視屏幕上又出現了當時的情景:在攝影棚里,幾個男生圍在旁邊,他們的王老師請去幫調燈光的。學院的又胖又好色的金主任也在那里,他名義上是去指導的,其實搞服裝設計的他哪里懂攝影,明擺著是去占便宜的。

“嘩!你們拍照時還有那么多男的在那里看啊?連金胖子都在那里,美死他了!”張鐵桿說。

我們七位女模特全身赤裸地站在強烈的燈光下,輪流出來按照王老師的要求擺造型。

我們七位女模特全身赤裸地站在強烈的燈光下,輪流出來按照王老師的要求擺造型。

畫面放到了我出來擺那個跪姿造型的一段。畫面上,王老師要我跪好,并要求我的臀部盡量抬高一些。這時攝相機就在我的正后方,把我的陰部和肛門拍得一清二楚。由于我的臀部擺得有些讓王老師不太滿意,他親自上來要糾正我。此時金主任搶先上來了,他一手按住我的背,另一手放在我的臀部,幫我往上抬。從屏幕上可以看到,金主任的手放得很正,他的手指已經在我陰道口旁的陰唇上了。

此時我也回憶起,當時我清楚地感覺到金主任的手摸到了我的陰部,當時我挺羞愧的。本來在這么多學生面前裸體就已讓我不太自然了,擺這樣一個姿勢讓人在后面用攝相機拍下來更讓我難為情,更何況當這么多人的面被以好色出名的金主任這么一摸了!雖然說是當時所有女模特都讓他摸了個遍。

但我也記起雖然當時心里一片躁熱,可同時竟也有一種興奮的快感在心里產生。在我進入攝影棚當眾開始脫衣服時這種興奮就出現了,在擺那個姿勢抬起我的臀部時這種興奮得到了升華,而金主任摸到我敏感部位時興奮則達到了一次高潮!這種興奮在隨后的拍攝中隨著金主任的再次觸摸也多次出現。

在今天也是這樣,當開門時劉老四三個盯著我下腹清晰可見的小內褲并對說我性感時我就有點興奮了,接著看到他們在相冊上看到我的正面全裸照時這種興奮又開始加強,然后他們翻到我的露B照時興奮就很強烈了,現在則更是達到了高潮。

我竟然在這樣的情景下有這樣的興奮!這讓我有些害怕!

拿數碼攝相機的是個男學生,他在拍我的陰部時,將鏡頭拉得很近,因此34寸電視屏幕上我的陰毛、陰唇、陰道口、肛門展現得比照片還清楚,連金主任的手在我陰唇上故意的滑動都看得出來。

劉老四他們看得目瞪口呆,三個好色的家伙,平時對我高挑迷人的身材就喜歡用種色迷迷的眼光來看,今天他們不但看到了我的裸體,居然還看到了我最隱秘的地方!我坐在邊上,滿臉躁熱緋紅,心里陣陣酥酸,呼吸越來越急促。我雙腿緊緊夾著手,感覺著T字小內褲的系帶勒著我的下身。我想那里已經有些濕了!

好不容易挨到光盤放完,我忙深吸了一口氣,使自已從剛才那種又羞恥又興奮的狀態中擺脫出來。那是很危險的。雖然今天我很大方地讓這三個人看了個一清二楚,但很清楚地知道,事情只能到此為止,決不能和他們攪在一塊!

我還是有幾分清醒的。

已經是晚上9點鐘了。我對劉老四他們說:“好了,都看完了,過癮了嗎?”

他們連忙回答說:“看是看過癮了。真是大開眼界!”

“既然看過癮了,你們此行的目的已經達到了。現在天已很晚,你們該回去了!”

劉老四他們沒有直接回答我,而是死盯著燈光下的我,說:“沒想到林老師脫光了衣服是那么的好看!瞧你的身材,誰要是有幸和你睡一睡真是無比的幸福!”

我聽出了他們話中的話,但我沒有理會他們。我直截了當地說:“那是不可能的!你們別想得寸進尺!好了,我很累,要休息了,你們走吧!”

我的語氣已有了發火的味道,劉老四他們聽后連忙說:“不是,不是,林老師你誤會了,我們不是那個意思。”

我沒等他們說完就告訴他們:“好,不管你們是什么意思,你們該走了!”

劉老四還想說些什么,但看到我的我的臉色,就不敢說了。

他們悻悻地走出了我的房門。我去關門時,清楚地看到他們每個人的襠下都鼓鼓的。

送走劉老四等人后,我收拾好東西,又洗了個澡,然后穿著睡衣來到陽臺上。晚風一吹,我完全清醒了過來。

我又想了想今天的事。對于拿那些相片與光盤給劉老四他們看并使他們看到我的全部之事我并沒什么后悔,也許他們真的從中看到了藝術呢?雖然讓他們看到我的胴體與性器官時我還有些異樣的難為情,但同時產生的那種興奮卻也讓我回味。不知怎么,我竟然有些喜歡將自己的身體展現于男人們色迷迷的眼光之下了。越是展示那些隱秘部位,我竟越興奮!天哪,我該不是有暴露狂吧?這次拍人體照片,也是我最先答應的。以前我曾參加過很多服裝表演,當穿著一些性感暴露的服裝演出時,我也有過興奮感。我的上帝,不會吧?

想著剛才劉老四等人眼鉤鉤地盯著我的私處的情景,我又有了些興奮!甚至是性沖動!可丈夫已出差了,今晚我注定是寂寞的。望著無邊的黑夜,我只能獨自感受睡衣下那條小小的T字內褲將我的敏感部位緊緊勒住的感覺……秋風悄悄地起了,但這個城市依然是那么炎熱,于是生活就從夏日的煩躁中延續了下來。

早上的舞蹈課我在練功房里指導學生練習。我穿著一身泳裝式的高開叉練功服,沒穿絲襪,兩條修長白晰的腿裸露著。我反對在練功時穿長褲或者絲襪,因為那將讓我們看不到做動作時腿部肌肉線條的變化。我的練功服是白色的,很輕薄,帶著點透明。我沒有戴文胸,可以透過練功服隱約看到我結實豐滿的雙乳。下身我穿的是一條白色的深V型T字內褲,很小,從外面僅能見到褲邊和系帶。內褲的面料是半透明的薄紗,從正面隔著練功服也能隱隱看到大腿根三角區的一團黑色。

我練功時一向穿著得很性感。我提倡大家不要穿得太保守,美是不怕暴露的,要勇敢地展示出來,只有身體有缺陷的人才會求助于服裝的摭掩。我還對我的學生們說:漂亮女人要征服生活,首先就要征服別人的目光!

我的學生深受我的影響。女生們清一色的淺色半透明高開叉練功服,里面清一色的T字褲,一條比一條性感,很多人的都可以看到她們的三角區。好多女生都和我一樣沒戴文胸,青春從那里勃發而起。

男生們也是這樣,他們的練功服又緊又薄,里面的內褲也很小巧,居然也有些是T字褲。緊緊的練功服使他們男性的象征高高隆起。這個年齡的男性,生命與欲望都無比澎湃,更何況身旁圍著這么多性感的異性胴體。

我在一個男生的配合下示范一個造型,我偎在他身前背對著他,左腳盡力并張開弓起,雙手高舉。男生在我后面緊*著我并右手抱住我的腰,左手按照我的要求從我張開的左腳膝蓋沿我大腿內側一直往腿根部撫摸上去,到小腹,到腹部,到胸部,到左手臂,直到左手指尖。這是一個西方舞蹈中的一小段,有強烈的愛的暗示。這一段是整個舞蹈中很重要的部分,由于男生的手經過的部分有些敏感,因此大家似乎放不開,總做不太到位,體現不出舞蹈的精髓。所以,我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與這個領悟得較好的男生給大家做示范。

造型中,我的頭部是向后*在男生的肩膀上的。在示范時,我清楚地感覺到男生的呼吸隨著他的手在我身上的移動而變化著:他的手越接近我大腿的根部,他的呼吸就越急促,當這只手的五指來到了我飽滿澎漲,在練功服下隱隱泛黑的三角區時,這種急促到了頂點。手移開后,他的呼吸有所回落,但當手摸到我高聳的胸部尤其是突出的乳頭時,呼吸再次急促到頂點……他變化著的還有他的下身,這位男生約有1米78,他的陽具顯得很雄壯,在我們女教師女學生性感的造型面前,他的陽具更是充分地勃起,高隆在小腹上。即使隔著練功服,別人也能想象出它的情形。我*在這名男生前時,臀部緊貼著他的小腹,能真切地感覺到他勃起的堅挺與粗碩。我還感覺到他的陽具在我的臀部跳動,似乎正要用力沖出那條難以承載它的練功服–剛二十出頭的年輕人,隨時都有猛烈噴發的能力!

男生緊緊地抱著我的腰,音樂舒緩輕柔,他的手再次滑到了我隆脹的三角區……“林老師,金主任在外面找你!”一個學生的聲音將我們的練習打斷。

我一下子從舞蹈的情緒中走出來。那位男生也隨即放開了我。

“啊!金主任在哪里?”

“就在外面的休息里。”

“好!謝謝!”

金主任坐在練功房外的休息室里。我進去后,休息室里明亮的光線立即將我身體上的每一個細節都展現得清清楚楚。胖胖的金主任坐著,滿是笑容地將我的身體看了個遍。我想在光的幫助下,他的視線一定穿透了我半透明的練功服,看到了我的乳暈和我隱隱可見的黑色三角區。

看什么看,上次拍人體照片時不什么都看到了嗎?面對金主任的目光,我心里想。

“嗯,林老師總能給人帶來一種視覺上的沖擊感!”金主任突然說。

“主任太過獎了!”我不知金主任是否還有別的意思。

“不過!不過!林老師這么漂亮的容貌,這么美好的身材,這么高貴的氣質,這么性感的穿著,我真恨當初讀書時不夠用功,以致現在都找不出合適的詞匯來形容此我看到你時的感受了!”金主任站起來,一邊說一邊繞著我轉了一圈。他在仔細地審視我身體的每一個部位。

“金主任可真會說話,我看就是就是神仙也要讓你給騙了!”金主任在學院內以嘴滑而出名,我才不會輕易相信他呢。不過,在他看我的時候,我還是輕輕擺了一個優雅的姿勢,向金主任充分地展示了一下自己。雖然金主任是個很好色的人,但不知為什么,我在他面前并沒有什么反感和不適感,即使是象現在這樣穿得很露地讓他看。

“瞧你說的,我哪敢騙你啊?我說的都是真的。”金主任說。

我換了個姿勢,對他說:“哎呀!真也罷假也罷,今天金大主任來找我,不會是僅僅為了來看看我,然后再對我說幾句好話的吧?”

金主任聽后故意用一種很夸張的語氣回答我說:“喔!對不起!對不起!看我被你的美麗震撼得都忘了正事了,也忘了請林老師坐了。林老師,請坐,請坐,我們坐下慢慢談。”

坐下后,金主任告訴我,也最近要在市里搞一次概念性服裝發布會,會上將展示一些他通過對服飾潮流發展的觀察思考而設計出來的概念性服裝。他想請我去擔任他的模特。

我對他說:“X市有那么多模特經紀公司,你還愁找不到好模特嗎?”

金主任說:“模特我已聯系好了。但我需要一個壓軸的。”

“壓軸的?金主任你可真會說,我哪能壓什么軸啊!”

“林老師不必謙虛,你是最合適的人選。”看到我一臉的疑惑,金主任又告訴我:“我這次舉辦的服裝發布會名稱叫做‘弗洛伊德的構想’,以性感服飾和性感內衣為主。以林老師的藝術氣質,舞臺表現力和對于性感的理解,擔任這次發布會的壓軸模特最舒適不過了。”

“弗洛伊德的構想?性感服飾?好古怪的東西!”聽到金主任的介紹,我心里感到挺有趣的。平時我參加服裝表演,經常會碰上一些性感服飾,但還從沒見過從弗洛伊德的思想從尋找靈感的。以這位心理大師為依托,看來這次發布會的時裝還真有特別的性感在里面。

金主任見我沉默了一會兒,便以為我是在猶豫,連忙又勸我:“林老師,還猶豫什么?這覺得這次發布會的性感最適合你了。其實你對性感是十分認同的,你一向穿著都十分性感,包括今天。為什么不將你追求的東西以藝術的形式盡情地展示呢?而且我會給你優厚的報酬的”

我嫣然一笑,說:“好吧,既然金主任這么看得起我,就答應你了。”

對此金主任喜出望外,告訴了我演出及走臺排練的時間后,他又對我說了一句:“林老師,你穿這樣的衣服比脫光時還好看,性感而高貴。”

我笑罵了他一下:“你就記得這事,那時你趁機占我的便宜,我還沒找你算帳呢!”

金主任嘿嘿笑了幾聲,說他還有其它事,這才走了。

晚上睡覺前,我在床上和我丈夫張欣慕說了這件事。他聽了后僅是“嗯”了一聲。這是我意料中的事。結婚以來,我們一直保持著各自的自由,很少干涉對方的事務–對于搞藝術的人來說,我覺得這是很有好處的。但每次我要去做什么事,都還是象征性地對他說一下。

我躺在床上準備熄燈睡覺時,躺在旁邊的張欣慕突然翻了個身,一拉住我想去關燈的手,將我壓在他身下,并開始脫我的睡衣。

我知道他想干什么了。結婚3年后,他對性事變得越來越缺乏耐心了。現在的他已經很少再象新婚時那樣在性事前對我進行長時間的愛撫與挑逗,甚至連最起碼的語言交流都沒有。很多情況下他就這樣突然而至,不管我在想什么做什么。

脫去我衣服后,他匆匆在我乳房上抓了幾下,就進入了我的身體。

由于陰道的干燥,被他進入時我略感疼痛。但我還是很渴望他的進入的。身材高大的他性具粗壯而堅挺,我下身被他進入后立即產生了強烈的充實感,并很快就濕潤了。

近段時間他老有事要外出,我們同床的機會減少了許多。我早就有了干旱的感覺。這次,我希望能得到一次充分的享受。

張欣慕粗壯的陰莖在我的陰道內猛烈抽插,讓我的陰道一陣陣酸酥,并迅速擴散至全身。我躺在他身下,鼻孔的喘息越來越強烈。我張開纖長的雙腿,將他的身子繞住,這個姿勢有助于他的陰莖更深地刺入我那已溢滿了水的肉洞。

但往常的問題今天依然存在。首先張欣慕從不準我在做愛時叫喊,甚至也不準呻吟,于是今天我也只能忍著,這既分散了我的注意力,又讓我感到壓抑。其次是他做愛時很少考慮我的感受,節拍上很不和諧,總是我剛有感覺時,他就突然覺得累而放松了下來,讓我感到很失望,或者是在我集中精力體會時,他突然停下來,象廚師翻鍋里的魚一樣將我翻轉,以采用下一個他想用的體位。

我和他做愛已很久沒有過高潮了。每次都是我剛一有感覺,他就因各種原因而松勁了,這種剛起跑又不得不嘎然而止的滋味讓我感到很不舒服。今天更是如此。平時我還能在他身上找到幾次感覺,可今天他在我體內只翻騰了三、四分鐘,就“嗯”了一聲后軟了下來。

我想他多半是故意這樣做的。近來他不知在忙什么,做什么都匆匆忙忙的,想一下子就完成,一點耐心都沒有。我想和他說說,可他卻翻身后急忙擦了一下陰莖,倒頭便睡。

我輕輕推了一下他,他只是對我說了一句:“我挺累的,睡吧!”

服裝發布會如期舉行了。金主任雖說因好色而在學院里口碑不好,可他在服裝設計方面卻極有天分,想象力和表現力都非常強,總能用幾塊布幾條線表達出他的思想與觀念。

“弗洛伊德的構想”里展示的服裝的確性感特別,在這次發布會里,薄紗、蕾絲得到了大量的應用。金主任還親自設計了T臺和燈光、音樂。在一片由忽明忽暗的燈光,忽強忽烈的音樂組成的虛幻背景之中,模特們身著薄紗制成的各式衣服,穿梭在T臺上。整個發布會里充滿了虛幻迷離的色彩,一如弗洛伊德那詭異深遠的思想,一如他終生思索的問題:夢想與性愛。

最后出場的我感覺上卻不太舒服。這樣的感覺來自于我要演示的服裝。嚴格來說,這根本不叫服裝!我的上身什么都沒有穿,僅在脖子上掛了一條薄紗帶。紗帶的兩端垂至胸部,看起來剛剛能遮住兩個乳頭。然而這條紗帶很窄,又薄得基本上透明,而且還很輕,一走動便會被風吹得飛舞起來。所以說,其實我的上身就象什么都沒有穿一樣,我堅挺結實的乳房幾乎是毫無遮掩在暴露在別人面前。而我下身的褲子也是小到了極點。這是一條系帶式的T字褲,用于遮羞的一塊布還不到半個巴掌大,勉強能攔住我漲鼓鼓的三角區(在演出前我不得不修剪了好多跑出外面的陰毛)。這塊盾形的布的前端剛到我三角區的上面一點點,由三條很細的透明系帶與腰上的系帶連在一起。布的后端則剛好遮到我的陰道口,然后一條同樣很細的透明系帶勒過我的股溝后,與腰上的系帶連接。腰上的系帶也是很細的透明系帶,從稍遠一些的地方來看,這些系帶根本看不出來,我就象一個僅僅用一張紙貼住三角區的人。

在演出前的彩排上,我見到我要穿的這套服裝后,心里就有些后悔了。我對金主任說:“這也叫服裝嗎?穿成這樣子你還不如讓我直接裸體上臺呢?”金主任聽后笑嘻嘻地說:“這才叫做性感嘛!林老師不會那么保守吧?而且這是服裝發布會,林老師不要有太多顧慮!”

盡管如此,穿上這樣的衣服還真讓我產生了些異樣的感覺。

我穿著這樣的服裝出場了。剛走到前臺,T臺燈光忽然變得明亮無比,將我幾乎赤裸的胴體照得如雪一般花白。我修長的雙腿,高挺的乳房,渾圓的臀部,神秘的小腹,就這樣毫無保留地展現在觀眾的面前了!想到這里,我心里忽然又有了那種莫名的沖動。

已被前面接連不斷的性感表演所震撼的觀眾看到我后再次騷動起來,接著閃光燈密集地閃起。

照吧照吧!臺上的我心里很復雜。

雖然上次我曾全身赤裸地照了不少照片,但那畢竟是在相對封閉的環境下進行的。現在則不同,現在在臺下,有無數的記者,有無數的攝相機和照相機,通過它們,我就象裸露在了整個世界面前!

以前的服裝演出中,我也穿過一些性感的服裝在T臺上展示,但那只限于一些透明的衣褲,雖然別人也能看到我的雙乳,但外面包有一層衣物,心里總感到有些踏實。以前我也曾參加過內衣發布會,穿著T字褲出現在T臺上,但那些T字褲比現在這條要大多了,我還可以在里面穿上一條模特們常穿的小T字褲以防走光。這次不行了,這幺小的內褲,我沒辦法再在里面加上任何東西。

我就象是一個僅僅象征性地擋住私處的裸體者展現在臺上,任各種眼光與鏡頭掃遍全身。

最后是設計師金主任出場,在掌聲與閃光燈中,滿臉得意的他向觀眾鞠了幾個躬之后,忽然走到我身邊,一手攬住我的腰,嘻笑著向臺下揮手。

這個突兀的動作讓我稍有些不自然,但很快我就自我調節過來了。這是在表演臺上,這是一場演出,我不能因為一點小事就把整臺發布會搞砸,況且現在已是最后的部分了。作為一名經常演出的模特,這點職業素質我還是有的。

被金主任攬住的我干脆趁勢扭了一下腰,臉上露出嫵媚的微笑。

臺下又是一片燈光閃起……金主任的發布會取得了極大的成功,《弗洛伊德的構想》令他在時裝界名聲鵲起。而我也象也在事前承諾的,得到了一筆數目非常可觀的酬勞。

當然,生活還是如往常般度過。

以我的條件,是完全有機會出名的。但我并不喜歡那種萬人矚目的生活,那樣會使人失去很多真實的東西。你生活的一舉一動都可能會給自己帶來麻煩,一想到這,我就不由得喜歡我現在在藝院里的生活。平靜,而又隨意。

當然,生活中也還有一些這樣那樣的小小不如意。但沒有誰的生活能是完美的。

校道上,金主任忽然出現,攔住了正在回家的我。

“林老師,謝謝你幫忙,我這次時裝發布會非常的成功。”金主任對我說。

“你說過這少遍了?該不會以后你一見到我就又說這句話吧?”我笑著說。

“哪里!哪里!我只是很感激你而已。”

“用不著這樣吧?你是設計者,成功是屬于你的。而且發布會上有那么多模特,我只是其中一個啊。”

“可你是最重要的一個啊!同行們都說,你的出場是整個發布會的點睛之筆,而且你是所有模特中最能體現我的設計精髓的。”

我沒好笑地對他說:“什么狗屁精髓?不就是把穿的東西弄得盡量少嗎?我都快變成裸體了!我還怕別人說我賣弄色情呢。”

“沒有沒有,那叫性感!而且是一種只有你才能詮釋的性感。”

“好了好了,管你那是什么,我沒空和你閑扯,我要回家了。”我有點不耐煩地說。

金主任又攔住我,說:“哎哎哎,等一下,我最重要的事情還沒跟你說呢。”

我停下來,金主任告訴我,他準備將此次發布會所展示服裝的設計思想寫成文章,拿到國外一權威雜志上發表。但是,他還需要一些相片附在文章上一同發表,想讓我幫他照幾張。

“發布會上那么多相機照了那么多照片,干嘛還要照啊?”我問他。

“我看過了,發布會上照的現場照片多少都有些缺陷,我覺得效果不夠好,我想請你當模特再照幾張效果好一些的。”金主任回答說。

“我覺得你是最佳的模特,這可是要發表在國際性的權威雜志上的哦!你就再幫我一次嘛。”看到我不說話,金主任又是勸說又是乞求又是恭維地說了一大堆。

聽他說了一輪后,我同意了,這個家伙是特別會磨人的,我真還有點怕他。

約定了拍照的時間與地點后,金主任笑嘻嘻地走了,我也徑自回家。

星期六我睡了個懶覺,天天練功,挺累的,平時又不敢放松,只好久不久偷一下懶,也當是一次小小的休息。

張欣慕很早就起床不知哪去了,我依稀記得大清早他起床時曾對我說過今天他有事不回家。

昨晚又是一次匆匆的交歡,我剛有感覺,張欣慕就完事并轉身就睡,讓人好不懊惱。

在床上又滾了幾下后,一看鐘,居然已經十點多了!我記得今天約好了要去給金主任當模特的,差點給誤事了。

起床后急忙趕到金主任家,金主任已經早準備好了。他家的房子很大,他妻子又在外地工作,所以他家有很多空房子。今天,金主任已將其中一間整理好做成了攝影棚,專等我來了。

等我時金主任可能正在翻看上次我們為學院照的那本人體照片集,因為我進到攝影棚后看到那本照片集已翻開反放在一張桌子上,旁邊是一張椅子。

看到我盯著那本照片集,金主任馬上解釋說:“哦,看一下,借鑒一點拍照的技巧。”

我這才知道,今天金主任要自己拍攝。

“你?你的攝影技術能行嗎?”印象里我從沒見過金主任拿相機,便對他產生了懷疑。

“這你就放心了,我一定會讓你以最美的形象出現在照片上。你先坐一會,我給你來杯咖啡。”說完,金主任扭動他肥胖的身軀走出了攝影棚。

我在那張椅子上坐下,隨手拿起倒撲在桌面上的人體照片相集,翻轉過來看了一眼。

眼了后我不由得臉上一熱,心跳也加速了許多。原來在我來之前,金主任正好將相集翻到我高抬臀部將整個隱私部位暴露出來的那一幅。還有就是,我發現這一頁被翻得特別熟,這個好色的金胖子,肯定是經常翻這一頁來看!

拍攝開始了。我在攝影棚一角截出來的更衣室里脫去外衣,穿上《弗洛伊德的構想》里的服飾,在金胖子的鏡頭前擺出各種姿勢。金胖子好象在攝影方面還是有些功夫的,拿起相機蠻象那么一回事。他拍攝的角度很多,尤其注重背面的拍攝。他說:背面是我服裝的重要組成部分。

很顯然,國內的時裝攝影師都是些只會拍正面的笨蛋,金主任就是對這一點十分不滿意的。

這次拍攝的都是一些非常性感的服裝,薄、透、小。我在不少照片中都露出了堅挺的乳房,或都是被一條緊小內褲包著的小腹。

金主任看我的眼光很色,讓我感到自己就象一只在餓狼窺視下的小羊羔。但這也沒什么,反正上一次為學院拍人體圖片時他早已將我看了個一清二楚。

到了后來,我換衣服時都不進更衣室了,索性就在金主任的眼前換。讓他看個夠吧!美麗不是我的錯!

金主任說:拍到最后一套了。

我脫掉前面拍攝的那套衣服,赤裸著上身,只穿著一條小小的T字褲站在燈光下,等金主任拿衣服出來。但金主任看著我卻沒有動,而是對我說:“林老師,把內褲脫掉。”

“什么?!”我很驚訝地問他:“不是拍服裝照嗎?沒說要拍裸照的啊?”

“不是拍裸照,是要你穿上這個!”金主任笑嘻嘻地對我說,然后拿出一樣東西。

我仔細一看,原來是那天發布會上我穿的那條極性感的小褲。我沒好氣地說:“這個也要拍啊?”

“當然要拍了!這才是精華啊!趕快吧,這是最后一組了。”

我接過那條T字褲,習慣地就想往更衣室走去,但隨后我想了幾秒鐘,又停下了腳步,站在了聚光燈下。

我脫下了原先穿的那條T字褲,再一次完全裸露在金主任面前。金主任死死地盯著我,眼光很曖昧。

我輕輕瞪了他一眼,彎腰穿上那條小小的褲子。

這次連上身掛的那縷絲巾都省了,我的雙乳毫無保留地展現在燈光下,站著照了幾張照片后,金主任又要我擺出那個趴跪在地上高高翹起臀部的動作,我有點不高興,但還是照做了。我剛擺好姿勢,金主任就湊了上來,他居然繞到我身后,把雙手插到我雙腿的中間,用力往外掰,還一邊說:“把雙腳張開大一點!”

我沒好氣地對他說:“你想要我怎么做說出來就行了,別動手動腳的趁機占我便宜。”

誰知話沒停口,金主任就一手按了一下我的腰,另一手放在我雙腿中間,陰部的位置,用力往上托了一下,說:“再翹高一些!”

他的手姆指就按在我的陰道口上!

我剛想開口,金主任就回到了相機架旁,說:“好了,就這樣,別動!”

我趴在地上看著金主任那張又胖又好色的臉,被他吃足了豆腐又發作不得,真是無可奈何。

金主任用固定相機照了幾下后,又拿起一臺掛在胸前的相機,繞著我開始從不同的角度拍照。

這個該死的壞蛋又轉到我身后了。我知道他要干什么。我極不愿他在我的后方拍照,我穿的這條T字褲那幺小,可我還是讓金主任在后面拍了,我的心情挺復雜,一猶豫,金主任手中的快門就“咔咔”地響了幾聲。

終于拍完了!我從地上站起來,長松了一口氣。金主任臉上堆著笑,很殷勤地為我端上一杯水。我干脆沒換衣服就坐在旁邊的椅子上,喝上一口水,休息一下。

“怎么樣?主任,我這個模特還可以吧?”

“當然!當然!林老師可是天下最棒的模特了,真應該找個模特經紀公司,把你捧成全世界都知道的名模!”

“主任又耍花槍來了,定有什么不良居心!不過,這次拍的照片,只能供你在學術文章上使用,可不能做別的用途哦!”

“那是當然!我不是那么沒有道德的人。但是,偶爾我也會把它們拿出來飽飽眼福的。”

“壞蛋!”我被他氣得無話可說。最后,我說:“好了,時候不早了,我該走了!”

說完,我站起來脫下金主任的“大作”,準備穿上我的衣服回家。

我剛穿上我原來穿的那條T字內褲,忽然,一雙手從我后面抱住了我。

是金主任!

這個大胖子色狼,想干什么?

“主任,你干什么?”我一邊掙扎一邊驚訝地問。

“林老師,你真是太迷人了!我受不了了!”金胖子喘著氣說。他的雙手已緊緊捂住了我的乳房。

“嗯……嗯……主任,你……你不要這樣嘛!嗯……”我掙扎著小聲對他說,我害怕屋外有人聽見。

可我的掙扎沒有任何用處,金主任的力氣很大,他越抱越緊,使我差點動都動不了了。他還在我身后帖著我的耳朵說:“林老師,我想你想得不得了!你一定要給我,我會讓你快活的!”

我無助地又掙扎了幾下,但力氣越來越小,我只能小聲地喊到:“不要……嗯……不要這樣……”

這時我的心里已升騰起了一種異樣的感覺,很羞辱,很驚恐,但又有點期待。

金主任見我反抗的力量逐漸減小,便騰出一只右手,開始撫摸我的全身。

“嗯……唔……不要……嗯……”

金主任一只手揉著我的乳房,并用手指尖輕輕磨擦我的乳頭,另一只手則在我的全身游動,先是我高挑的鼻子,再到我的肩、腹。天啊,這只手滑到我了的大腿上了!它還在往我雙腿的內側移動!

“嗯……不要……不要……”

我還在本能地拒絕著,但我的反抗已經毫無力量了,只是象征性地扭動著。我的聲音也越來越小,已近似于呻吟了。

在我心里,羞辱感和驚恐依然存在,但那種渴望卻越來越強烈,甚至金主任的手已讓我感到了一種快感。

我還感到在我的臀部,有一條越來越硬的東西在頂著我。

金主任的手隔著內褲在我的私處摸了一下,他又將手從上方伸進我的內褲,直奔我的襠下而去。

“林老師,你的毛真細軟!”金主任的手到了我的三角區,他撥弄了幾下我的陰毛后,繼續朝下前進。

天哪!他的手摸到我的陰唇了!他的手指在我的陰唇上來回磨擦,另一只手的手指也在輕輕磨擦著我的乳頭。

一陣陣酥軟的感覺傳入我的心里,我被刺激得渾身躁熱,臉紅耳赤。

我心里的驚恐感正逐漸減弱,羞辱感依然存在,而渴望和快感則明顯占了主導地位。

當然,我還在本能地表現出一種衿持與拒絕。我扭動身體,想擺脫金主任,嘴里也在說著“不要……不要”

金主任聽后摸得更放肆了,他一邊摸還一邊說:“還說不要呢,就會扭屁股,還有小穴流了那么多水,是在想我吧!”

混亂中的我聽到這句話后,突然間清醒了一些,我一用力,掙開了沒有防備了金主任。

“不!我不能這樣……”我紅著臉喘著氣對金主任說。

可我還沒說完,金主任突然沖過來,一下子將幾乎全裸的我抱起來,將我朝攝影棚外抱去。

我稍稍掙扎了幾下,但毫無用處。

雖然我身高有1米78,可職業上的原因,我一直小心翼翼地保持著自己的形體,使自己顯得高挑纖瘦,因此我力量并不很大。而身高剛1米7左右的金主任則一身橫肉,他一用力,我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最后,我只能象一只無可奈何的羔羊,任由粗壯的金主任將我抱在懷中。

金主任將我抱進另一間房間,這是他的臥室。進屋后他將已毫無反抗能力和意志的我扔在了一張大床上,然后站在床邊色迷迷地看著我。我躺在床上,心嘭嘭地跳著,渾身躁熱,滿臉緋紅,只會不停地喘氣。

我看到床邊的金主任開始脫衣服。他很快就將身體脫得精光,一身的橫肉就擺在我的面前。

還有他的陽具,早已是堅硬地挺起在一團黑毛之上。那家伙還真不小。

盡管在排練舞蹈時男生們常會穿一些使陽具很突出的緊身褲,但我真的還沒如此直接地看過除我丈夫之外的人的陽具。金主任的裸體讓我羞辱無比。我抿了一下嘴唇,一下子將頭埋在床單上。

其實在金主任脫衣服的時候我完全有機會反抗一下的,可那時候我已沒有了反抗的決心,我反而在等待著事情快點發生。

盡管我心里還是挺害怕,挺矛盾的。

脫光了的金主任爬上床,壓在我身上,他將我翻過來,雙手按在我乳房上,指尖開始磨擦我的乳頭,而他的嘴則在我的臉上吻來吻去。

我沒有配合他的吻,也沒有反抗。他的指尖磨擦我的乳頭時,產生了強烈的酥軟的感覺,這令我的鼻孔開始發出聲音。

我有反應了!

金主任吻了一會兒我的臉后,他的嘴開始向我的下身移動。很快他吮住了我的一個乳頭,并用舌尖快速磨擦它。舌尖磨擦乳頭產生的沖動比用指尖磨擦強多了,再加上金主任還在用手磨擦我的另一個乳頭,兩下的感覺迭加在一起,這讓我越來越興奮。

我后仰著頭,緊閉雙眼,張大鼻孔,抿緊嘴唇,完全是在享受金主任帶給我的感覺。

我心里還是有些羞辱,但已一點反抗的想法都沒有了。

金主任的另一只手伸進了我的小內褲,開始撫摸我的陰部。

感覺更強烈了!這下完了!我已不再能控制住自己,“嗯……嗯……”的呻吟聲從鼻孔里傳出來。

我還扭動著腰,配合金主任對我陰部的撫摸。

金主任的頭再次下移,一邊吻一邊移動,直到到達我的腿根。他吻了幾下我的大腿后,忽然用手把我的臀部托起,然后快速將我身上最后一件衣物–內褲脫下。

我居然收了一下雙腿,配合他脫我的內褲!

這下我又毫無保留地暴露在金主任的色眼之前!

金主任扒開我的雙腿,將他的眼湊到我的陰部前面細細欣賞,他的雙手不停地交替撫摸我的大腿和陰部,使我更加興奮。

金主任用手指玩弄了幾下我的陰唇,又將臉*上來,開用嘴吻它。

天哪!即使是我丈夫張欣慕,也不過摸過那里而已,還從來沒有人這樣吻過。

我興奮得用牙齒咬住了嘴唇。

金主任吻得很投入,很興奮,我聽見他吮吸時發出的聲音。

他吻我陰部帶給我的酥軟的沖動讓我不能自已!

金主任暫停下來,他抓住我雙腿,把我翻過去,然后雙手攬住我的腰往上一提,使我跪在了床上,高高翹起的屁股正對著他。

我全身都軟了,溫順地任由金主任隨意擺布。

金主任從我后面*上來,再次親吻我的陰部。這次他還伸出舌頭,使勁頂我的陰道口。

我的興奮達到了一次高潮。我“嗯……嗯……嗯”地呻吟著,還輕輕地扭動屁股。

金主任又用他的手指撫弄我的屁眼,這又是一次空前強烈的刺激!我的屁眼還從沒被其他人碰過呢!包括我丈夫。

我完全被金主任征服了!

很久已來,我都沒有享受過一次完整的性愛,更何況是今天這種充滿刺激的。金主任耐心的撫弄與我丈夫的匆忙形成了強烈的對比。我心里一種期待已久的渴望,今天得到了極大的滿足。

金主任手嘴并用玩弄了我的陰部和屁眼好久才停下來。我被他象一塊布一樣再次翻過來。他半壓在我身上,暫停了動作。

我被他摟著,直喘粗氣。趁著他停下來,我也要稍微休息一下了。久沒有過這樣的激情,還真讓我受不了。

金主任色迷迷地笑看著我。他將臉湊近我,說:“林老師,你的身體太完美了!你太性感了!我做夢都想著要和你做愛!你看,我的小弟弟有多硬。”

說完,他還牽著我的手,要我去摸他的那條東西。

我剛碰中它就使勁縮回了手。我沒理這條色狼,將臉扭向一邊。

在我內心里還保留著些許衿持。

“喲,到這個時候還不好意思啊?瞧你剛才,又是呻吟又是扭屁股的明明是很喜歡我玩你嘛。還有你的小穴,都不知流了多少淫水。不過,味道還不錯。”

金主任的下流話將我說得滿臉通紅,羞愧難當。我推了他一把。“討厭!占了我的便宜還不夠!”

“哈哈,對這樣的大美人,占這點便宜當然不夠了。”見我回答他,金主任一下子興致又起來了。

他將我放平,爬到我身上,掰開我的雙腿,伸手到我的陰部再次進行撫摸。

我很快又來了感覺,再次呻吟起來。

摸了一會之后,金主任放低了他的胯部,猛地一推。

我的天!他的陰莖刺進了我的陰道里!

我終于徹底成了金主任這條色狼的俘虜!我被他干了!我沒有抵抗!

金主任進入我的陰道后,我的陰道頓時產生了巨大的充實感。

因此他進入時我不但沒有反抗,反而還興奮地呻吟了一聲。

金主任肥胖的身軀開始了對我進行有節奏的抽插。隨著他的抽插,快感源源不斷地從我被插的陰道產生,傳向我全身,傳向我的心尖。

這些快感讓我不能自己,我開始跟著金主任的節奏呻吟和扭動。我還抿緊嘴唇,閉上雙眼,細細體會這種快感。

和其他人做愛的快感竟是如此強烈。

金主任不愧是個大淫棍,做起愛來真有一套。他的節奏時快時慢,插入的深度時深時淺,雙手和嘴還不停撫弄我的其他部位。

有時他會突然加大抽插的力度,于是我纖細的身體便被他龐大的身軀撞得一抖一抖的,兩個人接駁的部位還發出“叭……叭……”的聲響。

“嗯……啊……嗯……”

我被他干得欲生欲死,不停地呻吟。相比起來,我那丈夫真是太糟糕了!

金主任把我翻過來,想要我把屁股抬起來。我順從地做了,他一下子將陰莖從我高高抬起的屁股插進我的陰道。

“嗯……啊……嗯……”我呻吟著。

“嗯……我的小心肝,你的小穴太令我舒服了!……舒服!……嗯……”金主任也說話了,從他的聲音聽出,他消耗體力很大。

“嗯……嗯……”我只能不停地呻吟……金主任用這個姿勢干了我很久。他又跳下床,站在地上,然后將我拉到床邊,讓我雙腿搭在他的肩上,又是一通猛插……金主任讓我也站在地上,彎下腰雙手扶著床沿,然后他在后面對著我干……不知多久過后,我們又變成了躺在床上做了。金主任忽然加快了抽插的節奏和力度,嘴里也發出咕嚕聲,然后他用盡力一頂,我陰道內一暖,他在我體內射了!

“嗯……嗯……”我還沒完全從高潮中退出來,嘴里仍緩緩呻吟了幾聲。

金主任的胖身體壓在我身上,好久才翻身過去。

不一會他又翻過身來,將我抱住。

這次我雖轉身背對著他,但還是溫順地朝他的懷里擠了擠。

金主任一邊用手輕輕地撫摸我的大腿與臀部,一邊笑咪咪地對我說:“林老師,你讓我爽死了!我好久沒有這么長時間了!”

看見我沒理他,他又說:“別這樣嘛,剛才你不是很興奮的嘛,瞧!你的小穴現在還流著水呢!”說完,他用手摸了摸我的陰部,然后又往我臀部一摸。

我臀部感到了他的手很潮濕。還真讓他在我的陰部摸到了水!

我仍沒有理會他,他又轉而摸我的雙乳。“林老師的身體太美了,臉蛋象仙女,乳房又挺又結實,大小適中,腰真細,還有你的雙腿,雙直雙細長,還那么結實,真是一點缺點都沒有……”

“你那么好的身材,早就讓我朝思暮想了,平時看你練舞,上次看你拍人體圖片,都讓我好興奮……”

“我早就想著有一天能和你上床,可一直沒有機會。你嫁給了張欣慕那個軟蛋,真是鮮花插到了牛糞上,好可惜!幸好我趕在你生育之前上了你,要不就更可惜了!……”

我終于忍不住,沒好氣地回了他一句:“你這個壞蛋!”

“哈哈!我就是要對你使壞!”

恢復了元氣的金主任一下子將我放平,又壓到了我的身上。他的嘴和手又開始在我身上游動了……金主任的這一次依然強勁,猛烈的高潮又讓我完全沒有了平時的氣質與衿持,象個蕩婦一樣配合著他,順從地和他做出好幾個體位,甚至他示意想讓我在上面時,我真的坐在了他的身上,還用手扶正他那條陰莖,自己對準我的陰道口,然后一坐下去,讓陰莖完全沒入我的身體……做完后我們又躺了很久。我稍一平靜,心里就產生了一種復雜的心情。畢竟是和一個婚外的人做了一次愛啊!而且還是和一個那么好色的人!

盡管我是個很開放的人,喜歡展示自己的性感。但我還從沒想過做一個放蕩淫亂的人,我是搞藝術的,血液里總有些高雅的成份。

可到了那時候我又控制不住自己了。我無法拒絕自己的欲望,不知為什么,也許是我天生就有這樣的欲望,更也許是平時這種欲望太少得到滿足了吧!

我想的最多的是:我的天,我被金胖子玩了,還接連玩了兩次。

又躺了一會,金主任說肚子餓了。聽他一說,我也覺得挺餓的。一看表,原來已快到下午了!

金主任一定要請我去飯店吃飯,我推辭了一下,答應了。

金主任把他的小車開到了公寓樓梯口前,我一閃身上了車。

雖然飯店很高檔,但我們的飯局并沒有多久。我說我累了,想休息。金主任沒多說,馬上結帳開車送我回學院。

但他并沒有送我回我家,而是去了他家。

我很不情愿地和他進到他家里,他迫不急待又和我做了一次。

做完后,我真的累了,不知不覺在金主任的床上睡著了……

85%的人還喜歡以下相關話題

相關文章 (標簽)

相關文章(同類)

最新文章

誅仙淫傳 舌頭添弄著巨大的龜頭

第一集風流西域 第一章屠魔英雄大會 青云山下,這個魔獸肆虐不久的地方,各門各派高手在連手阻擊了曠世惡魔「獸神」 […]

郭芙慘遭破處痛 黃蓉愛女情深

第一章 黃蓉為女傷透神 郭芙慘遭破處痛 百萬蒙古軍連續攻打襄陽城兩個多月,但襄陽城依然固若金湯沒有被攻破,對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