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嫖了個小姑娘很緊 碩大在體內橫沖直撞

我一般都喜歡上網 主要是因為工作的性質吧`上2天玩2天的“所以沒事的時候就在網上掛起`而我也一共有3個Q號 有一個專門用來約炮的!而且最近在網上看見什么約炮保典什么的`嘿嘿`所以就學習了一下`來一試 就在QQ上面亂加`然后開始聊天 所以我們的故事就從這里開始了!

加上她QQ后一番客套閑聊把她的胃口釣起來之后,我借故有事忙便下線了,其實是隱身。看見保典上的高手門說的常在河邊走的人,這點技巧還是要必須具備的——先吊吊她的胃口。

到了下午5點多,還沒下班,一般從單位里到家都得晚上7點左右。看她還在線,想必也是個寂寞中人吧,所以決定一試到底。我把隱身改為在線,幾分鐘后,給她發了一條信息,說你還在啊?以為你下線了呢,我剛忙完,唉,累死了。

她回信息特別快,說:“今天休息,在家沒出去,挺無聊的”。經過深入的且帶有目的性的閑聊得知,她叫何蘭芝,和我一樣也是本地人,今年35歲,在肯德基上班,老公經常呆在西藏那邊,一年難得才回來一次,還說她以前也是在西藏那邊的,只是因為現在孩子大了要回來陪孩子讀書才回來的,每年孩子們放假都要帶孩子過去玩幾個月,在深入淺出的聊天中,我慢慢的就稱呼她蘭姐,她也很自然的叫我弟弟,我們慢慢變得有點熟絡,而且在有些時候和她聊天的時候才開始叫她親愛的或者寶貝什么的她也只是敲一敲我的頭發過來`或者就是不做回應,我就發現這個女人有戲,今天和他聊著聊著聽她說因為心情不好,中午一個人在家喝了點酒——老白干摻紅牛。我這一聽 乖乖啊差點沒把我嚇死,原來是個酒神啊?看來我的找她出來約會 吃飯,喝酒 然后開房的計劃是泡湯了啊`嘿嘿!我反問她你喝酒很厲害啊?她說:“也沒有,只是心情不好才喝點,平時很少喝的”。此時,我腦海里已經有了一個新的計劃,要上她必須要酒里頭做文章。一晃快7點多了,下班回家,所以只好說又要出去忙點事,得先下了,改天有空再聊,我們彼此也留了電話,最后我還不忘試探了一句,說改天你喝酒的時候也請我喝一下,起碼有個人作陪,沒想到她很爽快的回復:“好啊,明天還休息請你喝”。這下心里有底了。

第二天,一上班我立馬開電腦,一上扣扣發現她已經在線了,打了招呼就開始聊天。隨著經常聊天和她現在已經很熟悉了,要的就是那種感覺,喜歡這樣的氣氛!有一天聊著。聊著她突然對我說我門去喝酒吧?她還是那么爽快,問我想去哪喝,我說隨便,最后我們約定到市里最熱鬧的地方,有個美食城,可吃飯也可喝酒。下了線我們到了約定的地方,見面時看見她長還是可以吧,159的個頭,皮膚比較白,上身胖點,但下身就比較細。對于肌渴的我,也算過得去啦,吃飯時點了幾瓶啤酒,天南地北的閑聊,完畢后我想買單的,她死活不同意,說第一不花男人的錢;第二說好了她請客的。因為我們這里的天氣比較熱號稱中國三大火爐啊本來說要去游泳的,但后來她說今天不方便,下次吧,于是我們到附近的公園草地上坐了會,一直到我們分手各自回家,我都裝得像一個百分百的紳士,只是口頭上略帶點挑逗性而已。看得出她也挺開心的。

本來要開車送她回家,她拒絕了,所以各自己回家了。

回到家,第一時間就是上扣扣,沒多久她也上線了,這時聊天就跟很熟的朋友一樣了,基本上是無話不說了。我說今天你請客,下次就得我請了,否則我就生氣了。她回了個:“呵呵……”

接下來,我的目的性就開始了,

我說蘭姐晚上出來不?

她說:“去哪?”

我說去哪都行啊,就是想見你,跟你聊天很開心。

她說:“真的假的?”

我說都是我心里話,否則出門給車撞。

她立刻說:“別瞎說,不吉利,再說這樣的話我生氣啦”這是我覺得有戲了,可以進一步的深入了。

我說來我家吧,其實我哪敢讓她來家啊?只是隨口一說,說完就后悔。

她說:“那你到時別碰我就去,”天啊,哪能讓她來家里哦,于說馬上改變策略,千萬不能讓她來。

我說那可不行,孤男寡女共處一室,我如果沒點反應,那就是我有病,而且你又這么迷人。

她說:“除非你答應不碰我,否則我不敢去”。我見機馬上說不來就算了,我絕對保證不了不碰你。

一會我又補充了一句說,蘭姐,你也太殘忍吧,人家想見你都不行。

她說:“你答應我啊”。

我見機又說,這樣吧,晚上我有事要出去忙,明天過來吧,白天有時間,然后我答應你盡量不碰你,你要別穿得太性感哦,否則我控制不了自己的。

她回了個鬼臉,然后說:“明天上早班,下午2點下班,下班才能過去哦”。我馬上說可以,一個飛吻過去。

她又回了個鬼臉。沒聊多久就下了。

整整一個晚上都難以入睡,一直在想明天如何如何,才能做到天衣無縫。

次日,在家里休息,我把家里好好的整理了一下,好歹看著也干凈整潔一點吧。

好不容易等到下午2點鐘,給她發了短信,她說回家洗個澡就過來,讓我把路線發給她,她打的過來,并約好在哪里等她。

差不多三點接到她電話說出發了,讓無十分鐘后去接她。

一切順利,把她接回家里,我把冰箱里早已準備好的紅酒倒上兩杯,挨著坐在沙發上,一邊聊天一邊喝酒,沒多久,我又把各自的酒杯滿上,喝完兩杯酒,這時看她臉上有些紅了,估計也差不多了。我說你如果累就趟在沙發上休息一會吧,我幫你按按摩。她說可不許欺負姐姐噢,我說我保證不會欺負你的啊!于是她就平趟在沙發上了,我挨著她肚子旁邊坐著,手輕輕的按在她的大腿上,她今天穿T血和牛仔褲。這時只見她瞇著眼,完全不反感我的動作。

于是我更加大膽了,慢慢撫摸著她的大腿,一步步的往上到她的小肚,等我兩人手到達她雙峰的時候,她睜開眼,并把我手推開了。說不是說好了的嘛。不許欺負姐姐啊。我這時靈光一現,說那里是在欺負你啊,我只是在幫你按摩而已嘛!然后她白了我一眼,沒有說什么,我看她也沒有反感,或者起身就走,我想不帶此時更帶合時 于是我就加大了動作 ,哪管那么多哦,整個人趴在她身上,兩手不停的揉搓她的兩個乳房,一開始她還是用力要推開我的,但女人的力氣還是比不上男人嘛。我左手揉搓著她的奶了,右手快速的脫掉她的上衣和紅色奶罩,結果由于不好拖,在加上她又有那么一點點的小矜持和反抗,就聽見碰的一聲,我說完了好象把你的奶罩拉爛了,然后她就說,暈哦,我才買的,你怎么把她拉爛了啊。我說那里是我想拉爛啊,然后我就成這個機會去脫她的奶罩,他就沒有反抗了,任由我拖了下來。看見她的皮膚挺白的,兩個乳房有那么一點的下垂感,但是乳頭到是有那么一點點的深顏色。我就一口猛的撲上去,含著奶子,她開始有點反應了,發出些許的申吟……嗯,嗯,嗯…… 這時我兩手抓奶子,嘴往下滑動著,移到肚臍下,她進呻吟變得快了起來……哦,哦,哦……嗯……嗯……嗯……當我試圖解開她牛仔褲時,她反對了,拉開我的手說:“弟弟,不行的,這樣不行”,我用力推開她的手,一股勁的把褲子和紅色三角褲一起拉下來,并快速的用嘴進入她的陰部,已經插潮濕了,看起來很干凈,而且味道也正常,除了一點尿騷味,沒有任何異味,當我把舌頭快速進入她體內時,她已經受不了了,變得瘋狂了……啊……啊……啊……還一邊口似心非的說:“弟弟,不要……啊……啊……不能……不行的……啊……啊……”

我更加快速的用舌頭抽插,兩手用力抓她的雙乳,她已經完全蹦潰了……哦……哦……啊……啊……弟弟……啊……啊……我三下五除二,把自己的衣服全脫光,正準備插入她的體內…結果她馬上退開我,說不行的問我有套子嘛?我說有,她叫我馬上套上 然后我就去找套子,套上以后…只見她雙手抱著我的屁股,示意我快點插,用力插……啊……啊……弟弟……快……快點……啊……啊……好爽啊……好爽……弟弟……爽……用力……弟弟……你插得姐姐好爽……不行了……啊……好服舒……好久沒有這種感覺了……好……哦……哦…… 我一邊用力干她,一邊雙手撫摸著她的兩個白晰的奶子,好爽,好爽,她雙腳卷著我的腰,不停的叫喚……弟弟……快點……用力抓我的奶子……用力點……啊……啊……啊……弟弟……深入一點……再深一點……哦……哦……快上天了,受了不了,弟……我要解脫了……啊……啊……這樣插續了十幾分鐘,因為有新鮮感還是別的原因,在最后沖刺中直接射了……她也在瘋狂的沖激中緊緊的抱住了我,就這樣,我們靜靜抱著待了挺久,才起身到廁所洗刷……她拿起紅色的底褲了奶罩光著身子走進洗手間,看著她背影,這時才發現,也許是由于稍微肥胖或是有點年紀了,上半身還是免不了有一些贅肉的,但這就是我喜歡的類型,我不喜歡那種瘦瘦的`還以為自己的身材很好的女人,反而喜歡這樣相對來說豐滿一點的女人,因為這樣的女人水多,而且咪咪也大!

等她洗刷完畢出來,第一句就是:“你壞死了,說好不碰我的,還這樣”。我裝傻般說,誰叫你那么迷人,把我的心都迷住了,我也是控制不了自己嘛。蘭姐,我真的喜歡你,一看見你就喜歡你,就想和你做愛,很美,很舒服,真的。我剛說完,就是沖我壞壞笑了笑……說:“你們男人的話啊,不能信,老實說,這種話你對多少女人個說過?”我故作生氣的樣子說,天地良心,我可不是隨便的人,我是真心喜歡你的,喜歡和你做愛,喜歡你的叫聲,真好,如果不信,我一會出門給車撞死行了吧?看我又發誓,她用手捂住我的嘴說:“別老是說這樣的話,我信,我信還不行嗎?說真的嗎?說真的我也挺喜歡你的,你比較實在,說話又比較風趣。”

大約5點左右的樣子,我送她出去打的回家了,我也趕緊回去把家里恢復原狀。

接下來幾天就是發發信息,簡單的問候之類的,有到了一個周末正好她有時間,孩子去了補習班了,而我也正好不上班!

我馬上打電話給蘭姐,忙了幾天了,我說我想你了,晚上一起過吧?

她說:“那晚上8點下班再過來我家”。

我說不要啦,家里沒啥好玩的,出去喝酒,一醉方休,如果累了再找個賓館休息吧。

她說:“那我先訂個房間,然后把房號告訴你,你到時先到賓館等我吧”。呵呵……我覺得她安排正是我想要的,很合理。

于是7點多的時候我就帶上一瓶紅酒到了她訂好的賓館去了,在那小睡了一下,快9點的時候就聽到敲門聲,我知道是她到了。我起身開門讓她進來,緊緊的抱住了她,這時我們已經沒有第一次時的靦腆和距離,反而有一種闊別許久的情侶一般,彼此緊緊的擁抱著。此時我聞到她身上散發出的清香,不用說肯定是回家洗刷完再過來的。

我兩只手不由自住的從她背后撫摸到她乳房,還是那么的堅挺迷人,說不出的舒服,嘴親吻著她的脖子,不約而同的我們挪動著小步來到床上,順勢讓她趟下。她閉上雙眼輕輕的呻…呼……呼……,讓我更加沖動了……快速脫下她的白色短袖,里面是白色的奶罩,又乳有點沖破乳罩的感覺,接著我又脫下她的白色裙子。此刻身上只有白色的奶罩和底褲了,這樣直直的平趟在我眼前,桔黃色的燈光照射下,是那么的白晰動人。心想,今晚我一定得好好的把玩一番才行。于是,我慢慢的用舌頭從她脖根順著腳根往下親吻著,她一邊發急促的呻吟……嗯……嗯……,看得出她是享受的……嗯……呼……當我的舌頭來到她三角地帶時,她突然發出……哦……哦……弟弟……別……別這樣……嗯……嗯……她已完全進入狀態了。我用舌頭在她的大腿內側來回打轉,時而用舌頭舔弄她陰部的底褲,她的叫聲也隨著我的動作起伏……嗯……嗯……啊……啊……弟弟……別……別……受受不了了……啊……啊……好舒服……好……弟弟……進……進去……哦……哦……好弟弟……姐想要……姐要你……姐喜歡你……啊……啊……弟弟……你好厲害……姐好爽……哦……哦……,隨著她越來越強烈的叫聲,我脫下她的底褲,這時陰部外面已經有好多水了,完全濕了。我把舌頭直接插進她的陰道里,味道還是那么的正點,而且她好像極其的享受,很喜歡我這樣子……啊……啊……弟……弟弟……哦……哦……她雙手狠狠的抓弄著床單……啊……啊……弟弟……我要你……要你……進去……姐姐要你……快進去吧……求你了……別再弄了……受不了了……快進去吧……啊……啊……我要……我要啊……我起身快速脫下自己的褲子,握住早已硬得不行的小弟弟大力的直捅進去,進去的一剎那,她叫聲更瘋狂了……啊……啊……哦……哦……啊……啊……雙手用力的抱住我的屁股,使勁的讓我用力插入,她下面的淫水也越來越多,很滑很爽……啊……啊……弟弟……姐姐喜歡你這樣……好久……好久沒這么享受了……好爽……啊……啊……由于用力過大,或者天氣有點熱,我們已經全身上下汗流不止了,這樣抽插了五分鐘左右,我示意起身,讓她趴在床上,我從她背后進攻,我很配合,反趴在床上,撐開雙腿,我騎在她背上,她手從陰部下把我小弟弟放入她的下體,我雙手環抱著她兩個大而挺的乳房,這樣用力的操弄著,雙手也用力的搓揉著她的奶子……哦……哦……弟弟……用力……用力點……爽……!真爽……再深入點……啊……啊……好弟弟……你插得姐姐好爽……我要你……用力點……啊……啊……啊……啊……,我右手慢慢的滑到她陰道口,一邊快速抽插著,右中指配合著拔弄她的陰蒂,那淫水嘩嘩的往外流啊,手都濕透了……眼看她也到達高潮了……啊……啊……啊……弟弟……弟弟啊……姐不行啦……啊……啊……要死啦……姐讓你這個壞弟弟插得爽死啦……啊……啊……弟弟……快啊……用力操我……用力……啊……啊……,在她的叫喊聲中,我達到高潮了,我說姐,我要射了。要射了……不行了……啊……姐我要你……啊……,這時她有點發夢初醒一般,說:“啊……弟弟了……別射里面……別……不能射里面……今天沒吃藥呢……別……啊……”,在射的那一刻,我快速抽了出來,右手把著小弟弟射在了她的背上,全身很爽的抽搐著,直到我全身無力的趴在她身上,口中喘粗氣,幾分鐘后,蘭姐起身用紙巾幫我擦拭身上的精液,一邊說:“沒想到你這么厲害哦,不知多少女人栽到你手上了?”我說你再說這種話我要真生氣啦,我只喜歡你,對一般女人都沒興趣。

她微笑著用手指捏了一下我的鼻子說:“小氣鬼,我說笑的啦”。接著我們把那瓶紅酒都喝了,一邊喝一說著話,而對于她老公的事,她是一概不提,只是說不想說家里的事,此刻珍惜我們彼此就行。喝完酒,我們又干了一次,這一次是她在上位,我平趟著,一邊干著我,兩手不停的抓我雙手用力搓揉她的雙乳,看得出她的性欲是很強的,也很需要,遇到我估計是久違了,正好發泄壓抑在她心中的不快和欲望,而我也得到了我想要的快樂和滿足。

哪個時候這樣的日子每過幾天我們就聚一次,當然每次見面就是為了做愛啦,我們就是為了享受身體上的快樂和欲望而走到一起的,我們沒有給彼此任何承諾和期許,就是為了做愛,就是為了珍惜床上的快樂。

大概四個月左右吧,有一天,她在扣扣上發信息告訴我,她老公回來了,他決定辭職回到她身邊一起生活,以后不去西藏了。所以我們以后也不會再見面了,還說了些感謝之類的話什么的。而我也對這個結果有了準備和解脫,因為我也有我的生活嘛。所以從那以后我們就再也沒見過面了,就好像生活中從來沒有過這一段一要。一就那么的平靜和自然。

【完結】

我一般都喜歡上網 主要是因為工作的性質吧`上2天玩2天的“所以沒事的時候就在網上掛起`而我也一共有3個Q號 有一個專門用來約炮的!而且最近在網上看見什么約炮保典什么的`嘿嘿`所以就學習了一下`來一試 就在QQ上面亂加`然后開始聊天 所以我們的故事就從這里開始了!

加上她QQ后一番客套閑聊把她的胃口釣起來之后,我借故有事忙便下線了,其實是隱身。看見保典上的高手門說的常在河邊走的人,這點技巧還是要必須具備的——先吊吊她的胃口。

到了下午5點多,還沒下班,一般從單位里到家都得晚上7點左右。看她還在線,想必也是個寂寞中人吧,所以決定一試到底。我把隱身改為在線,幾分鐘后,給她發了一條信息,說你還在啊?以為你下線了呢,我剛忙完,唉,累死了。

她回信息特別快,說:“今天休息,在家沒出去,挺無聊的”。經過深入的且帶有目的性的閑聊得知,她叫何蘭芝,和我一樣也是本地人,今年35歲,在肯德基上班,老公經常呆在西藏那邊,一年難得才回來一次,還說她以前也是在西藏那邊的,只是因為現在孩子大了要回來陪孩子讀書才回來的,每年孩子們放假都要帶孩子過去玩幾個月,在深入淺出的聊天中,我慢慢的就稱呼她蘭姐,她也很自然的叫我弟弟,我們慢慢變得有點熟絡,而且在有些時候和她聊天的時候才開始叫她親愛的或者寶貝什么的她也只是敲一敲我的頭發過來`或者就是不做回應,我就發現這個女人有戲,今天和他聊著聊著聽她說因為心情不好,中午一個人在家喝了點酒——老白干摻紅牛。我這一聽 乖乖啊差點沒把我嚇死,原來是個酒神啊?看來我的找她出來約會 吃飯,喝酒 然后開房的計劃是泡湯了啊`嘿嘿!我反問她你喝酒很厲害啊?她說:“也沒有,只是心情不好才喝點,平時很少喝的”。此時,我腦海里已經有了一個新的計劃,要上她必須要酒里頭做文章。一晃快7點多了,下班回家,所以只好說又要出去忙點事,得先下了,改天有空再聊,我們彼此也留了電話,最后我還不忘試探了一句,說改天你喝酒的時候也請我喝一下,起碼有個人作陪,沒想到她很爽快的回復:“好啊,明天還休息請你喝”。這下心里有底了。

第二天,一上班我立馬開電腦,一上扣扣發現她已經在線了,打了招呼就開始聊天。隨著經常聊天和她現在已經很熟悉了,要的就是那種感覺,喜歡這樣的氣氛!有一天聊著。聊著她突然對我說我門去喝酒吧?她還是那么爽快,問我想去哪喝,我說隨便,最后我們約定到市里最熱鬧的地方,有個美食城,可吃飯也可喝酒。下了線我們到了約定的地方,見面時看見她長還是可以吧,159的個頭,皮膚比較白,上身胖點,但下身就比較細。對于肌渴的我,也算過得去啦,吃飯時點了幾瓶啤酒,天南地北的閑聊,完畢后我想買單的,她死活不同意,說第一不花男人的錢;第二說好了她請客的。因為我們這里的天氣比較熱號稱中國三大火爐啊本來說要去游泳的,但后來她說今天不方便,下次吧,于是我們到附近的公園草地上坐了會,一直到我們分手各自回家,我都裝得像一個百分百的紳士,只是口頭上略帶點挑逗性而已。看得出她也挺開心的。

本來要開車送她回家,她拒絕了,所以各自己回家了。

回到家,第一時間就是上扣扣,沒多久她也上線了,這時聊天就跟很熟的朋友一樣了,基本上是無話不說了。我說今天你請客,下次就得我請了,否則我就生氣了。她回了個:“呵呵……”

接下來,我的目的性就開始了,

我說蘭姐晚上出來不?

她說:“去哪?”

我說去哪都行啊,就是想見你,跟你聊天很開心。

她說:“真的假的?”

我說都是我心里話,否則出門給車撞。

她立刻說:“別瞎說,不吉利,再說這樣的話我生氣啦”這是我覺得有戲了,可以進一步的深入了。

我說來我家吧,其實我哪敢讓她來家啊?只是隨口一說,說完就后悔。

她說:“那你到時別碰我就去,”天啊,哪能讓她來家里哦,于說馬上改變策略,千萬不能讓她來。

我說那可不行,孤男寡女共處一室,我如果沒點反應,那就是我有病,而且你又這么迷人。

她說:“除非你答應不碰我,否則我不敢去”。我見機馬上說不來就算了,我絕對保證不了不碰你。

一會我又補充了一句說,蘭姐,你也太殘忍吧,人家想見你都不行。

她說:“你答應我啊”。

我見機又說,這樣吧,晚上我有事要出去忙,明天過來吧,白天有時間,然后我答應你盡量不碰你,你要別穿得太性感哦,否則我控制不了自己的。

她回了個鬼臉,然后說:“明天上早班,下午2點下班,下班才能過去哦”。我馬上說可以,一個飛吻過去。

她又回了個鬼臉。沒聊多久就下了。

整整一個晚上都難以入睡,一直在想明天如何如何,才能做到天衣無縫。

次日,在家里休息,我把家里好好的整理了一下,好歹看著也干凈整潔一點吧。

好不容易等到下午2點鐘,給她發了短信,她說回家洗個澡就過來,讓我把路線發給她,她打的過來,并約好在哪里等她。

差不多三點接到她電話說出發了,讓無十分鐘后去接她。

一切順利,把她接回家里,我把冰箱里早已準備好的紅酒倒上兩杯,挨著坐在沙發上,一邊聊天一邊喝酒,沒多久,我又把各自的酒杯滿上,喝完兩杯酒,這時看她臉上有些紅了,估計也差不多了。我說你如果累就趟在沙發上休息一會吧,我幫你按按摩。她說可不許欺負姐姐噢,我說我保證不會欺負你的啊!于是她就平趟在沙發上了,我挨著她肚子旁邊坐著,手輕輕的按在她的大腿上,她今天穿T血和牛仔褲。這時只見她瞇著眼,完全不反感我的動作。

于是我更加大膽了,慢慢撫摸著她的大腿,一步步的往上到她的小肚,等我兩人手到達她雙峰的時候,她睜開眼,并把我手推開了。說不是說好了的嘛。不許欺負姐姐啊。我這時靈光一現,說那里是在欺負你啊,我只是在幫你按摩而已嘛!然后她白了我一眼,沒有說什么,我看她也沒有反感,或者起身就走,我想不帶此時更帶合時 于是我就加大了動作 ,哪管那么多哦,整個人趴在她身上,兩手不停的揉搓她的兩個乳房,一開始她還是用力要推開我的,但女人的力氣還是比不上男人嘛。我左手揉搓著她的奶了,右手快速的脫掉她的上衣和紅色奶罩,結果由于不好拖,在加上她又有那么一點點的小矜持和反抗,就聽見碰的一聲,我說完了好象把你的奶罩拉爛了,然后她就說,暈哦,我才買的,你怎么把她拉爛了啊。我說那里是我想拉爛啊,然后我就成這個機會去脫她的奶罩,他就沒有反抗了,任由我拖了下來。看見她的皮膚挺白的,兩個乳房有那么一點的下垂感,但是乳頭到是有那么一點點的深顏色。我就一口猛的撲上去,含著奶子,她開始有點反應了,發出些許的申吟……嗯,嗯,嗯…… 這時我兩手抓奶子,嘴往下滑動著,移到肚臍下,她進呻吟變得快了起來……哦,哦,哦……嗯……嗯……嗯……當我試圖解開她牛仔褲時,她反對了,拉開我的手說:“弟弟,不行的,這樣不行”,我用力推開她的手,一股勁的把褲子和紅色三角褲一起拉下來,并快速的用嘴進入她的陰部,已經插潮濕了,看起來很干凈,而且味道也正常,除了一點尿騷味,沒有任何異味,當我把舌頭快速進入她體內時,她已經受不了了,變得瘋狂了……啊……啊……啊……還一邊口似心非的說:“弟弟,不要……啊……啊……不能……不行的……啊……啊……”

我更加快速的用舌頭抽插,兩手用力抓她的雙乳,她已經完全蹦潰了……哦……哦……啊……啊……弟弟……啊……啊……我三下五除二,把自己的衣服全脫光,正準備插入她的體內…結果她馬上退開我,說不行的問我有套子嘛?我說有,她叫我馬上套上 然后我就去找套子,套上以后…只見她雙手抱著我的屁股,示意我快點插,用力插……啊……啊……弟弟……快……快點……啊……啊……好爽啊……好爽……弟弟……爽……用力……弟弟……你插得姐姐好爽……不行了……啊……好服舒……好久沒有這種感覺了……好……哦……哦…… 我一邊用力干她,一邊雙手撫摸著她的兩個白晰的奶子,好爽,好爽,她雙腳卷著我的腰,不停的叫喚……弟弟……快點……用力抓我的奶子……用力點……啊……啊……啊……弟弟……深入一點……再深一點……哦……哦……快上天了,受了不了,弟……我要解脫了……啊……啊……這樣插續了十幾分鐘,因為有新鮮感還是別的原因,在最后沖刺中直接射了……她也在瘋狂的沖激中緊緊的抱住了我,就這樣,我們靜靜抱著待了挺久,才起身到廁所洗刷……她拿起紅色的底褲了奶罩光著身子走進洗手間,看著她背影,這時才發現,也許是由于稍微肥胖或是有點年紀了,上半身還是免不了有一些贅肉的,但這就是我喜歡的類型,我不喜歡那種瘦瘦的`還以為自己的身材很好的女人,反而喜歡這樣相對來說豐滿一點的女人,因為這樣的女人水多,而且咪咪也大!

等她洗刷完畢出來,第一句就是:“你壞死了,說好不碰我的,還這樣”。我裝傻般說,誰叫你那么迷人,把我的心都迷住了,我也是控制不了自己嘛。蘭姐,我真的喜歡你,一看見你就喜歡你,就想和你做愛,很美,很舒服,真的。我剛說完,就是沖我壞壞笑了笑……說:“你們男人的話啊,不能信,老實說,這種話你對多少女人個說過?”我故作生氣的樣子說,天地良心,我可不是隨便的人,我是真心喜歡你的,喜歡和你做愛,喜歡你的叫聲,真好,如果不信,我一會出門給車撞死行了吧?看我又發誓,她用手捂住我的嘴說:“別老是說這樣的話,我信,我信還不行嗎?說真的嗎?說真的我也挺喜歡你的,你比較實在,說話又比較風趣。”

大約5點左右的樣子,我送她出去打的回家了,我也趕緊回去把家里恢復原狀。

接下來幾天就是發發信息,簡單的問候之類的,有到了一個周末正好她有時間,孩子去了補習班了,而我也正好不上班!

我馬上打電話給蘭姐,忙了幾天了,我說我想你了,晚上一起過吧?

她說:“那晚上8點下班再過來我家”。

我說不要啦,家里沒啥好玩的,出去喝酒,一醉方休,如果累了再找個賓館休息吧。

她說:“那我先訂個房間,然后把房號告訴你,你到時先到賓館等我吧”。呵呵……我覺得她安排正是我想要的,很合理。

于是7點多的時候我就帶上一瓶紅酒到了她訂好的賓館去了,在那小睡了一下,快9點的時候就聽到敲門聲,我知道是她到了。我起身開門讓她進來,緊緊的抱住了她,這時我們已經沒有第一次時的靦腆和距離,反而有一種闊別許久的情侶一般,彼此緊緊的擁抱著。此時我聞到她身上散發出的清香,不用說肯定是回家洗刷完再過來的。

我兩只手不由自住的從她背后撫摸到她乳房,還是那么的堅挺迷人,說不出的舒服,嘴親吻著她的脖子,不約而同的我們挪動著小步來到床上,順勢讓她趟下。她閉上雙眼輕輕的呻…呼……呼……,讓我更加沖動了……快速脫下她的白色短袖,里面是白色的奶罩,又乳有點沖破乳罩的感覺,接著我又脫下她的白色裙子。此刻身上只有白色的奶罩和底褲了,這樣直直的平趟在我眼前,桔黃色的燈光照射下,是那么的白晰動人。心想,今晚我一定得好好的把玩一番才行。于是,我慢慢的用舌頭從她脖根順著腳根往下親吻著,她一邊發急促的呻吟……嗯……嗯……,看得出她是享受的……嗯……呼……當我的舌頭來到她三角地帶時,她突然發出……哦……哦……弟弟……別……別這樣……嗯……嗯……她已完全進入狀態了。我用舌頭在她的大腿內側來回打轉,時而用舌頭舔弄她陰部的底褲,她的叫聲也隨著我的動作起伏……嗯……嗯……啊……啊……弟弟……別……別……受受不了了……啊……啊……好舒服……好……弟弟……進……進去……哦……哦……好弟弟……姐想要……姐要你……姐喜歡你……啊……啊……弟弟……你好厲害……姐好爽……哦……哦……,隨著她越來越強烈的叫聲,我脫下她的底褲,這時陰部外面已經有好多水了,完全濕了。我把舌頭直接插進她的陰道里,味道還是那么的正點,而且她好像極其的享受,很喜歡我這樣子……啊……啊……弟……弟弟……哦……哦……她雙手狠狠的抓弄著床單……啊……啊……弟弟……我要你……要你……進去……姐姐要你……快進去吧……求你了……別再弄了……受不了了……快進去吧……啊……啊……我要……我要啊……我起身快速脫下自己的褲子,握住早已硬得不行的小弟弟大力的直捅進去,進去的一剎那,她叫聲更瘋狂了……啊……啊……哦……哦……啊……啊……雙手用力的抱住我的屁股,使勁的讓我用力插入,她下面的淫水也越來越多,很滑很爽……啊……啊……弟弟……姐姐喜歡你這樣……好久……好久沒這么享受了……好爽……啊……啊……由于用力過大,或者天氣有點熱,我們已經全身上下汗流不止了,這樣抽插了五分鐘左右,我示意起身,讓她趴在床上,我從她背后進攻,我很配合,反趴在床上,撐開雙腿,我騎在她背上,她手從陰部下把我小弟弟放入她的下體,我雙手環抱著她兩個大而挺的乳房,這樣用力的操弄著,雙手也用力的搓揉著她的奶子……哦……哦……弟弟……用力……用力點……爽……!真爽……再深入點……啊……啊……好弟弟……你插得姐姐好爽……我要你……用力點……啊……啊……啊……啊……,我右手慢慢的滑到她陰道口,一邊快速抽插著,右中指配合著拔弄她的陰蒂,那淫水嘩嘩的往外流啊,手都濕透了……眼看她也到達高潮了……啊……啊……啊……弟弟……弟弟啊……姐不行啦……啊……啊……要死啦……姐讓你這個壞弟弟插得爽死啦……啊……啊……弟弟……快啊……用力操我……用力……啊……啊……,在她的叫喊聲中,我達到高潮了,我說姐,我要射了。要射了……不行了……啊……姐我要你……啊……,這時她有點發夢初醒一般,說:“啊……弟弟了……別射里面……別……不能射里面……今天沒吃藥呢……別……啊……”,在射的那一刻,我快速抽了出來,右手把著小弟弟射在了她的背上,全身很爽的抽搐著,直到我全身無力的趴在她身上,口中喘粗氣,幾分鐘后,蘭姐起身用紙巾幫我擦拭身上的精液,一邊說:“沒想到你這么厲害哦,不知多少女人栽到你手上了?”我說你再說這種話我要真生氣啦,我只喜歡你,對一般女人都沒興趣。

她微笑著用手指捏了一下我的鼻子說:“小氣鬼,我說笑的啦”。接著我們把那瓶紅酒都喝了,一邊喝一說著話,而對于她老公的事,她是一概不提,只是說不想說家里的事,此刻珍惜我們彼此就行。喝完酒,我們又干了一次,這一次是她在上位,我平趟著,一邊干著我,兩手不停的抓我雙手用力搓揉她的雙乳,看得出她的性欲是很強的,也很需要,遇到我估計是久違了,正好發泄壓抑在她心中的不快和欲望,而我也得到了我想要的快樂和滿足。

哪個時候這樣的日子每過幾天我們就聚一次,當然每次見面就是為了做愛啦,我們就是為了享受身體上的快樂和欲望而走到一起的,我們沒有給彼此任何承諾和期許,就是為了做愛,就是為了珍惜床上的快樂。

大概四個月左右吧,有一天,她在扣扣上發信息告訴我,她老公回來了,他決定辭職回到她身邊一起生活,以后不去西藏了。所以我們以后也不會再見面了,還說了些感謝之類的話什么的。而我也對這個結果有了準備和解脫,因為我也有我的生活嘛。所以從那以后我們就再也沒見過面了,就好像生活中從來沒有過這一段一要。一就那么的平靜和自然。

85%的人還喜歡以下相關話題

相關文章 (標簽)

相關文章(同類)

最新文章

原標題:廣東GDP破10萬億,預計全國第一!放到全世界,什么水平? 1月14日上午,廣東省省長馬興瑞在作政府工 […]

誅仙淫傳 舌頭添弄著巨大的龜頭

第一集風流西域 第一章屠魔英雄大會 青云山下,這個魔獸肆虐不久的地方,各門各派高手在連手阻擊了曠世惡魔「獸神」 […]

郭芙慘遭破處痛 黃蓉愛女情深

第一章 黃蓉為女傷透神 郭芙慘遭破處痛 百萬蒙古軍連續攻打襄陽城兩個多月,但襄陽城依然固若金湯沒有被攻破,對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