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著女制服的正妹 精液全都落在她的胸部和腹部上

我是個看似品學兼優的大學生,不只成績好、體育也很擅長、人緣也不差,在女孩子之間也算是受歡迎的人物,跟四個女孩子交往過,照理說應該是個相當讓人羨慕的人生了,不過我總覺得少了些什么。

生長在臺灣真的是太無趣了,每天的生活都平淡無奇,我總是不停的尋求刺激,高空彈跳、泛舟、沖浪,我全都試過了,這些都曾讓我著迷了一陣子,可是很快的又膩了。

于是我開始嘗試一些更刺激的,我跟一些多年不見,現在在黑道上混的小學同學聯絡,我們飆車、打架、甚至砸店,這些真的很刺激,可是我真的受不了他們聚在一起的時候,那刺鼻的煙味。

于是,我又繼續尋找一些新的刺激,那天在電視上看到了一則大學生躲在女廁所偷窺的新聞,畫面上同學、師長與父母那些惋惜、失望、羞愧以及不可置信的表情烙印在我的腦海中。

我找到了新的刺激了,“偷窺!”從此,我開始了我的偷窺游戲。

不論樓梯間偷窺內褲,還是趁著沒人注意的時候溜進女廁偷窺,我都覺得相當刺激,每次只要想到被抓到的話會有什么下場,再加上我成功的窺視到女孩們的內褲以及私處我就更加倍的興奮。

一個星期六的早上,我如往常一般到附近的圖書館去讀書,其實這是我偷窺的廠所之一。

這間圖書館只是個分館,算是蠻小的,整個自修室也不過二十來個位置,向來沒多少人,平常只會看到一些家庭主婦,每天大概只有5、6個年輕女孩,長得也都挺抱歉的,大概都是住附近的人吧!我之所以會選定這里為目標,一來這里是我第一次偷窺的場所,二來雖然平常都是恐龍妹但也偶有佳作。

通常都是一些重考生。

正當我在祈禱今天能有好貨色時,忽然看見一個穿著北一女制服的女孩子走了進來,(嘿!總是有人喜歡在假日也穿著制服,當年我讀建中的時候,也常有同學約我在星期天的時候穿著制服去逛街。

現在想想還蠻無聊的,沒辦法,誰叫臺大沒制服呢?)她一放下書包就走到外面去撥打手機,隱約聽到她好像是跟朋友約了一起來讀書,大概是要準備期末考吧!過了大約五分鐘,她的朋友出現了。

我的眼睛忽然一亮,一個長相相當斯文的女孩子,她留著一般高中生常見的發型,雖然沒穿制服也能一眼看出是個高中生,眼睛大大的臉色稍微偏白,氣喘噓噓的樣子,顯然是跑來的。

“對不起!……呼……我遲到了!”那女孩子說。

“沒關系啦!你吃過早餐了嗎?”先前的女孩子問道。

“嗯……沒關系我不吃了。

”“是嗎?那我去吃早餐了,你先去讀書吧!”我仔細的觀察這女孩,看起來真的是很有氣質的感覺,大約160公分左右,因為穿著黑色的高領毛衣,看不出她胸部大小,不過她穿的棉質運動長褲可就隱藏不了她的翹臀了。

這可相當不容易,臺灣的女孩倒是很少看見屁股很翹的,坐著的時候雙腳的膝蓋并攏,坐得相當端正,看來家教相當嚴格的樣子。

我心中竊喜著,今天有好東西看了……。

我坐在門口的位置,這個位置可以讓我注意到有哪些人出去,也可以看到自修室內所有人的動作,可以知道他們出去是要丟垃圾、打電話、還是上廁所。

一方面可以讓我根據女孩的長相,決定有沒有偷窺的價值,一方面可以掌握所有人的位置,降低偷窺時被發現的風險,沒多久一個穿著牛仔褲及白色靴子的人影經過,我眼角余光看見她左手握著一張衛生紙,是我出動的時候了!她是個重考生,每次來幾乎都會看到她,長得還不差,不過也只不過是個注重打扮沒什么內涵的女人罷了。

她的屁股我已經看了不下十次了,又是那個接近黑色的屁眼在我面前一收一放的,這女人每次尿尿屁眼都會一開一合的,第一次看的時候還挺有趣的,現在只讓我感到乏味……,站起身來準備離開的我忽然傻住了,那個看起來很有氣質的女孩站在門口一臉驚訝的看著我。

糟了!夜路走多了,終究還是讓我碰到鬼了。

“你……”女孩驚訝得說不出話來。

一時之間我也傻在那,“唧……唰……!”忽然聽到后方傳來了沖水的聲音,天啊!如果她出來了我就真的沒救了,情急之下,我立刻沖上去抓住那個氣質美妹,趁她還來不及反應用手捂住她的口鼻,將她拖進旁邊的殘障專用廁所,以幾乎和女廁那開門的同時關上了我這里的門。

當然女孩還是拼命的掙扎,我只好更用力的捂住她的口鼻,同時用另一只手握住她雙手的手腕,我的力氣可不小,再加上事態緊急,就算是男人也不一定能掙脫吧!同時,我仔細的傾聽外面的狀況,剛才慌張之下我的腰撞到了門把,她的腳也踢倒了垃圾桶,發出了不小的聲音。

過了一會兒,我確定外面沒有發現什么異狀之后才終于松了口氣。

這一放松之下那女孩就掙脫我了,我又嚇了一跳,正要再去抓住她的時候發現,她已經倒在地上了,呃……她該不會被我悶死了吧!我忽然感到全身冰冷……,該死!我殺了人了嗎?我以極度不安的心情看著她。

呼……我松了口氣,她的胸口還有起伏,只是昏倒了而已,嚇壞我了!可是問題還沒解決,接下來該怎么辦?看著她秀氣的臉頰,我心理想:“一不做,二不休!拼了!”于是我開始在心中籌畫該怎么做才好。

我開始脫起她的衣服,天氣很冷、我又很緊張,流了不少手汗讓我的手更冰冷,好不容易才把她的高領毛衣脫下來,接著我開始脫她的褲子,運動褲就好脫多了,把綁帶松開之后就直接脫下來了。

正要開始脫她的內衣時,也許是因為我的手太冰冷了,她醒了過來!我趕緊再捂住她的嘴,同時用最快的速度拿出我的手機,對著鏡中的我們照了張照片。

她一臉驚恐的看著鏡中的我以及自己,我試圖用冷靜的聲音對她說:“你最好安靜別出聲,我不會傷害你的。

除非你希望讓大家來欣賞你的身體!”“我現在把手放開,你乖乖的不要亂叫,知道嗎?”女孩默默的點了點頭,于是我松開了我的手。

然后我站到了門口的位置去以防她逃走,雖然我不認為她敢只穿著內衣褲跑出去,不過有備無患。

看著蹲在角落發抖的她,我真的有點不忍,于是我溫柔的對她說:“乖!別怕,我不會傷害你的。

”“你……先…先把衣服還給我,好冷!”女孩邊發抖邊說。


“不行!你先靜靜的聽我說,不準出聲!否則我馬上打開門叫大家過來看!”“不……不要開門!我不出聲!”女孩害怕的說。

照理說我應該更害怕開門吧!結果反而是我用開門來威脅她,想起來也真好笑,當然那時候我是笑不出來的,我心跳得好快,我也好緊張。

“在你剛剛昏倒的時候,我已經幫你拍了很多張照片了!如果你不希望照片外流的話,就乖乖聽我的命令!否則我立刻打開門叫人來看,然后把你的性感照片放到網路上!聽懂沒!”我壓抑著心理的激動對著女孩說。

女孩又默默的點了頭。

張開了嘴又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欲言又止的樣子。

我說:“你現在可以說話了!小聲點!”“可以先把衣服還給我嗎?我一定會聽你話的!”女孩小聲的說。

今天確實很冷,看氣象報導今天大概只有7度,從剛才她就一直在發抖。

可是我怎么可能把衣服還她!“站起來!”我假裝沒聽見她的要求。

女孩一邊發抖一邊慢慢的站了起來,我仔細的看了她的身材,剛剛慌亂之中根本就沒有注意。

她的胸部還蠻豐滿的,大概是C罩杯,配合她大約160的身高,加上那小而翹的臀部,整個比例非常的完美。

果然是個家教嚴格的女孩,穿的內衣褲一看就知道是媽媽買的,全白的少女型內衣。

我開始有點興奮了。

女孩被我看得很不自在肩膀縮了起來,然后用手想遮住胸部。

“不準遮!把內衣褲脫下來!”我命令道。

“……不要!求求你……把衣服還我好不好?”女孩似乎快哭了!我作勢要去開門,手剛握住門把就聽她說:“不要開門!……拜托!不要開門!”“那你脫不脫?”我問道。

女孩低下頭,默默的開始解開她的內衣,我忽然看見一滴滴的水滴,落在地上。

她終于還是哭了!舍不得歸舍不得,我怎么能就此收手?她的胸部真的很美,又圓又白又有彈性,當她解下內衣的那一瞬間,她的胸部似乎等不及讓我欣賞似的跳了出來,我不禁看得呆了。

猛盯著她的胸部,乳頭因為寒冷的關系,漸漸的縮成一團翹了起來,從原先淡淡的粉紅色漸漸的變成了褐色。

女孩害羞的遮住了胸部說:“好害羞!不要看了……”嘿嘿!就這么不說話不是很好嗎?何苦將我喚回了現實呢?“還有內褲呢?快脫下來!”我繼續命令著。

看著女孩還是不動,我有點生氣了!“從現在開始,你再不聽話我就立刻開門,拿著你的衣服就走不理你了!”女孩嚇了一跳,慢慢的開始脫起內褲,她的陰毛好少,應該說是很濃密可是范圍很小,而且不長,像是修過的樣子。

我很驚訝像她這樣看似文靜的女孩居然也會注意到修剪她的陰毛。

“把你的內衣褲拿來!”我繼續命令著。

女孩遲疑了一下,慢慢的拿著內衣褲走了過來,我迅速的從她手中接過她的內衣褲,看了一眼。

內褲上還貼著一個全白的衛生護墊。

這下她所有的衣物都在我手上了,我更可以為所欲為了!“你很愛干凈嘛!不是生理期還用衛生護墊!”我半嘲笑的說著。

“你叫什么名字?”我問道。

“黃……雨涵……”女孩發抖著回答我。

“雨涵啊!很特別的名字嘛!你也是北一女的學生嗎?”我繼續問道。

“嗯……”女孩不知道是承認還是思考的嗯了一聲。

“嗯什么?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我威嚇的說著。

“……是!”雨涵有點嚇到似的回答我。

這時候我的小老弟已經硬得不得了了,可是為了將來,我必須忍耐。

“很好!你不是想上廁所嗎?快上吧!”我說道。

“我………,你……可不可以,先……先出去一下!”雨涵?抖著問道。

“當然可以!我還可以順便把你的衣服帶回家!拜!”我故意嚇她。

“別……別走!你走了我怎么出去?”雨涵急得快哭出來了。

“你不是叫我出去嗎?而且為什么我走了你不能出去?”我故意問她。

“我……我一件衣服也沒有怎么能出去?”雨涵害羞的說。

“不會啊!你不是穿著鞋子嗎?啊!還有襪子啊!”我說“而且你的身材那么好,別人也不會笑你啊!”我故意取笑她。

“對不起!求求你……求求你別走……”雨涵開始求饒了“你真的很啰唆耶!一下要我走,一下要我留,到底要怎樣說清楚!”“別……別走……!嗚…………”雨涵又開始哭了。

我可不能心軟,不然就前功盡棄了!“不是要尿尿嗎?快給我蹲上去!”我又開始命令了。

我知道多數女孩子在公廁都會嫌臟,即使是坐式馬桶她們也會蹲在上面。

像雨涵這樣愛干凈的人當然也是蹲在上面的。

雨涵看著那坐式馬桶,走了一步又停了下來對我說:“請你……請你不要看好嗎?”“少啰唆!快給我蹲上去!”我有點不耐煩了。

雨涵受到了驚嚇又哭了起來,但還是乖乖的走到了馬桶前蹲了上去。

我馬上走上前去盯著她的陰部看。

她的陰唇緊緊的閉著,淡淡的膚色看起來應該未經開發。

雨涵害羞的想把腳合起來,可是蹲在馬桶上怎能何的起來?于是她伸手去護住她的私處,緊張的看著我。

“雨涵,你的身體真美,連陰唇也好美!你還是個處女吧?”我溫柔的問她。

“嗯……別看了!好害羞……”雨涵低著頭說。

“害什么羞?美麗就是要展現給人看的!把手拿開!”我安慰著說。

雨涵閉著眼,把頭轉開不敢再看我,然后慢慢的把手移開。

那美麗的陰部又出現在我的眼前。

“把腳張開點!”我命令著。

雨涵還是閉著眼,慢慢的把大腿張得更開。

我看見隨著她大腿的移動,陰唇也緩緩的張了開來,就像是裂著嘴對我笑一樣。

慢慢的,在我眼前展開了的是雨涵鮮紅的陰穴,上面有微微的反光,不知道是因為緊張而流出的淫水,還是忍不住了的尿液。

管她的,她閉上眼睛也好,我開始掏出我興奮已久的肉棒對著雨涵不停的套弄。

也許是對于我沒有下一步動作感到好奇,雨涵張開了眼睛。

她第一個看到的大概就是我的龜頭吧!她驚訝的連嘴都合不起來了,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看我的陰莖再看看我,又繼續盯著我的陰莖看。

這應該是她第一次看見男人的陽具吧!她盯著我的陽具,咽下了一口口水。

天啊!難道她不知道這樣的行為會讓男人更興奮嗎?我更賣力的套弄我的陰莖,終于一陣快感閃過,我奮力一挺把精液往她身上射去。

“啊……” 雨涵似乎嚇了一跳,往后一靠,精液全都落在她的胸部和腹部上,她睜大了眼看著我的龜頭上慢慢流出的精液,和噴到她身上的精液。

接著我看到精液慢慢的沿著她的乳溝流向腹部,一部分流進了她的肚臍停了下來,其他的精液則流到了她的陰毛之上。

這時,不知道是因為太冷的關系,還是她真的忍不住了,只見她打了個冷顫。

“嗯……啊!”雨涵呻吟了一聲。

“淅瀝瀝……”她居然尿出來了。

我馬上蹲下來緊盯著她的陰部看,這樣的美景可不多見,可不能錯過。

“哈……哈……呼…………”雨涵似乎很舒服的樣子,好像忘了我正盯著她看。

終于,放尿結束了!我看見她的陰部出現了一些淫水,隨著尿液一起慢慢的滴入馬桶,最后還出現“牽絲”!看樣子,她似乎有點興奮。

呵……我的目的就是這個了,剛才的忍耐沒有白費。

“呼…………”雨涵尿完之后,表情看起來放松了不少。

“拿去!”我從口袋拿出一包面紙給她。

聽到我的聲音之后,雨涵整個人又緊繃了起來。

她接過我手上的面紙,遲疑了一下之后,也不理會我在她面前了,急急忙忙的抽出面紙擦拭私處。

“慢點!別急嘛!那么用力擦,會讓你柔嫩的陰唇變得粗糙喔!”我笑著說。

雨涵愣了一下,真的開始輕輕的擦拭她的私處,然后又取出第二張,像是怕沒擦干凈似的,又再擦拭了一次。

擦好之后雨涵抬起頭看著我說:“我可以把它擦掉嗎?好冷……”“嗯!擦吧!”我點頭答應。

雨涵趕緊再抽出第三、第四張面紙,把我射在她身上的精液擦掉。

等她擦好之后,我把她的內衣褲遞了過去,她接了過去卻不立刻穿上,只是看著我。

“要我幫你穿上嗎?”我笑著問她。

“不…不用了!”雨涵急忙回答。

接著她又看了我一眼,然后轉過身去開始穿上內衣褲,我也不去理她,也許是真的很冷吧!她穿得很急動作很大,穿內褲的時候,臀部翹了起來,我看見她的私處還是有一點微微的濕潤。

那應該是淫水吧!等她穿好內褲之后,我沒等她回頭就把她的毛衣和運動褲放到她的肩膀上,她先是嚇了一跳,等發現是自己的衣服之后,又急急忙忙的穿了起來,我靜靜的看著她穿好她的衣服。

衣服穿好之后,雨涵才慢慢的轉過身來偷偷的觀察我的表情。

我看得出來她還是微微的在發抖,雖然不知道她是害怕還是冷,可是她就是那種讓男人看了之后會想疼愛的類型,如果不是剛剛情況特殊,我也不想這樣對待她。

看著微微發抖的她,無辜的眼神中猶帶著剛剛哭過的眼淚。

我用溫柔的聲音對她說:“還很冷嗎?”雨涵慢慢的點了頭,于是我取下自己圍著的圍巾幫她圍上。

微笑的看著她說:“很適合嘛!暗紅色的圍巾配上黑色毛衣。

”“謝……謝謝!”雨涵用疑惑的眼神看著我。

剛才這么一搞,也真是夠久了,不知道有沒有人覺得不對勁。

我仔細聽了一下外面的聲音,然后對她說:“剛剛你再尿尿的時候,我幫你照了幾張照片,如果你不想被人知道的話,就什么都別說,明天再來這里找我。

”我也沒空去管她表情的變化,悄悄的打開了門,確認外面沒人之后對她說:“趁著現在沒人,快出去!”看她沒什么反應,我只好抓著她把她推了出去,她在門口站了一下之后,就一個人默默的走回自修室了。

過了一會兒,我才跟著出來,一副若無其事的走進了自修室,一進去就看見雨涵的朋友在跟她問東問西的,大概是在問她剛剛去了哪吧!我料定她不敢張揚,也就不去理她。

隨隨便便讀完今天預設的進度之后就離開了,我要回家慢慢計劃接下來的行動星期天的早晨“啊……好冷啊!今天不去圖書館了,我要睡晚一點! ”被鬧鐘吵醒的我自言自語著。

“糟了!我忘記雨涵了!”我在迷迷糊糊之中想起了昨天的女孩。

“天啊!都已經快十點了!如果她真的去了卻沒看見我而先走了…………”“啊………那我不就白費工夫了!那條圍巾還是我前女友親手織的耶!”我急急忙忙的刷牙、穿衣、洗臉,隨便抓了片土司往嘴理塞就出門了。

一路上我拼命的狂奔,快到圖書館的時候我冷靜了起來。

“如果她要走早就走了,也不差這幾分鐘。

而且她也不會知道我早就把那些照片刪掉了(開玩笑!留著那些照片被人看到了我還有命活嗎?),應該不會有那么大的膽子敢不等我吧。

”想通了這節,我開始慢慢的走向自修室。

將到自修室前時,我先站在門口慢慢的調整呼吸,怎么能讓她看到我狼狽的樣子!“那個………”哇!嚇了我一跳,背后忽然傳出女孩子的聲音。

回頭一看,原來是雨涵啊!她什么時候出現在我背后的?該不會看到我剛剛氣喘如牛的模樣了吧?“嗯……你等很久了嗎?我一直在自修室里等,看你都沒出現,所以我剛才……剛才……”雨涵有些吞吞吐吐的。

我朝著她來的方向看了一眼,原來她等我太久了,就去昨天那間殘障專用廁所找我了,她也未免乖巧的太可悲了吧!有哪個女孩子會這樣去找一個曾經侵犯自己的人嗎?我實在是有點想笑。

“我知道!我剛剛一直在對面觀察你!看你有沒有乖乖聽話!”我隨便指著對面的一棟大樓說道。

“不錯!你確實有遵守我們的約定,很好!”我裝模作樣的說著。

“那…………”“等一下再說!先進去!”我打斷了她的話。

雨涵乖乖的跟我走進了自修室,今天她當然是一個人來的。

我理所當然的坐在她旁邊的位置,也不理她,就拿出我帶來的書讀了起來!雨涵似乎感到很奇怪的偷偷看著我,我假裝沒看見,繼續讀我的書。

她似乎想說話卻又不敢說,很明顯的,她現在心理一定一團亂!照常理判斷,我約她來一定有什么意圖,可是我卻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讀我的書,她心理一定很不安!這正是我想要的,怎么能讓她猜透我在想什么?一定要出奇不意,讓她沒有思考的余地,才能讓我隨心所欲。

我想她坐立難安的程度也該到達極限了,要再進一步的刺激了。

“雨涵………”我頭也不抬的忽然叫了她的名字。

“啊!嗯……什么事?”雨涵嚇了一跳。

嘿!她一定認為我終于有所行動了!我偏要讓她猜不到。

“麻煩你幫我去裝杯水好嗎?”我遞出了我帶來的塑膠杯。

“喔…好!”雨涵的聲音透露出些許的失落感。

明明知道我將會侵犯她,而做好了準備,偏偏我卻又遲遲不行動。

到后來,反而會因為等待的煎熬,而使她開始期待我快點侵犯她。

我完全利用了她心理的弱點來掌控整個情勢。

這也就是我昨天刻意忍耐,沒有立刻對她下手的目的,我要讓她自己期待,期待我的……………(呵!也不知道她當時在期待我做什么!)這樣的狀況一直持續到了中午,早餐沒吃什么,肚子真的也夠餓了!“去吃午餐吧!”我看著雨涵說。

“喔!好!”看她一副剛回神的樣子,果然看不下書吧!剛剛肯定都在想著我的事。

“在這之前…………”走出了自修室,我忽然說道“跟我來!”我帶著她,又走進了昨天的那間殘障專用廁所。

在確認沒有人注意之后,我鎖上了門并開始對雨涵下達命令。

“把衣服都脫掉!”我只給了一個簡單的命令。

也不知道是不是認命了,這次雨涵并沒有反抗的意思,只稍微猶豫了一下就脫了起來,她每脫下一件衣物就被我接了過來,很快的她全身的衣物都到了我手上,今天她穿的仍然是跟昨天一樣款式的內衣褲,純白的少女內衣,雖然沒什么誘人之處,卻也有一番風味。

我很快的興奮了起來,不過我沒有被性欲沖昏頭,一切都要照計劃進行。

“穿回去吧!”我把她剛脫下的衣服遞了過去,不過不包括內衣褲。

雨涵一動也不動的看著我,似乎是無法理解我到底想要怎樣。

我將她的內衣褲折好,塞進我大衣的口袋之中。

“快穿起來啊!你不冷嗎?”我繼續說著。

“我的內衣褲…………”“不需要了!就直接穿吧!”我打斷了她的話。

“還是你想要這個樣子跟我去吃飯?”我做勢開門的催促她。

無可奈何之下,雨涵也只能乖乖的照做了。

“很好!走吧!”等她穿好衣服之后我這么說道少了內衣褲走在路上,雨涵顯得相當不自在,走起路來扭扭捏捏的,應該是怕被大家發現她沒穿內衣褲吧!其實這么冷的天氣,她還加了件羽絨外套,根本就不可能會被發現。

“快點!我很餓了,再慢吞吞的我不等你啰!”我催促著她。

“等……等一下!”雨涵急急忙忙的跑到我身邊,緊緊的抓著我的手臂。

看樣子她真的很怕我丟下她不理,真的很有趣!指不過是少了內衣褲而已,就可以讓她這么依賴我,看來我這個讓她失去安全感的策略也成功了。

我帶她到了附近的麥當勞。

“你想吃什么自己點吧!幫我點4號餐,我去找位置。

”說完我就要離開了。

才跨了一步,就感覺一股力量阻止我前進。

“陪我………”雨涵緊緊抓著我的手。

此刻,在別人眼中一定認為我們是情侶吧!“歡迎光臨!請問需要什么呢?”正巧在我們面前的是個男店員。

雨涵像是怕被人發現自己沒有穿內衣褲的躲到了我身后,我想這大概可以用小鳥依人這句成語來形容吧!“你想吃什么?”我回過頭來問她。

“雞塊……”雨涵小聲的回答我。

“我要一個3號餐和一個4號餐!”我幫她點了麥克雞塊餐。

“請問飲料要什么呢?”店員繼續問道。

“都是紅茶!”我直接回答他。

因為喝茶利尿嘛!之后的時間,雨涵都緊緊都靠在我身邊,好像只有我才是她唯一的依靠。

我早就餓到不行,三兩下就吃個精光了,就等著雨涵慢慢的吃完。

她就像是個小偷一樣,只要有經過的人看了她一眼,她就心虛的把頭低了下來,到最后她干脆就低著頭吃了。

“剛吃飽去散散步吧!”等她吃飽之后我這么說著。

雨涵什么話也沒說,只是低著頭,緊抓著我手臂的跟著。

走著走著,來到了Levi’s的面前。

“進去看看吧?”我對雨涵說。

到了店內,雨涵也只是緊跟在我身旁,我看什么她也看什么。

然后我帶她去看牛仔裙,仔細的選了幾件。

“你喜歡哪件?”我詢問她的意見。

雨涵沒有說話,只是搖了搖頭。

于是我挑了兩件覺得好看的。

“你去試穿看看吧!”我對著雨涵說。

雨涵眼睛瞪得大大的看著我直搖頭。

“沒關系!喜歡可以試穿看看啊!來試衣間在這里。

”旁邊的店員馬上熱心的開始游說、鼓吹。

“這件襯衫也很不錯喔!跟這兩件裙子都很搭,你穿S的應該可以吧?”熱心的店員拿出了一件白色底粉紅斜條紋的襯衫過來說著。

哈!白色的襯衫耶!這店員真的是太酷了!她該不會是知道雨涵沒穿內衣而故意拿來的吧?“沒關系!不用了!”雨涵紅著臉對店員說。

“不了!試裙子就行了,謝謝!”我也這么跟店員說。

雨涵用感激的眼神看著我,接著她小聲的說:“裙子也不要了好不好?”“乖!快去試吧!”我不理會她的要求,牽著她到了更衣室前。

雨涵看我一副非要她試不可的樣子,就乖乖的走進了更衣室。

“真的不用試試這件衣服嗎?”這時那個多嘴的店員又來了。

“不用了!你去招呼其他客人吧!我們自己看就行了。

”我開始對她不耐煩了。

等店員離開之后,我對著更衣室內說:“好了沒?讓我看看!”過了一會兒,她還是沒有出聲,我正準備再問的時候,雨涵慢慢的把門打開了,她先把頭探了出來,看附近沒人之后才把門完全打開。

這是一件有點類似迷你裙的牛仔裙,長度剛好到大腿的一半,臀部以下的位置因為打折的關系比較蓬。

一想到她里面沒穿內褲,我就不禁感到興奮了起來。

“嗯……還不錯!轉個身我看看!”我很滿意的說著。

雨涵乖乖的轉了身,借由更衣室內的鏡子偷偷的看著我。

“真的……好看嗎?”雨涵害羞的問著。

“當然哪!不過………你的屁股更好看!”我忽然掀起了她的裙子。

“啊…………”雨涵嚇了一跳,立刻伸手拉下裙子。

隨后注意剛剛有沒有被人看到。

呵!我就是知道沒人才會那么大膽的啊!“好了!試試另一件吧!”我笑著說。

“我不喜歡這件……………”雨涵皺著眉頭說著。

“為什么?你不試怎么知道好不好看?”我問道。

“…………”雨涵沉默了一會兒。

“這件我剛剛試過了,它是低腰的我不喜歡!”雨涵忽然很激動的回答我。

我開始覺得好奇了,剛剛明明都很聽話的,怎么忽然抗拒了起來?我更想要看看她穿這件裙子了。

“喜不喜歡是一回事,先穿給我看了再說!”我改用了較嚴厲的口氣。

感覺到我態度的變化,雨涵猶豫了一下之后,還是屈服了。

過了一會兒,雨涵打開了門,她換好了。

我稍微看了一下,并沒有什么不對勁的地方,長度也跟剛剛試過的差不多,也蠻好看的,實在感覺不出有什么問題。

忽然,我想到她剛才說過這是低腰的,這時我才注意到,雨涵的毛衣有往下拉的跡象,應該是她剛剛刻意往下拉的吧…“毛衣干麻拉這么下面?拉起來一點!”我假裝不知道的說著。

“咦?沒……沒有啊!我本來就這樣穿的。

”雨涵裝得很不自然,看來她似乎很不會說謊。

“這樣不好看啦!”我一邊說著,一邊伸手去把她毛衣下擺的部分整理好。

“啊!不要……”雨涵忽然很緊張的抗拒。

可是已經來不及了,我已經發現她不愿意穿這件裙子的原因了。

她的毛衣本來就不長,這件牛仔裙是低腰的,她因為臀部很翹的緣故再加上沒穿內褲,即使只是站著,也可以很明顯得看見她的股溝。

難怪她不愿意穿,像她這樣害羞的女孩,怎么可能敢做這種超性感尺度的穿著。

不過我可不管那么多,像她這樣身材佼好、皮膚白皙、長相斯文、個性害羞又有氣質的女孩,如果加上了性感度的穿著,那不就是男人們的夢想嗎!

我是個看似品學兼優的大學生,不只成績好、體育也很擅長、人緣也不差,在女孩子之間也算是受歡迎的人物,跟四個女孩子交往過,照理說應該是個相當讓人羨慕的人生了,不過我總覺得少了些什么。

生長在臺灣真的是太無趣了,每天的生活都平淡無奇,我總是不停的尋求刺激,高空彈跳、泛舟、沖浪,我全都試過了,這些都曾讓我著迷了一陣子,可是很快的又膩了。

于是我開始嘗試一些更刺激的,我跟一些多年不見,現在在黑道上混的小學同學聯絡,我們飆車、打架、甚至砸店,這些真的很刺激,可是我真的受不了他們聚在一起的時候,那刺鼻的煙味。

于是,我又繼續尋找一些新的刺激,那天在電視上看到了一則大學生躲在女廁所偷窺的新聞,畫面上同學、師長與父母那些惋惜、失望、羞愧以及不可置信的表情烙印在我的腦海中。

我找到了新的刺激了,“偷窺!”從此,我開始了我的偷窺游戲。

不論樓梯間偷窺內褲,還是趁著沒人注意的時候溜進女廁偷窺,我都覺得相當刺激,每次只要想到被抓到的話會有什么下場,再加上我成功的窺視到女孩們的內褲以及私處我就更加倍的興奮。

一個星期六的早上,我如往常一般到附近的圖書館去讀書,其實這是我偷窺的廠所之一。

這間圖書館只是個分館,算是蠻小的,整個自修室也不過二十來個位置,向來沒多少人,平常只會看到一些家庭主婦,每天大概只有5、6個年輕女孩,長得也都挺抱歉的,大概都是住附近的人吧!我之所以會選定這里為目標,一來這里是我第一次偷窺的場所,二來雖然平常都是恐龍妹但也偶有佳作。

通常都是一些重考生。

正當我在祈禱今天能有好貨色時,忽然看見一個穿著北一女制服的女孩子走了進來,(嘿!總是有人喜歡在假日也穿著制服,當年我讀建中的時候,也常有同學約我在星期天的時候穿著制服去逛街。

現在想想還蠻無聊的,沒辦法,誰叫臺大沒制服呢?)她一放下書包就走到外面去撥打手機,隱約聽到她好像是跟朋友約了一起來讀書,大概是要準備期末考吧!過了大約五分鐘,她的朋友出現了。

我的眼睛忽然一亮,一個長相相當斯文的女孩子,她留著一般高中生常見的發型,雖然沒穿制服也能一眼看出是個高中生,眼睛大大的臉色稍微偏白,氣喘噓噓的樣子,顯然是跑來的。

“對不起!……呼……我遲到了!”那女孩子說。

“沒關系啦!你吃過早餐了嗎?”先前的女孩子問道。

“嗯……沒關系我不吃了。

”“是嗎?那我去吃早餐了,你先去讀書吧!”我仔細的觀察這女孩,看起來真的是很有氣質的感覺,大約160公分左右,因為穿著黑色的高領毛衣,看不出她胸部大小,不過她穿的棉質運動長褲可就隱藏不了她的翹臀了。

這可相當不容易,臺灣的女孩倒是很少看見屁股很翹的,坐著的時候雙腳的膝蓋并攏,坐得相當端正,看來家教相當嚴格的樣子。

我心中竊喜著,今天有好東西看了……。

我坐在門口的位置,這個位置可以讓我注意到有哪些人出去,也可以看到自修室內所有人的動作,可以知道他們出去是要丟垃圾、打電話、還是上廁所。

一方面可以讓我根據女孩的長相,決定有沒有偷窺的價值,一方面可以掌握所有人的位置,降低偷窺時被發現的風險,沒多久一個穿著牛仔褲及白色靴子的人影經過,我眼角余光看見她左手握著一張衛生紙,是我出動的時候了!她是個重考生,每次來幾乎都會看到她,長得還不差,不過也只不過是個注重打扮沒什么內涵的女人罷了。

她的屁股我已經看了不下十次了,又是那個接近黑色的屁眼在我面前一收一放的,這女人每次尿尿屁眼都會一開一合的,第一次看的時候還挺有趣的,現在只讓我感到乏味……,站起身來準備離開的我忽然傻住了,那個看起來很有氣質的女孩站在門口一臉驚訝的看著我。

糟了!夜路走多了,終究還是讓我碰到鬼了。

“你……”女孩驚訝得說不出話來。

一時之間我也傻在那,“唧……唰……!”忽然聽到后方傳來了沖水的聲音,天啊!如果她出來了我就真的沒救了,情急之下,我立刻沖上去抓住那個氣質美妹,趁她還來不及反應用手捂住她的口鼻,將她拖進旁邊的殘障專用廁所,以幾乎和女廁那開門的同時關上了我這里的門。

當然女孩還是拼命的掙扎,我只好更用力的捂住她的口鼻,同時用另一只手握住她雙手的手腕,我的力氣可不小,再加上事態緊急,就算是男人也不一定能掙脫吧!同時,我仔細的傾聽外面的狀況,剛才慌張之下我的腰撞到了門把,她的腳也踢倒了垃圾桶,發出了不小的聲音。

過了一會兒,我確定外面沒有發現什么異狀之后才終于松了口氣。

這一放松之下那女孩就掙脫我了,我又嚇了一跳,正要再去抓住她的時候發現,她已經倒在地上了,呃……她該不會被我悶死了吧!我忽然感到全身冰冷……,該死!我殺了人了嗎?我以極度不安的心情看著她。

呼……我松了口氣,她的胸口還有起伏,只是昏倒了而已,嚇壞我了!可是問題還沒解決,接下來該怎么辦?看著她秀氣的臉頰,我心理想:“一不做,二不休!拼了!”于是我開始在心中籌畫該怎么做才好。

我開始脫起她的衣服,天氣很冷、我又很緊張,流了不少手汗讓我的手更冰冷,好不容易才把她的高領毛衣脫下來,接著我開始脫她的褲子,運動褲就好脫多了,把綁帶松開之后就直接脫下來了。

正要開始脫她的內衣時,也許是因為我的手太冰冷了,她醒了過來!我趕緊再捂住她的嘴,同時用最快的速度拿出我的手機,對著鏡中的我們照了張照片。

她一臉驚恐的看著鏡中的我以及自己,我試圖用冷靜的聲音對她說:“你最好安靜別出聲,我不會傷害你的。

除非你希望讓大家來欣賞你的身體!”“我現在把手放開,你乖乖的不要亂叫,知道嗎?”女孩默默的點了點頭,于是我松開了我的手。

然后我站到了門口的位置去以防她逃走,雖然我不認為她敢只穿著內衣褲跑出去,不過有備無患。

看著蹲在角落發抖的她,我真的有點不忍,于是我溫柔的對她說:“乖!別怕,我不會傷害你的。

”“你……先…先把衣服還給我,好冷!”女孩邊發抖邊說。

“不行!你先靜靜的聽我說,不準出聲!否則我馬上打開門叫大家過來看!”“不……不要開門!我不出聲!”女孩害怕的說。

照理說我應該更害怕開門吧!結果反而是我用開門來威脅她,想起來也真好笑,當然那時候我是笑不出來的,我心跳得好快,我也好緊張。

“在你剛剛昏倒的時候,我已經幫你拍了很多張照片了!如果你不希望照片外流的話,就乖乖聽我的命令!否則我立刻打開門叫人來看,然后把你的性感照片放到網路上!聽懂沒!”我壓抑著心理的激動對著女孩說。

女孩又默默的點了頭。

張開了嘴又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欲言又止的樣子。

我說:“你現在可以說話了!小聲點!”“可以先把衣服還給我嗎?我一定會聽你話的!”女孩小聲的說。

今天確實很冷,看氣象報導今天大概只有7度,從剛才她就一直在發抖。

可是我怎么可能把衣服還她!“站起來!”我假裝沒聽見她的要求。

女孩一邊發抖一邊慢慢的站了起來,我仔細的看了她的身材,剛剛慌亂之中根本就沒有注意。

她的胸部還蠻豐滿的,大概是C罩杯,配合她大約160的身高,加上那小而翹的臀部,整個比例非常的完美。

果然是個家教嚴格的女孩,穿的內衣褲一看就知道是媽媽買的,全白的少女型內衣。

我開始有點興奮了。

女孩被我看得很不自在肩膀縮了起來,然后用手想遮住胸部。

“不準遮!把內衣褲脫下來!”我命令道。

“……不要!求求你……把衣服還我好不好?”女孩似乎快哭了!我作勢要去開門,手剛握住門把就聽她說:“不要開門!……拜托!不要開門!”“那你脫不脫?”我問道。

女孩低下頭,默默的開始解開她的內衣,我忽然看見一滴滴的水滴,落在地上。

她終于還是哭了!舍不得歸舍不得,我怎么能就此收手?她的胸部真的很美,又圓又白又有彈性,當她解下內衣的那一瞬間,她的胸部似乎等不及讓我欣賞似的跳了出來,我不禁看得呆了。

猛盯著她的胸部,乳頭因為寒冷的關系,漸漸的縮成一團翹了起來,從原先淡淡的粉紅色漸漸的變成了褐色。

女孩害羞的遮住了胸部說:“好害羞!不要看了……”嘿嘿!就這么不說話不是很好嗎?何苦將我喚回了現實呢?“還有內褲呢?快脫下來!”我繼續命令著。

看著女孩還是不動,我有點生氣了!“從現在開始,你再不聽話我就立刻開門,拿著你的衣服就走不理你了!”女孩嚇了一跳,慢慢的開始脫起內褲,她的陰毛好少,應該說是很濃密可是范圍很小,而且不長,像是修過的樣子。

我很驚訝像她這樣看似文靜的女孩居然也會注意到修剪她的陰毛。

“把你的內衣褲拿來!”我繼續命令著。

女孩遲疑了一下,慢慢的拿著內衣褲走了過來,我迅速的從她手中接過她的內衣褲,看了一眼。

內褲上還貼著一個全白的衛生護墊。

這下她所有的衣物都在我手上了,我更可以為所欲為了!“你很愛干凈嘛!不是生理期還用衛生護墊!”我半嘲笑的說著。

“你叫什么名字?”我問道。

“黃……雨涵……”女孩發抖著回答我。

“雨涵啊!很特別的名字嘛!你也是北一女的學生嗎?”我繼續問道。

“嗯……”女孩不知道是承認還是思考的嗯了一聲。

“嗯什么?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我威嚇的說著。

“……是!”雨涵有點嚇到似的回答我。

這時候我的小老弟已經硬得不得了了,可是為了將來,我必須忍耐。

“很好!你不是想上廁所嗎?快上吧!”我說道。

“我………,你……可不可以,先……先出去一下!”雨涵?抖著問道。

“當然可以!我還可以順便把你的衣服帶回家!拜!”我故意嚇她。

“別……別走!你走了我怎么出去?”雨涵急得快哭出來了。

“你不是叫我出去嗎?而且為什么我走了你不能出去?”我故意問她。

“我……我一件衣服也沒有怎么能出去?”雨涵害羞的說。

“不會啊!你不是穿著鞋子嗎?啊!還有襪子啊!”我說“而且你的身材那么好,別人也不會笑你啊!”我故意取笑她。

“對不起!求求你……求求你別走……”雨涵開始求饒了“你真的很啰唆耶!一下要我走,一下要我留,到底要怎樣說清楚!”“別……別走……!嗚…………”雨涵又開始哭了。

我可不能心軟,不然就前功盡棄了!“不是要尿尿嗎?快給我蹲上去!”我又開始命令了。

我知道多數女孩子在公廁都會嫌臟,即使是坐式馬桶她們也會蹲在上面。

像雨涵這樣愛干凈的人當然也是蹲在上面的。

雨涵看著那坐式馬桶,走了一步又停了下來對我說:“請你……請你不要看好嗎?”“少啰唆!快給我蹲上去!”我有點不耐煩了。

雨涵受到了驚嚇又哭了起來,但還是乖乖的走到了馬桶前蹲了上去。

我馬上走上前去盯著她的陰部看。

她的陰唇緊緊的閉著,淡淡的膚色看起來應該未經開發。

雨涵害羞的想把腳合起來,可是蹲在馬桶上怎能何的起來?于是她伸手去護住她的私處,緊張的看著我。

“雨涵,你的身體真美,連陰唇也好美!你還是個處女吧?”我溫柔的問她。

“嗯……別看了!好害羞……”雨涵低著頭說。

“害什么羞?美麗就是要展現給人看的!把手拿開!”我安慰著說。

雨涵閉著眼,把頭轉開不敢再看我,然后慢慢的把手移開。

那美麗的陰部又出現在我的眼前。

“把腳張開點!”我命令著。

雨涵還是閉著眼,慢慢的把大腿張得更開。

我看見隨著她大腿的移動,陰唇也緩緩的張了開來,就像是裂著嘴對我笑一樣。

慢慢的,在我眼前展開了的是雨涵鮮紅的陰穴,上面有微微的反光,不知道是因為緊張而流出的淫水,還是忍不住了的尿液。

管她的,她閉上眼睛也好,我開始掏出我興奮已久的肉棒對著雨涵不停的套弄。

也許是對于我沒有下一步動作感到好奇,雨涵張開了眼睛。

她第一個看到的大概就是我的龜頭吧!她驚訝的連嘴都合不起來了,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看我的陰莖再看看我,又繼續盯著我的陰莖看。

這應該是她第一次看見男人的陽具吧!她盯著我的陽具,咽下了一口口水。

天啊!難道她不知道這樣的行為會讓男人更興奮嗎?我更賣力的套弄我的陰莖,終于一陣快感閃過,我奮力一挺把精液往她身上射去。

“啊……” 雨涵似乎嚇了一跳,往后一靠,精液全都落在她的胸部和腹部上,她睜大了眼看著我的龜頭上慢慢流出的精液,和噴到她身上的精液。

接著我看到精液慢慢的沿著她的乳溝流向腹部,一部分流進了她的肚臍停了下來,其他的精液則流到了她的陰毛之上。

這時,不知道是因為太冷的關系,還是她真的忍不住了,只見她打了個冷顫。

“嗯……啊!”雨涵呻吟了一聲。

“淅瀝瀝……”她居然尿出來了。

我馬上蹲下來緊盯著她的陰部看,這樣的美景可不多見,可不能錯過。

“哈……哈……呼…………”雨涵似乎很舒服的樣子,好像忘了我正盯著她看。

終于,放尿結束了!我看見她的陰部出現了一些淫水,隨著尿液一起慢慢的滴入馬桶,最后還出現“牽絲”!看樣子,她似乎有點興奮。

呵……我的目的就是這個了,剛才的忍耐沒有白費。

“呼…………”雨涵尿完之后,表情看起來放松了不少。

“拿去!”我從口袋拿出一包面紙給她。

聽到我的聲音之后,雨涵整個人又緊繃了起來。

她接過我手上的面紙,遲疑了一下之后,也不理會我在她面前了,急急忙忙的抽出面紙擦拭私處。

“慢點!別急嘛!那么用力擦,會讓你柔嫩的陰唇變得粗糙喔!”我笑著說。

雨涵愣了一下,真的開始輕輕的擦拭她的私處,然后又取出第二張,像是怕沒擦干凈似的,又再擦拭了一次。

擦好之后雨涵抬起頭看著我說:“我可以把它擦掉嗎?好冷……”“嗯!擦吧!”我點頭答應。

雨涵趕緊再抽出第三、第四張面紙,把我射在她身上的精液擦掉。

等她擦好之后,我把她的內衣褲遞了過去,她接了過去卻不立刻穿上,只是看著我。

“要我幫你穿上嗎?”我笑著問她。

“不…不用了!”雨涵急忙回答。

接著她又看了我一眼,然后轉過身去開始穿上內衣褲,我也不去理她,也許是真的很冷吧!她穿得很急動作很大,穿內褲的時候,臀部翹了起來,我看見她的私處還是有一點微微的濕潤。

那應該是淫水吧!等她穿好內褲之后,我沒等她回頭就把她的毛衣和運動褲放到她的肩膀上,她先是嚇了一跳,等發現是自己的衣服之后,又急急忙忙的穿了起來,我靜靜的看著她穿好她的衣服。

衣服穿好之后,雨涵才慢慢的轉過身來偷偷的觀察我的表情。

我看得出來她還是微微的在發抖,雖然不知道她是害怕還是冷,可是她就是那種讓男人看了之后會想疼愛的類型,如果不是剛剛情況特殊,我也不想這樣對待她。

看著微微發抖的她,無辜的眼神中猶帶著剛剛哭過的眼淚。

我用溫柔的聲音對她說:“還很冷嗎?”雨涵慢慢的點了頭,于是我取下自己圍著的圍巾幫她圍上。

微笑的看著她說:“很適合嘛!暗紅色的圍巾配上黑色毛衣。

”“謝……謝謝!”雨涵用疑惑的眼神看著我。

剛才這么一搞,也真是夠久了,不知道有沒有人覺得不對勁。

我仔細聽了一下外面的聲音,然后對她說:“剛剛你再尿尿的時候,我幫你照了幾張照片,如果你不想被人知道的話,就什么都別說,明天再來這里找我。

”我也沒空去管她表情的變化,悄悄的打開了門,確認外面沒人之后對她說:“趁著現在沒人,快出去!”看她沒什么反應,我只好抓著她把她推了出去,她在門口站了一下之后,就一個人默默的走回自修室了。

過了一會兒,我才跟著出來,一副若無其事的走進了自修室,一進去就看見雨涵的朋友在跟她問東問西的,大概是在問她剛剛去了哪吧!我料定她不敢張揚,也就不去理她。

隨隨便便讀完今天預設的進度之后就離開了,我要回家慢慢計劃接下來的行動星期天的早晨“啊……好冷啊!今天不去圖書館了,我要睡晚一點! ”被鬧鐘吵醒的我自言自語著。

“糟了!我忘記雨涵了!”我在迷迷糊糊之中想起了昨天的女孩。

“天啊!都已經快十點了!如果她真的去了卻沒看見我而先走了…………”“啊………那我不就白費工夫了!那條圍巾還是我前女友親手織的耶!”我急急忙忙的刷牙、穿衣、洗臉,隨便抓了片土司往嘴理塞就出門了。

一路上我拼命的狂奔,快到圖書館的時候我冷靜了起來。

“如果她要走早就走了,也不差這幾分鐘。

而且她也不會知道我早就把那些照片刪掉了(開玩笑!留著那些照片被人看到了我還有命活嗎?),應該不會有那么大的膽子敢不等我吧。

”想通了這節,我開始慢慢的走向自修室。

將到自修室前時,我先站在門口慢慢的調整呼吸,怎么能讓她看到我狼狽的樣子!“那個………”哇!嚇了我一跳,背后忽然傳出女孩子的聲音。

回頭一看,原來是雨涵啊!她什么時候出現在我背后的?該不會看到我剛剛氣喘如牛的模樣了吧?“嗯……你等很久了嗎?我一直在自修室里等,看你都沒出現,所以我剛才……剛才……”雨涵有些吞吞吐吐的。

我朝著她來的方向看了一眼,原來她等我太久了,就去昨天那間殘障專用廁所找我了,她也未免乖巧的太可悲了吧!有哪個女孩子會這樣去找一個曾經侵犯自己的人嗎?我實在是有點想笑。

“我知道!我剛剛一直在對面觀察你!看你有沒有乖乖聽話!”我隨便指著對面的一棟大樓說道。

“不錯!你確實有遵守我們的約定,很好!”我裝模作樣的說著。

“那…………”“等一下再說!先進去!”我打斷了她的話。

雨涵乖乖的跟我走進了自修室,今天她當然是一個人來的。

我理所當然的坐在她旁邊的位置,也不理她,就拿出我帶來的書讀了起來!雨涵似乎感到很奇怪的偷偷看著我,我假裝沒看見,繼續讀我的書。

她似乎想說話卻又不敢說,很明顯的,她現在心理一定一團亂!照常理判斷,我約她來一定有什么意圖,可是我卻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讀我的書,她心理一定很不安!這正是我想要的,怎么能讓她猜透我在想什么?一定要出奇不意,讓她沒有思考的余地,才能讓我隨心所欲。

我想她坐立難安的程度也該到達極限了,要再進一步的刺激了。

“雨涵………”我頭也不抬的忽然叫了她的名字。

“啊!嗯……什么事?”雨涵嚇了一跳。

嘿!她一定認為我終于有所行動了!我偏要讓她猜不到。

“麻煩你幫我去裝杯水好嗎?”我遞出了我帶來的塑膠杯。

“喔…好!”雨涵的聲音透露出些許的失落感。

明明知道我將會侵犯她,而做好了準備,偏偏我卻又遲遲不行動。

到后來,反而會因為等待的煎熬,而使她開始期待我快點侵犯她。

我完全利用了她心理的弱點來掌控整個情勢。

這也就是我昨天刻意忍耐,沒有立刻對她下手的目的,我要讓她自己期待,期待我的……………(呵!也不知道她當時在期待我做什么!)這樣的狀況一直持續到了中午,早餐沒吃什么,肚子真的也夠餓了!“去吃午餐吧!”我看著雨涵說。

“喔!好!”看她一副剛回神的樣子,果然看不下書吧!剛剛肯定都在想著我的事。

“在這之前…………”走出了自修室,我忽然說道“跟我來!”我帶著她,又走進了昨天的那間殘障專用廁所。

在確認沒有人注意之后,我鎖上了門并開始對雨涵下達命令。

“把衣服都脫掉!”我只給了一個簡單的命令。

也不知道是不是認命了,這次雨涵并沒有反抗的意思,只稍微猶豫了一下就脫了起來,她每脫下一件衣物就被我接了過來,很快的她全身的衣物都到了我手上,今天她穿的仍然是跟昨天一樣款式的內衣褲,純白的少女內衣,雖然沒什么誘人之處,卻也有一番風味。

我很快的興奮了起來,不過我沒有被性欲沖昏頭,一切都要照計劃進行。

“穿回去吧!”我把她剛脫下的衣服遞了過去,不過不包括內衣褲。

雨涵一動也不動的看著我,似乎是無法理解我到底想要怎樣。

我將她的內衣褲折好,塞進我大衣的口袋之中。

“快穿起來啊!你不冷嗎?”我繼續說著。

“我的內衣褲…………”“不需要了!就直接穿吧!”我打斷了她的話。

“還是你想要這個樣子跟我去吃飯?”我做勢開門的催促她。

無可奈何之下,雨涵也只能乖乖的照做了。

“很好!走吧!”等她穿好衣服之后我這么說道少了內衣褲走在路上,雨涵顯得相當不自在,走起路來扭扭捏捏的,應該是怕被大家發現她沒穿內衣褲吧!其實這么冷的天氣,她還加了件羽絨外套,根本就不可能會被發現。

“快點!我很餓了,再慢吞吞的我不等你啰!”我催促著她。

“等……等一下!”雨涵急急忙忙的跑到我身邊,緊緊的抓著我的手臂。

看樣子她真的很怕我丟下她不理,真的很有趣!指不過是少了內衣褲而已,就可以讓她這么依賴我,看來我這個讓她失去安全感的策略也成功了。

我帶她到了附近的麥當勞。

“你想吃什么自己點吧!幫我點4號餐,我去找位置。

”說完我就要離開了。

才跨了一步,就感覺一股力量阻止我前進。

“陪我………”雨涵緊緊抓著我的手。

此刻,在別人眼中一定認為我們是情侶吧!“歡迎光臨!請問需要什么呢?”正巧在我們面前的是個男店員。

雨涵像是怕被人發現自己沒有穿內衣褲的躲到了我身后,我想這大概可以用小鳥依人這句成語來形容吧!“你想吃什么?”我回過頭來問她。

“雞塊……”雨涵小聲的回答我。

“我要一個3號餐和一個4號餐!”我幫她點了麥克雞塊餐。

“請問飲料要什么呢?”店員繼續問道。

“都是紅茶!”我直接回答他。

因為喝茶利尿嘛!之后的時間,雨涵都緊緊都靠在我身邊,好像只有我才是她唯一的依靠。

我早就餓到不行,三兩下就吃個精光了,就等著雨涵慢慢的吃完。

她就像是個小偷一樣,只要有經過的人看了她一眼,她就心虛的把頭低了下來,到最后她干脆就低著頭吃了。

“剛吃飽去散散步吧!”等她吃飽之后我這么說著。

雨涵什么話也沒說,只是低著頭,緊抓著我手臂的跟著。

走著走著,來到了Levi’s的面前。

“進去看看吧?”我對雨涵說。

到了店內,雨涵也只是緊跟在我身旁,我看什么她也看什么。

然后我帶她去看牛仔裙,仔細的選了幾件。

“你喜歡哪件?”我詢問她的意見。

雨涵沒有說話,只是搖了搖頭。

于是我挑了兩件覺得好看的。

“你去試穿看看吧!”我對著雨涵說。

雨涵眼睛瞪得大大的看著我直搖頭。

“沒關系!喜歡可以試穿看看啊!來試衣間在這里。

”旁邊的店員馬上熱心的開始游說、鼓吹。

“這件襯衫也很不錯喔!跟這兩件裙子都很搭,你穿S的應該可以吧?”熱心的店員拿出了一件白色底粉紅斜條紋的襯衫過來說著。

哈!白色的襯衫耶!這店員真的是太酷了!她該不會是知道雨涵沒穿內衣而故意拿來的吧?“沒關系!不用了!”雨涵紅著臉對店員說。

“不了!試裙子就行了,謝謝!”我也這么跟店員說。

雨涵用感激的眼神看著我,接著她小聲的說:“裙子也不要了好不好?”“乖!快去試吧!”我不理會她的要求,牽著她到了更衣室前。

雨涵看我一副非要她試不可的樣子,就乖乖的走進了更衣室。

“真的不用試試這件衣服嗎?”這時那個多嘴的店員又來了。

“不用了!你去招呼其他客人吧!我們自己看就行了。

”我開始對她不耐煩了。

等店員離開之后,我對著更衣室內說:“好了沒?讓我看看!”過了一會兒,她還是沒有出聲,我正準備再問的時候,雨涵慢慢的把門打開了,她先把頭探了出來,看附近沒人之后才把門完全打開。

這是一件有點類似迷你裙的牛仔裙,長度剛好到大腿的一半,臀部以下的位置因為打折的關系比較蓬。

一想到她里面沒穿內褲,我就不禁感到興奮了起來。

“嗯……還不錯!轉個身我看看!”我很滿意的說著。

雨涵乖乖的轉了身,借由更衣室內的鏡子偷偷的看著我。

“真的……好看嗎?”雨涵害羞的問著。

“當然哪!不過………你的屁股更好看!”我忽然掀起了她的裙子。

“啊…………”雨涵嚇了一跳,立刻伸手拉下裙子。

隨后注意剛剛有沒有被人看到。

呵!我就是知道沒人才會那么大膽的啊!“好了!試試另一件吧!”我笑著說。

“我不喜歡這件……………”雨涵皺著眉頭說著。

“為什么?你不試怎么知道好不好看?”我問道。

“…………”雨涵沉默了一會兒。

“這件我剛剛試過了,它是低腰的我不喜歡!”雨涵忽然很激動的回答我。

我開始覺得好奇了,剛剛明明都很聽話的,怎么忽然抗拒了起來?我更想要看看她穿這件裙子了。

“喜不喜歡是一回事,先穿給我看了再說!”我改用了較嚴厲的口氣。

感覺到我態度的變化,雨涵猶豫了一下之后,還是屈服了。

過了一會兒,雨涵打開了門,她換好了。

我稍微看了一下,并沒有什么不對勁的地方,長度也跟剛剛試過的差不多,也蠻好看的,實在感覺不出有什么問題。

忽然,我想到她剛才說過這是低腰的,這時我才注意到,雨涵的毛衣有往下拉的跡象,應該是她剛剛刻意往下拉的吧…“毛衣干麻拉這么下面?拉起來一點!”我假裝不知道的說著。

“咦?沒……沒有啊!我本來就這樣穿的。

”雨涵裝得很不自然,看來她似乎很不會說謊。

“這樣不好看啦!”我一邊說著,一邊伸手去把她毛衣下擺的部分整理好。

“啊!不要……”雨涵忽然很緊張的抗拒。

可是已經來不及了,我已經發現她不愿意穿這件裙子的原因了。

她的毛衣本來就不長,這件牛仔裙是低腰的,她因為臀部很翹的緣故再加上沒穿內褲,即使只是站著,也可以很明顯得看見她的股溝。

難怪她不愿意穿,像她這樣害羞的女孩,怎么可能敢做這種超性感尺度的穿著。

不過我可不管那么多,像她這樣身材佼好、皮膚白皙、長相斯文、個性害羞又有氣質的女孩,如果加上了性感度的穿著,那不就是男人們的夢想嗎!

85%的人還喜歡以下相關話題

斗羅之神界青樓 兩股尿液也忍不住噴在她的臉上

iis7站長之家

相關文章 (標簽)

相關文章(同類)

最新文章

誅仙淫傳 舌頭添弄著巨大的龜頭

第一集風流西域 第一章屠魔英雄大會 青云山下,這個魔獸肆虐不久的地方,各門各派高手在連手阻擊了曠世惡魔「獸神」 […]

郭芙慘遭破處痛 黃蓉愛女情深

第一章 黃蓉為女傷透神 郭芙慘遭破處痛 百萬蒙古軍連續攻打襄陽城兩個多月,但襄陽城依然固若金湯沒有被攻破,對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