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個人一起換著做刺激 被幾個男的同時做好爽

話說魔法歷578年,正是史上各國戰爭不斷的紛亂結束之年。

由于各國連年的不斷爭戰,造成世界上鬧男人荒,導致男性的數量不足,各國生產力下降,被迫停戰。

為了休養生息,各國簽訂了578停戰條約,簽定不在條約時限內開戰的約定,與各項相關條款。

戰爭結束之后,吟游詩人大為活躍,各種戰時的傳說故事紛紛出籠。

但是其中最為有名的,卻是一個吟游詩人,以一管橫笛打敗了巨龍的故事。

如此逆天的強者,在戰后居然不見消息。

只知道,該位詩人曇花一現之后,便從此消失了蹤跡。

傳說的真實性不定,有人說那不過是詩人們騙人的故事,有人說該傳說是真實的,某地區的巨龍從此再無消息。

但是事實究竟如何,眾說紛紜,或許只有當事人才知道吧。

這是一個述說當時真實情況的故事,讓各位一起了解其中的秘密……新日的早晨,為了躲避征兵令的沃吉,正與即將分手的女友道別。

“麗塔,我走了之后不會忘記妳的。

生死未卜,有緣再見……我要云游四方當一名吟游詩人去了。”沃吉懷里的女子緊抱著他“我知道你只有離開這里,當一名吟游詩人活命的機會比較大。

但是你的詩歌太過于動聽,我怕專情的你還是不免一死,你還是忘了我吧。”沃吉震驚的問“就因為我的詩歌動聽,我才能當好一名吟游詩人啊。

親愛的,溺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飲,我只愛妳一個不好嗎,為何要我忘了妳?”女子的眼中滿是濃濃的哀愁“善詠者死于溺啊,我怕你因為專情,因此而喪命怎么辦?你還是忘了我吧,我也會忘了你的。”“麗塔,但是……”“沒有但是。”女子脫開了沃吉的懷抱“商隊要出發了,你趕快過去吧,晚了就走不掉了。”商隊里的其它成員,也趕緊拉著沃吉離開。

王國的征兵部隊就要過來了,再不出發,連商隊都會受到牽連的。

沃吉這一走,就整整的當了三年的吟游詩人。

跟著商隊云游的日子,慢慢的讓他成了一個有名氣的吟游詩人,但是好景不常,沃吉跟著的商隊被某個邊境的國家捉住了。

原因是該國內有只龍在搞破壞,士兵不足,所以強迫商隊的人去當兵抗龍。

沃吉的運氣很好,商隊領頭與所有的人力保他,愿意以所有商隊男性的效忠,換取沃吉的自由。

沃吉覺得只有他一個人能開脫,對其他的人是不公平的。

但是眾人以吟游詩人不成戰力的理由,強迫將沃吉送出國境。

沃吉覺得自己很沒有用處,于是就到邊境小鎮的教堂里,向神明懺悔自己的無能。

“神啊!”沃吉虔誠的跪在十字架的面前,述說著心中的苦難“戰爭的不斷,逼我離開了家鄉。

現在又因為出現了巨龍,我的朋友也被迫參加不喜歡的征戰。

我應該怎么做,才能結束這一切,神啊!請你指引我!”教堂的神父見沃吉如此難過的樣子,開口詢問“年輕人啊,神的榮光無處不在,你在為了何事煩惱呢?”沃吉將所有的事都告訴了神父,并詢問神父“神父,您不是說神的榮光無處不在嗎?那為什么現在會有這么多的苦難呢?”神父搖頭嘆氣“年輕人,你有所不知啊。”神父背手望天,繼續說道“神也是有雜事的,偶而也會跑到別的地方去辦事。

近來有別的神來我們世界求救,我們偉大的神去幫忙了,沒空!”“啊!?”神父突然轉身回來,雙眼上下打量個不停。

良久,開口道“你說你是一名不錯的吟游詩人吧,我見你長相駿逸、骨骼清奇、體魄健壯,就特別指引你一個除龍的方法。”沃吉連忙問“神父,有什么方法?”“獻祭!”神父一臉嚴肅的回答“我們偉大的神沒空,不代表別的神也沒空。

此鎮南方的森林之中,有一個神力強大的異端神祇在度假。

只要你用自己的詩歌獻祭,讓異端神高興滿意的話,說不定祂會答應將龍除去。”神父詢問沃吉“但是你很有可能就此喪命,無法回來也不一定。

就算是這樣,你也要去嗎?”沃吉堅定的回答“我心意已決,絕不后悔。

神父,謝謝你指引我,我這就出發!”“年輕人,你等等!”神父叫住了沃吉,拿出了一支精美華麗的橫笛,交給了他。

“我年輕時也是個出色的吟游詩人。

從前與伙伴四處冒險時,就是靠著這支神器,處處拯救危機,解除困難。

今日見你需要,就便宜給你了。”沃吉接過神父手上的橫笛,抬頭就發現神父已經瞬移到教堂門后,手上還拿著沃吉的錢袋,向沃吉招手道別。

然后趁著沃吉呆住的時候,迅速的關門上鎖,閉門關窗。

事到如今,沃吉已無法回頭,只好毅然決然的踏上森林之路,尋找異端之神。

沃吉經過三天的努力,終于找到了異端神暫居的山洞,并且在山洞前不斷的吹奏橫笛,希望能夠引起異端神的注意。

但是,一天過去了,依舊沒有任何的反應,沃吉在吹奏了一天的橫笛之后,終于累倒了。

沃吉在睡夢中迷迷糊糊的,一下感覺到寒冷,一下感覺到溫暖,老感覺到身體被壓住很不舒服。

這樣迷迷糊糊的睡了不知道多久,沃吉感覺到下半身的棒子上,有條濕濕黏黏又滑滑的東西在爬著,從底下一路的纏著棒子往上爬。

爬到了頭部還特別的多繞了好幾圈,似乎特別喜歡在頭部爬來爬去。

突然的,沃吉感到棒子被溫暖的氣息包圍,肉棒的根部被柔軟的夾住,就有如春風拂過一般的舒適。

沃吉感覺就像是到了天堂,雖然只有腰的地方到了天堂而已……那條濕濕黏黏又滑滑的東西,似乎終于厭倦了在頭部纏繞,尖端在尿道口一扭,就鉆進去了大半截,而且還在一前一后的繼續努力鉆進去。

由于鉆進去的快感太過于強烈,沃吉終于從半夢半醒的情況醒來,抬頭睜眼一看,竟是一個沒有看過的種族女性,正在為自己激烈的口交。

而他跨間的那只小棒子,現在竟然有他前臂這么大!?(注:前臂乃指手臂在手肘以下的部位,約略是六百毫升的小寶特瓶這么大)那名未知種族的女性,長相非常的奇特。

頭發又長又黑,就像是黑色的珍珠一般光亮,有如牛奶一般的滑順。

皮膚卻像是半透明的白色大理石般,沒有絲毫的瑕疵。

手腳上都帶有金作成的飾品。

雙腳赤足,左腳戴著兩個金環,右腳戴著一串金鈴,雙手手腕也戴有好幾個金環,頭發的尾端也用金環箍了起來。

服裝也是非常的奇特,從沒見過的華麗布料,寬大袖子與衣領的造型。

外紅里白的兩層衣物,用一條華麗的布當腰帶系在身上。

大膽的裸露,上半身可以說是除了胸前那兩點有被遮到之外,光滑的后背與肩膀、纖細的脖子,兩個F罩杯的雪白乳房與乳溝,都一覽無遺。

似乎除了那兩件衣物與腰帶之外,就什么衣物也沒有穿了。

仔細的看,女子的長相也與這里的人不同。

五官精致,紅寶石般的眼睛,細細的眉毛,略尖的耳朵,俏挺的鼻子,小巧的嘴巴,額頭上長著一長一短的兩只雪白尖角。

此時女子紅艷艷的小嘴,正不可思議的吞吐著自己巨大的肉棒。

沃吉感覺到有東西正不停的穿過尿道,將儲存在兩個睪丸里的精液給掏出去。

估計那濕濕黏黏又滑滑,而且還細長的東西,是女子的舌頭吧。

很神奇的,這些早就應該讓沃吉噴精不止的快感,沃吉現在也不過像是感覺泡在熱水里而已。

有刺激,但是太過于軟,不夠看。

沃吉現在甚至可以很自信的認為,要不是女子嘴里的舌頭用掏的,別想他會出任何一滴精。

冷靜下來的沃吉,發現自己身上的衣物都已經消失不見,那支橫笛也消失無蹤,但是右手掌心里有一卷小紙條。

沃吉趁著女子還沒注意到他清醒,趕緊偷偷的打開紙條,看看上面寫了些什么。

紙條的上面只有一句神父留給沃吉的話,上面寫著。

這支橫笛有神奇的功效,它可以融入你的身體里,讓你的男性象征與能力,上升到神的境界。

是拯救性饑渴危機,解除性問題困難的無上神器。

拯救性饑渴危機!?解除性問題困難!?這是什么神器啊??魔器吧!!那位神父年輕的時候是從哪拿到這橫笛的,魔王的別墅???不過也好在有這只神奇橫笛的能力,要不然沃吉現在可能已經被該女子給吸干了吧。

(下)照日天美媚惑的說“只要你能夠讓我得到滿足,體會到極樂。

不管你有什么要求,我都可以想辦法讓你的愿望實現。”沃吉大喜“我用我的無上神器“天樂笛”之名發誓,一定會讓妳欲仙欲死,連登極樂天堂。”女子發覺沃吉醒過來了,非但是沒有停下動作,反而更加的激烈擺頭狂吸。

“喔……喔…啊……等…等一下,停、停下…喔喔喔喔……”雖然沃吉想要阻止女子的動作,但是女子反而撫媚的望著沃吉,雙手一推,用那對雪蜜的豪乳夾住沃吉的神之根,又對他進行新一輪的攻擊。

這次的快感排山倒海而來,比之前的小嘴攻勢還要來的刺激。

沃吉感覺自己的棒子,就像是陷入柔棉又具有彈性的蜜肉里,真是從所未有的感受。

這種感覺與以往那些相比,真是天上地下的區別,以往那些女性的皮膚哪有如此的細膩,夾起來就像是土與水的差別,真是無比的柔滑。

與其說是夾起來,還不如說是包起來還比較恰當。

與沃吉稍嫌瘦弱的身體比起來相當宏偉的棒子,被吞沒在蜜球中間的深谷中。

由于沾滿了唾液的緣故,整個棒身咕溜溜的在乳谷中滑動。

女子嬌小的臉孔貼著巨乳,一邊淫穢的扭動腰身將胸部下壓,小嘴還緊叼著露出的部分不放,臉上流露著淫蕩的表情望著沃吉。

“啊…喔…啊……我…我忍不住了,喔喔喔───!”受到了視覺與觸覺雙重刺激的沃吉,終于在快感的累積下,被擊潰了理智的岸堤,奔出了白色的泉水。

不知是否受到橫笛的影響,就連出精的質量也是相當的驚人。

平常不過幾cc的份量,現在居然多的讓女子吞不下。

雖然女子不斷的吞咽,但是那純白的液體依舊從接壤的縫隙中溢了出來。

其實說是溢出來的也不太對,應該算是擠出來的吧。

以前像是牛奶一般的液體,現在濃的像是奶油與膠水,盛在兩團蜜肉合出的小凹地上。

看著女子低頭捧胸,將漏出的精液全部舔食,那嘴啄舌舔的淫蕩風情,讓沃吉剛要垂頭的肉筋再一次的充血,勃的快要到胸口,表面還隱隱泛著一層紫黑色金屬的光芒。

沃吉相信,這時就算他拿這支肉槍與斬首大劍對砍,斷的也絕對是大劍而不是這只神槍。

好不容易脫出了女子的魔嘴,沃吉趕緊尋找自己的衣物遮羞。

但很可惜的是,別說是褲子,就連衣服也是不見蹤影,兩人的周圍中可以遮身的布,就只有女子身上的那兩件薄衣。

無可奈何之下,沃吉也只有試著用手去遮遮掩掩的。

不然能如何呢,去脫女子的衣物來遮嗎?當心遮身變獻身。

沃吉現在也只能暗恨母親生的這雙手太小,遮不住變異后的棒子。

“那個……請問小姐妳是哪位啊?我身上的衣服哪里去了?”看女子似乎是享受完了,沃吉小心翼翼的問。

“你的生命精華相當濃厚,我很喜歡,再多給我一點。”女子無視沃吉的詢問,再一次的逼近肉槍。

沃吉見女子又想再來一次,連忙出聲阻止“等一下!妳能先回答我的問題的話,我會陪妳到盡興的。”女子的動作被沃吉阻止了相當的不快,身上散發出一股威壓,原本撫媚的表情從臉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冷峻的臉孔。

“卑微的生物!能服侍我是你的無上光榮,居然敢拒絕我賜與你的榮耀!算了!你這無禮生物也沒有什么可留的,我送你回歸你們冥神的懷抱!”眼見女子揮掌而來,沃吉在情急之下沒有什么東西好用,只好拿槍去擋。

哪來的槍?胯下的神槍!只聽到“鏗!”的一聲,沃吉竟然毫發無傷,反觀那位女子卻是直直的看著打在肉槍上的手掌,一臉不敢相信的樣子。

“不可能,我這一掌足可批開大山,可是這支摩羅竟然一點損傷也沒有?”女子的臉上浮現出紅潮,有點癡迷的撫摸這沃吉胯下的肉槍“在我哪里也沒有如此勇猛之物,毀了有點可惜啊……”“那個……”沃吉怯生生的問“請問妳知不知道這附近有一位異世界的神祇?”“你等卑微人物問此為何?”雖然女子臉上紅潮依舊,但是卻用鷹一般的銳利眼神看著沃吉。

沃吉鼓起勇氣回答“那個……實際上,我是有事想請求那位大神,因為以我渺小的力量敵不過龍,所以我想請求那位大神幫我們除去那條龍。”“噗!呵呵呵呵……你~想請別的世界的神去幫你除龍?這真是我聽過最有趣的事了,你不去求自己世界的神,反而來求我這個異世界的神?啊哈哈哈哈……”“妳就是那位大神嗎?”沃吉連忙雙膝跪地,一臉誠懇的請求眼前的異世神“我聽鎮上的神父說,我們世界的大神去幫手了,沒有辦法解決世上的苦難。

只有另外尋找您這位異世界的大神,懇求您用大神力來幫助我們才行。”異世神輕藐的笑道“呵,這話更好笑,我乃堂堂東方世界的照日大神天美殿,你們非我子民,我有何義務要幫助你們?”“請您別這么說,我來的時候就已經有了相當的覺悟了,只要您肯成全我的心愿,我…我…我……那個…照日大神天美陛下,請您聽我說話時看著我的臉好嗎?”沃吉在說到一半的時候就發現到了,照日天美的視線一直緊盯著他的大雞雞不放,槍頭往左她頭就往左,槍擺向右她頭就向右,根本就沒有在注意聽他說了什么。

照日天美被沃吉從花癡狀態喚了回來“啊,啊?你剛剛說什么,再說一次。”沃吉吸了一口氣,大膽的說出了自己的請求“只要照日大神能除去那條龍,要我“做”!什么都“行”!”末了,還故意挺了幾下腰,讓跨下的神槍抖個不停。

沃吉故意挺的那幾下腰,讓照日天美的心就像抖動的槍頭那樣子跳。

尤其莫吉說的那句“做”!什么都“行”!更像是扎到了她的淫穴上,讓她下面開始水流個不停。

“好吧。”照日天美對沃吉說“我的子民都是先天不足,沒有足夠勇猛的男性能滿足我,我才會到這里來散散心的。

想不到我今天居然在這里找到了,這樣好了……”照日天美媚惑的說“只要你能夠讓我得到滿足,體會到極樂。

不管你有什么要求,我都可以想辦法讓你的愿望實現。”“我知道了。”沃吉站了起來,將腰挺的高高的,舉槍宣誓“我今日必定鞠躬盡瘁,務求讓大神死而后已,死的毫無殘念!”接下來沃吉一式猛虎撲羊撩衣掏乳,與照日天美大戰三百回合,插的她狂叫哥哥再也不敢,直至神智不清、雙眼翻白、連登極樂為止。

因為對戰內容洋洋灑灑數萬字,甚耗篇幅,所以在此一筆帶過。

事后,照日天美就像是被數千大漢輪奸過的小女人,全身就像是從奶油漿糊里撈出來的一樣,肚子鼓鼓穴口大開盡是白糊,兩只眼里還閃著大心,完全的不醒神事。

等照日天美醒來,都已經是隔天的中午了。

照日天美伸了個懶腰“嗯~好久沒有這么滿足了,皮膚變的好有光澤喔。”昨日的痕跡消失的干干凈凈,一點也沒有風情留下的痕跡,讓沃吉不禁懷疑她是否為吸精鬼一族。

想歸想,沃吉還是開口求道“偉大的照日大神,我已經完成了我的承諾,現在能否請您完成我的心愿。”“沒有問題。”照日天美大渡的說“不過這里畢竟不是我的世界,我沒有辦法知道所有的事,你必須要將龍的位置指給我才行。”沃吉想了想回答“請大神先帶我到鎮上去,我就可以問出龍的所在。”照日天美帶著沃吉騰云駕霧,一下就到達了渥吉得到橫笛的小鎮。

沃吉買了新的衣物換上后,本想再去一次教堂,詢問神父體內那支橫笛的事。

奇妙的是,當初的教堂竟然消失的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一間小小的破木屋商店。

照日天美指著小木屋問說“這就是你說的那間教堂!?怎么這么破爛?看來你們這些子民對自己的神很差啊。

難怪他要去別人那邊幫手,不管你們的戰亂。”沃吉急忙辯解道“才不是這間,我說的教堂金碧輝煌,比這好上幾千倍!不過不知道為什么,現在居然會只有一間小木屋在這。”“進去問問看不就知道了,走吧。”照日天美拉著沃吉,進去那一間看起來隨時會倒的小木屋里。

木屋里陰陰暗暗,開門進去只有看到一個行將就木,瘦小干扁看起來隨時都會歸天的老人,坐在柜臺那邊打呼睡覺。

“老人家,老人家,醒醒。

我想問問幾件事。”沃吉走過去搖了搖熟睡的老人。

“這里沒什么好賣的,不要打擾我發夢……嗚嘻嘻嘻…我的小狗狗……”老人不里沃吉,翻了個邊繼續睡。

沃吉可惜的對照日天美說“本來是想要問問教堂的事,可惜找不到那個賣我橫笛的神父了,我們走吧。”“橫笛!?”老人像是尸還魂一樣的蹦了起來,抓著沃吉的衣服問“你說的橫笛是不是大概這么長,上面有很多寶石,長的這個樣子的。”老人翻出一本簿子,其中一頁的圖片正是那支橫笛。

沃吉好奇的看著下面的介紹,上面寫著:名稱:淫皇之笛注釋:由異界著名的淫術煉金術師“A?L”模仿魔神之器所制作而成的神奇橫笛,由數種名貴的材料所做成,只要在橫笛上涂滿自己的口水,就能將橫笛融入體內,得到天下第一陽具縱橫床場而無敵,除非遇到“A?L”本人。

此橫笛另有兩支姐妹作,綺夢之笛與惡夢之笛。

后面兩頁也有另兩支姐妹作的圖片與注釋,寫的相當詳盡。

沃吉不好意思的抓抓頭,回答說“是這支沒錯啦,可是我已經用了,在我的體內。”老人精神的樣子,在聽到沃吉的解釋之后,就像是死了幾百只的小狗一樣,瞬間又干扁了回去。

照日天美好奇的把書拿過去翻翻說“后面這兩支笛子我有啊,好像是我的子民從一個牽著幾十條美女犬的男人那買來的,之后又拿來上貢給我,被我收著呢。”照日天美的話才說出口,沃吉就突然感到有兩道閃電從老人眼里奔出,照得小屋里所有的蟑螂老鼠都無所遁形。

“嘻嘻嘻嘻……不知道客人有需要什么東西,只要是妳想要的,老頭這里保證都弄得到手。”照日天美不屑的回答“我一個神,什么東西會沒有的,還會需要甚么?”老人靠到照日天美耳邊說了幾句話,然后偷偷的拿出了一個大盒子塞給她,她拿到盒子眉開眼笑的從衣袖里拿了一個細長盒子給老人。

屋內響起叮的一聲,老人拿著他想要的東西,轉頭對一人一神說“老頭我突然有急事,就不招待了,請走好。”說完就一跳一跳的跑到后面去了。

還可以聽到他邊跳邊哼歌“Lolita~Lolita~愛的~Lolita~散發著牛奶般的味道。

Lolita…Lolita……”當沃吉他們走出小屋再回頭時,這次就連小屋也消失了蹤跡,只留下了一片平整的空地。

“Ohmygod!不可思議,這難道是神的指引嗎?”沃吉感動的說。

“Godisthere!我可是不識路,要靠你的指引啊。”照日天美打斷沃吉的幻想回答。

“好了,我們走吧。”照日天美抓著沃吉的手,再一次駕云飛天“虧他給了我一張地圖,我知道那條龍在哪里了,我們直接過去吧。”百公里的距離,不到分分鍾就到了。

在云上面,沃吉可以看到下面那條黑暗龍正在由龍轉變成人身。

照日天美打開那個老人給的盒子,盒子里有一個巨大的圓形石印,還有一個C形的金屬環。

“等我一下,我馬上就收拾他。”照日天美說完這句話,就拿著那兩樣東西,往黑暗龍頭頂的位置跳了下去。

那只變為人形的黑暗龍,正肆無忌憚的用胯下的龍槍,奸淫擄掠來的人類女子。

正當他奸的正爽的時候,突然感應到附近有個恐怖的東西在靠近。

方找到位置,抬頭就看到照日天美拿著大印砸來。

“封龍印!!”認出那正是克制所有龍族的無上封印,黑暗龍顧不得跨下正在享用的女子,趕緊抽槍往地滾,只求不要被印子給砸到,要不然他會能力全失的。

(上)話說魔法歷578年,正是史上各國戰爭不斷的紛亂結束之年。

由于各國連年的不斷爭戰,造成世界上鬧男人荒,導致男性的數量不足,各國生產力下降,被迫停戰。

為了休養生息,各國簽訂了578停戰條約,簽定不在條約時限內開戰的約定,與各項相關條款。

戰爭結束之后,吟游詩人大為活躍,各種戰時的傳說故事紛紛出籠。

但是其中最為有名的,卻是一個吟游詩人,以一管橫笛打敗了巨龍的故事。

如此逆天的強者,在戰后居然不見消息。

只知道,該位詩人曇花一現之后,便從此消失了蹤跡。

傳說的真實性不定,有人說那不過是詩人們騙人的故事,有人說該傳說是真實的,某地區的巨龍從此再無消息。

但是事實究竟如何,眾說紛紜,或許只有當事人才知道吧。

這是一個述說當時真實情況的故事,讓各位一起了解其中的秘密……新日的早晨,為了躲避征兵令的沃吉,正與即將分手的女友道別。

“麗塔,我走了之后不會忘記妳的。

生死未卜,有緣再見……我要云游四方當一名吟游詩人去了。”沃吉懷里的女子緊抱著他“我知道你只有離開這里,當一名吟游詩人活命的機會比較大。

但是你的詩歌太過于動聽,我怕專情的你還是不免一死,你還是忘了我吧。”沃吉震驚的問“就因為我的詩歌動聽,我才能當好一名吟游詩人啊。

親愛的,溺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飲,我只愛妳一個不好嗎,為何要我忘了妳?”女子的眼中滿是濃濃的哀愁“善詠者死于溺啊,我怕你因為專情,因此而喪命怎么辦?你還是忘了我吧,我也會忘了你的。”“麗塔,但是……”“沒有但是。”女子脫開了沃吉的懷抱“商隊要出發了,你趕快過去吧,晚了就走不掉了。”商隊里的其它成員,也趕緊拉著沃吉離開。

王國的征兵部隊就要過來了,再不出發,連商隊都會受到牽連的。

沃吉這一走,就整整的當了三年的吟游詩人。

跟著商隊云游的日子,慢慢的讓他成了一個有名氣的吟游詩人,但是好景不常,沃吉跟著的商隊被某個邊境的國家捉住了。

原因是該國內有只龍在搞破壞,士兵不足,所以強迫商隊的人去當兵抗龍。

沃吉的運氣很好,商隊領頭與所有的人力保他,愿意以所有商隊男性的效忠,換取沃吉的自由。

沃吉覺得只有他一個人能開脫,對其他的人是不公平的。

但是眾人以吟游詩人不成戰力的理由,強迫將沃吉送出國境。

沃吉覺得自己很沒有用處,于是就到邊境小鎮的教堂里,向神明懺悔自己的無能。

“神啊!”沃吉虔誠的跪在十字架的面前,述說著心中的苦難“戰爭的不斷,逼我離開了家鄉。

現在又因為出現了巨龍,我的朋友也被迫參加不喜歡的征戰。

我應該怎么做,才能結束這一切,神啊!請你指引我!”教堂的神父見沃吉如此難過的樣子,開口詢問“年輕人啊,神的榮光無處不在,你在為了何事煩惱呢?”沃吉將所有的事都告訴了神父,并詢問神父“神父,您不是說神的榮光無處不在嗎?那為什么現在會有這么多的苦難呢?”神父搖頭嘆氣“年輕人,你有所不知啊。”神父背手望天,繼續說道“神也是有雜事的,偶而也會跑到別的地方去辦事。

近來有別的神來我們世界求救,我們偉大的神去幫忙了,沒空!”“啊!?”神父突然轉身回來,雙眼上下打量個不停。

良久,開口道“你說你是一名不錯的吟游詩人吧,我見你長相駿逸、骨骼清奇、體魄健壯,就特別指引你一個除龍的方法。”沃吉連忙問“神父,有什么方法?”“獻祭!”神父一臉嚴肅的回答“我們偉大的神沒空,不代表別的神也沒空。

此鎮南方的森林之中,有一個神力強大的異端神祇在度假。

只要你用自己的詩歌獻祭,讓異端神高興滿意的話,說不定祂會答應將龍除去。”神父詢問沃吉“但是你很有可能就此喪命,無法回來也不一定。

就算是這樣,你也要去嗎?”沃吉堅定的回答“我心意已決,絕不后悔。

神父,謝謝你指引我,我這就出發!”“年輕人,你等等!”神父叫住了沃吉,拿出了一支精美華麗的橫笛,交給了他。

“我年輕時也是個出色的吟游詩人。

從前與伙伴四處冒險時,就是靠著這支神器,處處拯救危機,解除困難。

今日見你需要,就便宜給你了。”沃吉接過神父手上的橫笛,抬頭就發現神父已經瞬移到教堂門后,手上還拿著沃吉的錢袋,向沃吉招手道別。

然后趁著沃吉呆住的時候,迅速的關門上鎖,閉門關窗。

事到如今,沃吉已無法回頭,只好毅然決然的踏上森林之路,尋找異端之神。

沃吉經過三天的努力,終于找到了異端神暫居的山洞,并且在山洞前不斷的吹奏橫笛,希望能夠引起異端神的注意。

但是,一天過去了,依舊沒有任何的反應,沃吉在吹奏了一天的橫笛之后,終于累倒了。

沃吉在睡夢中迷迷糊糊的,一下感覺到寒冷,一下感覺到溫暖,老感覺到身體被壓住很不舒服。

這樣迷迷糊糊的睡了不知道多久,沃吉感覺到下半身的棒子上,有條濕濕黏黏又滑滑的東西在爬著,從底下一路的纏著棒子往上爬。

爬到了頭部還特別的多繞了好幾圈,似乎特別喜歡在頭部爬來爬去。

突然的,沃吉感到棒子被溫暖的氣息包圍,肉棒的根部被柔軟的夾住,就有如春風拂過一般的舒適。

沃吉感覺就像是到了天堂,雖然只有腰的地方到了天堂而已……那條濕濕黏黏又滑滑的東西,似乎終于厭倦了在頭部纏繞,尖端在尿道口一扭,就鉆進去了大半截,而且還在一前一后的繼續努力鉆進去。

由于鉆進去的快感太過于強烈,沃吉終于從半夢半醒的情況醒來,抬頭睜眼一看,竟是一個沒有看過的種族女性,正在為自己激烈的口交。

而他跨間的那只小棒子,現在竟然有他前臂這么大!?(注:前臂乃指手臂在手肘以下的部位,約略是六百毫升的小寶特瓶這么大)那名未知種族的女性,長相非常的奇特。

頭發又長又黑,就像是黑色的珍珠一般光亮,有如牛奶一般的滑順。

皮膚卻像是半透明的白色大理石般,沒有絲毫的瑕疵。

手腳上都帶有金作成的飾品。

雙腳赤足,左腳戴著兩個金環,右腳戴著一串金鈴,雙手手腕也戴有好幾個金環,頭發的尾端也用金環箍了起來。

服裝也是非常的奇特,從沒見過的華麗布料,寬大袖子與衣領的造型。

外紅里白的兩層衣物,用一條華麗的布當腰帶系在身上。

大膽的裸露,上半身可以說是除了胸前那兩點有被遮到之外,光滑的后背與肩膀、纖細的脖子,兩個F罩杯的雪白乳房與乳溝,都一覽無遺。

似乎除了那兩件衣物與腰帶之外,就什么衣物也沒有穿了。

仔細的看,女子的長相也與這里的人不同。

五官精致,紅寶石般的眼睛,細細的眉毛,略尖的耳朵,俏挺的鼻子,小巧的嘴巴,額頭上長著一長一短的兩只雪白尖角。

此時女子紅艷艷的小嘴,正不可思議的吞吐著自己巨大的肉棒。

沃吉感覺到有東西正不停的穿過尿道,將儲存在兩個睪丸里的精液給掏出去。

估計那濕濕黏黏又滑滑,而且還細長的東西,是女子的舌頭吧。

很神奇的,這些早就應該讓沃吉噴精不止的快感,沃吉現在也不過像是感覺泡在熱水里而已。

有刺激,但是太過于軟,不夠看。

沃吉現在甚至可以很自信的認為,要不是女子嘴里的舌頭用掏的,別想他會出任何一滴精。

冷靜下來的沃吉,發現自己身上的衣物都已經消失不見,那支橫笛也消失無蹤,但是右手掌心里有一卷小紙條。

沃吉趁著女子還沒注意到他清醒,趕緊偷偷的打開紙條,看看上面寫了些什么。

紙條的上面只有一句神父留給沃吉的話,上面寫著。

這支橫笛有神奇的功效,它可以融入你的身體里,讓你的男性象征與能力,上升到神的境界。

是拯救性饑渴危機,解除性問題困難的無上神器。

拯救性饑渴危機!?解除性問題困難!?這是什么神器啊??魔器吧!!那位神父年輕的時候是從哪拿到這橫笛的,魔王的別墅???不過也好在有這只神奇橫笛的能力,要不然沃吉現在可能已經被該女子給吸干了吧。

(下)照日天美媚惑的說“只要你能夠讓我得到滿足,體會到極樂。

不管你有什么要求,我都可以想辦法讓你的愿望實現。”沃吉大喜“我用我的無上神器“天樂笛”之名發誓,一定會讓妳欲仙欲死,連登極樂天堂。”女子發覺沃吉醒過來了,非但是沒有停下動作,反而更加的激烈擺頭狂吸。

“喔……喔…啊……等…等一下,停、停下…喔喔喔喔……”雖然沃吉想要阻止女子的動作,但是女子反而撫媚的望著沃吉,雙手一推,用那對雪蜜的豪乳夾住沃吉的神之根,又對他進行新一輪的攻擊。

這次的快感排山倒海而來,比之前的小嘴攻勢還要來的刺激。

沃吉感覺自己的棒子,就像是陷入柔棉又具有彈性的蜜肉里,真是從所未有的感受。

這種感覺與以往那些相比,真是天上地下的區別,以往那些女性的皮膚哪有如此的細膩,夾起來就像是土與水的差別,真是無比的柔滑。

與其說是夾起來,還不如說是包起來還比較恰當。

與沃吉稍嫌瘦弱的身體比起來相當宏偉的棒子,被吞沒在蜜球中間的深谷中。

由于沾滿了唾液的緣故,整個棒身咕溜溜的在乳谷中滑動。

女子嬌小的臉孔貼著巨乳,一邊淫穢的扭動腰身將胸部下壓,小嘴還緊叼著露出的部分不放,臉上流露著淫蕩的表情望著沃吉。

“啊…喔…啊……我…我忍不住了,喔喔喔───!”受到了視覺與觸覺雙重刺激的沃吉,終于在快感的累積下,被擊潰了理智的岸堤,奔出了白色的泉水。

不知是否受到橫笛的影響,就連出精的質量也是相當的驚人。

平常不過幾cc的份量,現在居然多的讓女子吞不下。

雖然女子不斷的吞咽,但是那純白的液體依舊從接壤的縫隙中溢了出來。

其實說是溢出來的也不太對,應該算是擠出來的吧。

以前像是牛奶一般的液體,現在濃的像是奶油與膠水,盛在兩團蜜肉合出的小凹地上。

看著女子低頭捧胸,將漏出的精液全部舔食,那嘴啄舌舔的淫蕩風情,讓沃吉剛要垂頭的肉筋再一次的充血,勃的快要到胸口,表面還隱隱泛著一層紫黑色金屬的光芒。

沃吉相信,這時就算他拿這支肉槍與斬首大劍對砍,斷的也絕對是大劍而不是這只神槍。

好不容易脫出了女子的魔嘴,沃吉趕緊尋找自己的衣物遮羞。

但很可惜的是,別說是褲子,就連衣服也是不見蹤影,兩人的周圍中可以遮身的布,就只有女子身上的那兩件薄衣。

無可奈何之下,沃吉也只有試著用手去遮遮掩掩的。

不然能如何呢,去脫女子的衣物來遮嗎?當心遮身變獻身。

沃吉現在也只能暗恨母親生的這雙手太小,遮不住變異后的棒子。

“那個……請問小姐妳是哪位啊?我身上的衣服哪里去了?”看女子似乎是享受完了,沃吉小心翼翼的問。

“你的生命精華相當濃厚,我很喜歡,再多給我一點。”女子無視沃吉的詢問,再一次的逼近肉槍。

沃吉見女子又想再來一次,連忙出聲阻止“等一下!妳能先回答我的問題的話,我會陪妳到盡興的。”女子的動作被沃吉阻止了相當的不快,身上散發出一股威壓,原本撫媚的表情從臉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冷峻的臉孔。

“卑微的生物!能服侍我是你的無上光榮,居然敢拒絕我賜與你的榮耀!算了!你這無禮生物也沒有什么可留的,我送你回歸你們冥神的懷抱!”眼見女子揮掌而來,沃吉在情急之下沒有什么東西好用,只好拿槍去擋。

哪來的槍?胯下的神槍!只聽到“鏗!”的一聲,沃吉竟然毫發無傷,反觀那位女子卻是直直的看著打在肉槍上的手掌,一臉不敢相信的樣子。

“不可能,我這一掌足可批開大山,可是這支摩羅竟然一點損傷也沒有?”女子的臉上浮現出紅潮,有點癡迷的撫摸這沃吉胯下的肉槍“在我哪里也沒有如此勇猛之物,毀了有點可惜啊……”“那個……”沃吉怯生生的問“請問妳知不知道這附近有一位異世界的神祇?”“你等卑微人物問此為何?”雖然女子臉上紅潮依舊,但是卻用鷹一般的銳利眼神看著沃吉。

沃吉鼓起勇氣回答“那個……實際上,我是有事想請求那位大神,因為以我渺小的力量敵不過龍,所以我想請求那位大神幫我們除去那條龍。”“噗!呵呵呵呵……你~想請別的世界的神去幫你除龍?這真是我聽過最有趣的事了,你不去求自己世界的神,反而來求我這個異世界的神?啊哈哈哈哈……”“妳就是那位大神嗎?”沃吉連忙雙膝跪地,一臉誠懇的請求眼前的異世神“我聽鎮上的神父說,我們世界的大神去幫手了,沒有辦法解決世上的苦難。

只有另外尋找您這位異世界的大神,懇求您用大神力來幫助我們才行。”異世神輕藐的笑道“呵,這話更好笑,我乃堂堂東方世界的照日大神天美殿,你們非我子民,我有何義務要幫助你們?”“請您別這么說,我來的時候就已經有了相當的覺悟了,只要您肯成全我的心愿,我…我…我……那個…照日大神天美陛下,請您聽我說話時看著我的臉好嗎?”沃吉在說到一半的時候就發現到了,照日天美的視線一直緊盯著他的大雞雞不放,槍頭往左她頭就往左,槍擺向右她頭就向右,根本就沒有在注意聽他說了什么。

照日天美被沃吉從花癡狀態喚了回來“啊,啊?你剛剛說什么,再說一次。”沃吉吸了一口氣,大膽的說出了自己的請求“只要照日大神能除去那條龍,要我“做”!什么都“行”!”末了,還故意挺了幾下腰,讓跨下的神槍抖個不停。

沃吉故意挺的那幾下腰,讓照日天美的心就像抖動的槍頭那樣子跳。

尤其莫吉說的那句“做”!什么都“行”!更像是扎到了她的淫穴上,讓她下面開始水流個不停。

“好吧。”照日天美對沃吉說“我的子民都是先天不足,沒有足夠勇猛的男性能滿足我,我才會到這里來散散心的。

想不到我今天居然在這里找到了,這樣好了……”照日天美媚惑的說“只要你能夠讓我得到滿足,體會到極樂。

不管你有什么要求,我都可以想辦法讓你的愿望實現。”“我知道了。”沃吉站了起來,將腰挺的高高的,舉槍宣誓“我今日必定鞠躬盡瘁,務求讓大神死而后已,死的毫無殘念!”接下來沃吉一式猛虎撲羊撩衣掏乳,與照日天美大戰三百回合,插的她狂叫哥哥再也不敢,直至神智不清、雙眼翻白、連登極樂為止。

因為對戰內容洋洋灑灑數萬字,甚耗篇幅,所以在此一筆帶過。

事后,照日天美就像是被數千大漢輪奸過的小女人,全身就像是從奶油漿糊里撈出來的一樣,肚子鼓鼓穴口大開盡是白糊,兩只眼里還閃著大心,完全的不醒神事。

等照日天美醒來,都已經是隔天的中午了。

照日天美伸了個懶腰“嗯~好久沒有這么滿足了,皮膚變的好有光澤喔。”昨日的痕跡消失的干干凈凈,一點也沒有風情留下的痕跡,讓沃吉不禁懷疑她是否為吸精鬼一族。

想歸想,沃吉還是開口求道“偉大的照日大神,我已經完成了我的承諾,現在能否請您完成我的心愿。”“沒有問題。”照日天美大渡的說“不過這里畢竟不是我的世界,我沒有辦法知道所有的事,你必須要將龍的位置指給我才行。”沃吉想了想回答“請大神先帶我到鎮上去,我就可以問出龍的所在。”照日天美帶著沃吉騰云駕霧,一下就到達了渥吉得到橫笛的小鎮。

沃吉買了新的衣物換上后,本想再去一次教堂,詢問神父體內那支橫笛的事。

奇妙的是,當初的教堂竟然消失的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一間小小的破木屋商店。

照日天美指著小木屋問說“這就是你說的那間教堂!?怎么這么破爛?看來你們這些子民對自己的神很差啊。

難怪他要去別人那邊幫手,不管你們的戰亂。”沃吉急忙辯解道“才不是這間,我說的教堂金碧輝煌,比這好上幾千倍!不過不知道為什么,現在居然會只有一間小木屋在這。”“進去問問看不就知道了,走吧。”照日天美拉著沃吉,進去那一間看起來隨時會倒的小木屋里。

木屋里陰陰暗暗,開門進去只有看到一個行將就木,瘦小干扁看起來隨時都會歸天的老人,坐在柜臺那邊打呼睡覺。

“老人家,老人家,醒醒。

我想問問幾件事。”沃吉走過去搖了搖熟睡的老人。

“這里沒什么好賣的,不要打擾我發夢……嗚嘻嘻嘻…我的小狗狗……”老人不里沃吉,翻了個邊繼續睡。

沃吉可惜的對照日天美說“本來是想要問問教堂的事,可惜找不到那個賣我橫笛的神父了,我們走吧。”“橫笛!?”老人像是尸還魂一樣的蹦了起來,抓著沃吉的衣服問“你說的橫笛是不是大概這么長,上面有很多寶石,長的這個樣子的。”老人翻出一本簿子,其中一頁的圖片正是那支橫笛。

沃吉好奇的看著下面的介紹,上面寫著:名稱:淫皇之笛注釋:由異界著名的淫術煉金術師“A?L”模仿魔神之器所制作而成的神奇橫笛,由數種名貴的材料所做成,只要在橫笛上涂滿自己的口水,就能將橫笛融入體內,得到天下第一陽具縱橫床場而無敵,除非遇到“A?L”本人。

此橫笛另有兩支姐妹作,綺夢之笛與惡夢之笛。

后面兩頁也有另兩支姐妹作的圖片與注釋,寫的相當詳盡。

沃吉不好意思的抓抓頭,回答說“是這支沒錯啦,可是我已經用了,在我的體內。”老人精神的樣子,在聽到沃吉的解釋之后,就像是死了幾百只的小狗一樣,瞬間又干扁了回去。

照日天美好奇的把書拿過去翻翻說“后面這兩支笛子我有啊,好像是我的子民從一個牽著幾十條美女犬的男人那買來的,之后又拿來上貢給我,被我收著呢。”照日天美的話才說出口,沃吉就突然感到有兩道閃電從老人眼里奔出,照得小屋里所有的蟑螂老鼠都無所遁形。

“嘻嘻嘻嘻……不知道客人有需要什么東西,只要是妳想要的,老頭這里保證都弄得到手。”照日天美不屑的回答“我一個神,什么東西會沒有的,還會需要甚么?”老人靠到照日天美耳邊說了幾句話,然后偷偷的拿出了一個大盒子塞給她,她拿到盒子眉開眼笑的從衣袖里拿了一個細長盒子給老人。

屋內響起叮的一聲,老人拿著他想要的東西,轉頭對一人一神說“老頭我突然有急事,就不招待了,請走好。”說完就一跳一跳的跑到后面去了。

還可以聽到他邊跳邊哼歌“Lolita~Lolita~愛的~Lolita~散發著牛奶般的味道。

Lolita…Lolita……”當沃吉他們走出小屋再回頭時,這次就連小屋也消失了蹤跡,只留下了一片平整的空地。

“Ohmygod!不可思議,這難道是神的指引嗎?”沃吉感動的說。

“Godisthere!我可是不識路,要靠你的指引啊。”照日天美打斷沃吉的幻想回答。

“好了,我們走吧。”照日天美抓著沃吉的手,再一次駕云飛天“虧他給了我一張地圖,我知道那條龍在哪里了,我們直接過去吧。”百公里的距離,不到分分鍾就到了。

在云上面,沃吉可以看到下面那條黑暗龍正在由龍轉變成人身。

照日天美打開那個老人給的盒子,盒子里有一個巨大的圓形石印,還有一個C形的金屬環。

“等我一下,我馬上就收拾他。”照日天美說完這句話,就拿著那兩樣東西,往黑暗龍頭頂的位置跳了下去。

那只變為人形的黑暗龍,正肆無忌憚的用胯下的龍槍,奸淫擄掠來的人類女子。

正當他奸的正爽的時候,突然感應到附近有個恐怖的東西在靠近。

方找到位置,抬頭就看到照日天美拿著大印砸來。

“封龍印!!”認出那正是克制所有龍族的無上封印,黑暗龍顧不得跨下正在享用的女子,趕緊抽槍往地滾,只求不要被印子給砸到,要不然他會能力全失的。

85%的人還喜歡以下相關話題

相關文章 (標簽)

相關文章(同類)

最新文章

誅仙淫傳 舌頭添弄著巨大的龜頭

第一集風流西域 第一章屠魔英雄大會 青云山下,這個魔獸肆虐不久的地方,各門各派高手在連手阻擊了曠世惡魔「獸神」 […]

郭芙慘遭破處痛 黃蓉愛女情深

第一章 黃蓉為女傷透神 郭芙慘遭破處痛 百萬蒙古軍連續攻打襄陽城兩個多月,但襄陽城依然固若金湯沒有被攻破,對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