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度H文細節 男朋友突然從后面抓我的胸

咦?是真的啊!”艾姬掀起了窗簾,看著窗外那個臨時搭建的舞臺:“原來阿堅你宿舍的房間真是可以看到表演臺的。”“難道你以為我是騙你的嗎?”沒等我這個主人家開口,阿明已經搶著代我答了:“而且這里對正了舞臺,還是最好的角度呢!”“喂!”我靠在床上,好沒氣的罵道:“你們兩個會不會太喧賓奪主了點啊?這里好歹都是我的房間,而且我好像沒有答應過讓你們今晚進來啊!”

“什么了?我們是好朋友嘛?”這兩個家伙馬上跑了過來,阿明還涎著臉的說:“平時我們逛街看戲都不會少你一份,今次只是想借你的房間玩一晚罷了,難道以我們十幾年的交情,你還要跟我計較嗎?”

“都說了不成啊!”我大搖其頭的說:“你們知道向這邊的房間今晚多么值錢的嗎?今晚的表演嘉賓除了有“曲奇妹”,還有天王嫂和假音歌皇啊,聽說隔壁的肥仔麥就用兩千塊把房間租出去了!”“咿……就是嘛……”艾姬撒著嬌的猛搖我的手臂:“今晚那么多明星,而且連我最愛聽假音歌皇都會來啊!阿堅,你就行行好,讓我們今晚一起來看吧?”說著也不顧她的男朋友在旁邊看著,把那雙脹卜卜的三十五D胸脯重重的壓了過來。

我“骨”的咽了口口水,雖說“朋友妻,不可窺”,但艾姬“小波霸”的美譽可不是騙回來的,尤其是她騷起來時,真的是威力驚人的啊!

我好辛苦才可以把臂膀從那雙幾乎裂衣而出的巨乳夾縫中抽回來,又狠狠的瞪了在旁邊滿臉幸災樂禍表情的阿明一眼,非常堅決的說:“不可以!我今晚佳人有約,我自己也犧牲了兩個絕版的超合金模型和十幾只珍藏的“四級”DVD才可以把我的室友“請”走!你說我怎么會讓你們這兩個癡男怨女跑來搞破壞了?”

“什么?佳人有約……”艾姬和阿明對望了一眼,馬上一左一右的跳上床來把我夾在中間,阿明更用力箍著我的頸項;艾姬則揪著我的衣領嗲聲嗲氣的質問我說:“快說,是誰?”“救命……我說了……我說了……你們先放手……”我大聲的咳嗽起來,幾乎要斷氣了,他們兩個才肯放手。

“就算你不說,我也猜到了!”我還沒揭曉答案,艾姬已經“繃”的彈了起來:“你從小最迷的就是長頭發的女孩子……你今晚約的,一定就是……”倒像是洞悉天機,胸有成竹似的……阿明這小子也同時一拍大腿,非常神氣的大聲說:“啊!我也知道了……一定就是她!”我才不會被他們把小把戲騙到,好沒氣的瞪著這對活寶貝:“說啊,你們不是已經猜都是誰了嗎?”他們兩個大眼看小眼的,見我不上當,最后才哈哈的笑了起來:“還是……猜不到!不過,以阿堅你這”少女劊子手“的惡名,我們實在想不到還會有那個美女肯跟你約會耶?”這兩個家伙,就會糗我!我這個難聽的渾號,當初不就是你們兩個混蛋傳開去的嗎?

我瞪了他們一眼,冷笑著說:“信不信由你,我今晚約的是芊芊!”他們馬上瞪大了眼睛,失聲的喊道:“一年級那個準校花“芊芊”?”我攤了攤手掌:“不是她還有誰?”“狗屎!”他們兩個又飛快的跑了回來夾著我,艾姬這“愛打聽”的眼睛簡直是發亮了:“快招供,你這臭小子是怎樣泡上校花的?”先來介紹一下,我叫阿堅,是大學二年級社會系的學生,長得高大俊朗、玉樹臨風、儀表出眾、貌比潘安,完全是“溝死女”那種……啊!對不起!的確是夸大了點!總之我長得并不丑就是了。

而那對不要臉地妄圖破壞我跟校花美女約會的狗男女,便是阿明和艾姬。他們兩個跟我從小學開始便是同班同學,我們三個可說是青梅竹馬、一起打架長大的好朋友;他們兩個已經是情侶了,而我……便是剩出來的那一個!

老實說,論賣相我其實要比阿明強得多,只是艾姬在念中學時一直是個皮膚黝黑、又干又瘦、毫不起眼的“男仔頭”,身材更是平平無奇的“洗衫板”;我這絕世俊男當然是看不上眼了,所以才很“慷慨”的把她讓了給阿明!

誰知上到高中,這小妮子不知吃了什么藥,竟然失驚無神的來個“二度發育”,不但臉蛋變漂亮了、皮膚變滑溜了,連身材也來了個“三級跳”,變成了全校胸脯最大的“小波霸”!我走了眼,只有眼睜睜的看著一個大美女跑進了人家的懷抱里,當然是后悔莫及了!

尤其是當我知道阿明這小子去年暑假終于把艾姬推倒了,還宰掉了她的處女豬的時候,更是叫我恨得牙癢癢的……因為我雖然號稱“溝女”無數,但很慚愧的,到現在我還是個“未經人道”的“青頭仔”!

不過,看到兩個一起長大的好朋友親親密密的,我心里也著實衷心的祝福他們了……況且我的條件那么好,還怕找不到一個更好的嗎?

至于我們說的“芊芊”,她是今年才進來的小學妹,不過很快便已經成為公認的校花人選了。我可是花了不少水磨功夫,才可以把這個害羞的小美女泡到手的。今晚難得她肯答應到我宿舍這里來看除夕音樂會,我當然不想有人來搞局了!

************

“阿堅啊……”艾姬還在鍥而不舍的拉著我的手臂:“就一次嘛!我答應你,我們一定不會壞你大事的!”這臭妮子從小便愛纏人,也不知自己“二度發育”之后,那雄偉胸脯的殺傷力是多么巨大,有好幾次真的讓我幾乎流鼻血!要不是因為她是阿明的馬子,相信我早便把她奸了好幾十次!

“阿堅,”那個死鬼阿明卻像一點都不介意自己的女友向我狂送“波餅”似的,還湊興在后面推了她兩把,又在旁邊推波助瀾的說:“只要你答應今晚讓我們一起來,包你不會后悔!”“怎么可能啊?”我煩躁的罵道:“有你們兩個巨型電燈膽在,我怎么跟芊芊好好“溝通”啊!”“溝通?”阿明這小子淫穢的笑說:“哦,“溝”完當然是要“通”了……呵呵……”“死相!”艾姬紅著臉的揍了自己的色男友一拳。

“阿堅,那你便完全錯了!”她教訓完阿明,雙手馬上又環抱著他的腰身笑著說:“我知道芊芊是非常害羞的,今晚如果只有你們兩個,她的警覺性一定會大大提高的,到時你就算想摸摸她的玉手,相信也會跟美國想打挎伊拉克一樣困難啊!”我呆了一下,她可沒說錯;因為其實我也正為這件事煩惱。

“但如果我們都在便完全不同了!一來人多點,氣氛會輕松些,二來我是女孩子,有我在,芊芊的戒心一定會大大放松的,到時……”“嘿嘿……溝通、溝通、溝通……”真是婦唱夫隨,阿明這小子馬上配合著奸笑起來。

他們看到我有點意動,更是加把勁的繼續推銷說:“最多我們負責酒水小食,再替你說多兩句好話……”艾姬瞇起眼睛笑著說。

“如果還嫌不夠的話,我們還可以即席向你們示范怎樣親熱的技巧,甚至還可以來場“四級床上真人表演”,給你這對純情的小處男處女助慶啊!”阿明這小子說得興起,竟然口不擇言的越說越露骨了!

“你……亂說什么了?死色鬼!”艾姬雖然開放,但始終是個女孩子,這么猥瑣的笑話還是受不了,一拳便打在阿明的肚皮上,兩人打打鬧鬧的,又扭成了一團倒在我室友的床上。

“喂喂喂!”我越看越不妥,馬上喝罵道:“你們兩個夠了沒有?是不是又想像上次去澳門玩那次一樣,硬把我從房間趕了出來?”這對狗男女,上次去旅行時就是這樣吵吵鬧鬧的鬧到床上去,還真的干了起來,結果累得我要在街上逛了兩句鐘!

“總之我們今晚是來硬的了!”阿明這才訕訕的從衣衫不整的艾姬身上爬了起來,手忙腳亂的替釵橫鬢亂的女友拉好上衣,遮掩著那露出了起碼六、七成的碩大乳房。

************

“你們好,我叫芊芊。”我剛打開門,這水水的小美女已經忙不迭的向著房間里的阿明和艾姬打起招呼來了。

唉!不用問了!結果我還是敵不過這對奸夫淫婦的雙劍合壁,被他們半哀求、半強迫的賴死不肯走,最后只有讓他們留下了。

不過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給他們說中了?當芊芊知道我另外還邀請了兩個朋友一起到宿舍房間看表演時,她倒真的像是放松了很多似的,連笑容也甜多了。

我很禮貌的邀請了芊芊進房,又特意讓她參觀我那花了不少功夫才收拾好的書桌和床鋪。為了這一晚,我足足打掃了一整天,連床單也換上了新的;而那些平時隨處亂扔亂放的臭襪、日本女優寫真集和AV影碟都已經裝好箱,收到床底下了!

“真的好整齊啊!”芊芊轉了個圈,非常滿意的點了點頭。

“不就是嘛!”阿明跳了起來,非常夸張的笑著說:“阿堅真的是個非常好的男孩子呢!”“對啊!做男朋友最好!”艾姬也豎著拇指,猛在煽風點火。

芊芊的臉馬上變成了紅蘋果……“拜托!”我好沒氣的說道:“你們不開口,也沒有人說你們是啞的!”他們的回答是兩張鬼臉!

我捏起衣袖正要揍他們,芊芊卻“撲嗤”的笑起來了:“你們的感情真好呢,好開心啊!”“當然了!”艾姬馬上持熟賣熟的拉著芊芊的手坐下:“我們三個從小學開始便認識的了……”說著說著,兩人竟然越說越投契,反而把我和阿明擱在一旁了。

我狠狠的白了阿明一眼,他也很無奈的攤了攤手,又笑著摟了摟我的肩膀小聲說:“就先讓她們兩個女孩子留下說些悄悄話吧,順便讓我老婆給你那害羞的小女友洗洗腦,我哥們倆去預備今晚吃的……”硬是把我拉出房外去。

才關上房門,我往他臂膀上就是一記重拳,他吃痛的呼冤說:“喂!你別好人當賊扮啊!我跟艾姬是真心為你好的!我們早安排好了,今晚一定叫你滿意!”我皺起眉頭,狐疑的瞧著他:“你們……究竟打什么鬼主意了?”“天機……不可泄漏!”這小子,竟然還在故作高深的說!

當我買完了零食,跟去買飲料的阿明在宿舍門口會合時,看門口的伯伯一見到我們,馬上兇巴巴的說:“喂,你們應該知道宿舍里是不準喝酒的罷?”為了防止我們在節日鬧事,今年校方非常嚴厲的禁止我們把含酒精飲料帶進宿舍里,所有拿進去的東西都要搜查。(這其實是個笨主意,因為我們可以早幾天把酒精偷運進去的嘛……)我看了看阿明手里那一袋二袋的,其中一袋雖然已經包了幾層膠袋,但那一排六罐的啤酒怎可能避得過看更伯伯的法眼啊?

阿明嘆了口氣,垂頭喪氣的把啤酒拿了出來:“伯伯你真厲害,想騙你真的太難了!”說著乖乖的把啤酒塞到看更伯伯的手里:“這些不算充公……就當是我私人孝敬給你老人家的好了!”“哼!”伯伯喜孜孜的收下了我們那些“違禁品”,還非常神氣、語重心長的囑咐我們說:““酒能亂性”,喝了會做錯事的,難道你們沒聽過的嗎?年輕人可不要隨便喝酒啊!”“我們知道了!”阿明這小子竟然恭恭敬敬的,連半句嘴也沒駁,跟他平時那一言九“頂”的性格可截然不同啊。

到我們轉身上樓時,阿明這才奸笑著把背包打開了少許……呀!里面竟然有兩大枝紅酒,還有幾瓶比較細小的烈酒!

“實則虛之、虛則實之……這叫聲東擊西啊!”他低聲的笑著說。

“喂!這些是什么……”背后……那守門的伯伯又截住了跟著進來的兩個男生,好像又撿到“違禁品”了!

************

“哇!哇!”那個M字額的假音歌皇雖然已經唱完很久了,但艾姬那過了份的興奮卻似乎還是停不了下來,摟著阿明在尖聲大叫的;手里面那枝紅酒更是大口大口的灌下去。

芊芊當然比她矜持多了,但受到了這小瘋妹的感染,也湊興的喝了大半杯阿明親手調的“雞尾酒”,兩邊粉腮紅撲撲的,好不可愛。只見她學艾姬那樣,雙手按著窗緣伏在窗臺上,罩衫下那雙不算很大的半球一下的蕩了下來,雖然遠及不上“小波霸”艾姬的雄偉壯觀,但也很有看頭啊!

我跟阿明站在后面,看著兩個女孩翹起了豐碩的俏臀,隨著音樂節拍一扭一扭的,真的有股沖動想跑上前一炮轟過去。芊芊穿著褲子還好一點,艾姬那小蕩女穿的是迷你裙,這么一翹起屁股,那粉紅色的小內褲登時曝光了!連大腿中間那鮮嫩的美鮑和在內褲旁邊那幾根跑過了界的柔毛也清晰可見的……這小狐貍!真的是殺死人不賠命!

我在偷看人家的女友,阿明這小子也沒吃虧,忽地蹲了下去,竟然想從芊芊趟開的褲襠中窺進去……我連忙一屁股把他撞開,又怒目的瞪著了他!……我還沒看過,怎么可以讓你喝頭啖湯了?

他像沒事兒的,站起來摟著我又淫笑了起來……我們兩個對音樂會的興趣,其實遠沒有兩個女孩子大,便靠在床緣上愜意的呷著酒,開始小聲的品評起自己的小女友來……艾姬雖然也算長得很標致,但跟校花級的芊芊比較起來,美貌當然是遜色了一點。

不過若論到身材,她卻絕對可以輕易的便把芊芊“KO”掉了!就好像現在那樣,艾姬那雙巨乳的威力便清楚的展示出來了;那兩大團嫩肉完全擠開了的壓在窗臺上,就算從后面看上去,也足夠讓人看得驚心動魄的了;芊芊均勻的身材雖然也不賴,但這一次卻真的沒話說,輸得非常干脆俐落!

還好芊芊的腰肢卻比旁邊的艾姬纖細多了,可說是盈盈一握的。這一局……芊芊勝!

再往下一點,兩個小美人的屁股竟然都是一樣的翹,艾姬的比較大一點,但芊芊的卻好像挺一些……我跟阿明點頭一笑,握了握手,打和!

到腿了……想不到艾姬雖然比芊芊高,但芊芊的腿卻卻比她還要修長,線條也更美……結果三勝一和一負;阿明也不能不俯首稱臣,我的芊芊是大贏家!……或者應該說,我是大贏家才對!呵呵!

“喂!老公,再來一杯!”艾姬這野丫頭喝光了一瓶紅酒,竟然還不夠!阿明馬上倒了另外一杯給她,順手又替芊芊添滿了杯子。

“噢,我……不用了……”芊芊面紅耳赤的推拒說,看來她喝了剛才那杯,已經有點兒醉了。

“沒事的!”艾姬一口已經干下了自己那杯酒:“這些雞尾酒沒什么酒精,喝不醉的……”說著又推著芊芊的手哄她喝下去。

這時剛巧又換了歌星,就是那個時常走音的“曲奇”妹。她唱了兩句,果然又走音了;我們頓時哄笑起來,不知不覺的又多喝了兩杯。

這時距離午夜十二點的倒數時間還不到三十分鐘,平臺廣場舞臺前的情緒也越來越高漲了,同學們的歡呼尖叫聲此起彼落的,好不熱鬧。不過在我們這個“黃金廂座”里的氣氛,除了歡樂之后,還慢慢的有點旖旎起來。

阿明和艾姬這雙小情人早已抱在一起,隨著窗外傳進來的曼妙音樂跳起了貼身舞。我也大膽的牽著了芊芊軟軟的小手,擁著她慢慢的踱著舞步。

“芊芊,你覺得今晚怎樣了?”我摟著美麗的小學妹,嗅著那些夾雜了輕微酒味的如蘭呵氣,也好像醉了一大半。

“嗯……我玩的很開心啊……”她噎出了一口酒氣,竟然也柔順的把頭枕到我的肩膀上。

我登時喜出望外,開心得呆了!連老爸姓什么都幾乎忘記了……要不是阿明忽地在我的手臂上拍了一記的話,可能我還會一路的呆下去。

他倒沒說什么,只是做了個“OK”的手勢,接著還和艾姬兩個一起向我單了單眼,竟然明目張膽的摟抱著熱吻起來,還很夸張地吻得“啾啾”聲的。

芊芊也聽到了,好奇的扭頭一看,馬上羞紅了臉,嚇得張大了小嘴。

我隨即意會到阿明他們是故意演這場戲,想幫我挑起芊芊的情欲,自然不會錯過這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了。趁著芊芊看得心慌意亂的當兒,一低頭便閃電似的封吻著那張不知已經渴望了多久的甜美櫻唇。

芊芊嚇了一跌,那雙扶在我腰間的小手馬上抓緊了。但我根本沒讓她有時間慢慢思考,靈活的舌頭強硬的撬開了潔白的貝齒,塞進了她那嬌小的口腔里,趕在她那可愛的小香舌懂得躲開之前,已經把它狠狠的卷住了。

小嘴一失守,稚嫩的小美女馬上亂了起來,第一時間合緊了那雙六神無主的大眼睛,不敢看我這個奪走了她寶貴“初吻”的大色狼。卻沒想過這樣“掩耳盜鈴”的反應,其實只會便宜了我這個竊玉偷香的大壞蛋,讓我可以好整以暇的慢慢欣賞那張完美無瑕的俏臉,和仔細的品味那些又香又甜的美味香津。

圈在小纖腰上的手臂不斷的收緊,讓那雙壓在我胸前我飽滿小玉兔貼得更緊,我甚至清晰的感感到少女“卜卜”的心跳,還有那些從挺直的小瑤鼻中急劇噴出的熾熱鼻息……我醉了!

我完全陶醉在和心愛的學妹那甜蜜狂野的激情熱吻中,窗外那些喧鬧嘈吵的呼喊聲都變得好像夢境一樣的虛幻……到連我自己也快透不過氣,不得不稍稍松開那張像蜜糖一樣的小嘴的時候,我才發現自己和芊芊都已經跌坐在我的床上,而阿明和艾姬更已經擁作一團的倒在我室友的床上了。

芊芊松了口氣,才張開眼,馬上便看到對面床上那個不堪入目的畫面……艾姬竟然跨坐在阿明的大腿上,正抬起了雙手脫下那寬闊的大罩衫。那緊繃的胸罩根本便不能完全裹起那雙碩大無朋的傲人巨乳;在窗外照進來那些一眨一眨的射燈映照中,那些從胸罩旁邊擠出來的又白又嫩的乳肉不斷的閃爍出異常淫穢的迷幻光芒。

芊芊“哇”的叫了起來,羞得馬上用小手掩蓋著雙眼。

所謂打鐵要趁熱,我連忙把她整個摟進懷里,一面溫言軟語的慢慢呵護,一面當然也沒忘記抽空欣賞一下對面床上的活春宮了。

老實說,這么多年了,艾姬我雖然沒碰過,但她的裸體我當然不會沒窺看過了。只是好像這次這么近距離,似乎還是頭一回;而且還有阿明在場,那種看著人家“暴露女友”的新鮮感覺,真是非常刺激啊!

真是說得出、做得到;他們可一點都沒欺場。阿明兩手一彈,已經非常純熟的松開了艾姬的胸罩,把那兩大團份量十足的美麗乳球釋放了出來,還馬上一手一個的用力搓揉起來。

也不知是不是真的那么爽?艾姬那陣銷魂奪魄的嬌喘即時好像海嘯似的,排山倒海的涌著過來,懷中那害羞的小美女那火燙嬌軀登時劇震了一下。我垂首一看,從指縫中看到芊芊那雙美目中滿是驚訝和錯愕,她顯然比我還要震撼得多。

嗨!兩個好朋友那么落力地為我打氣,我又怎可以白白浪費他們的努力呢?

況且我褲襠里的小弟弟也已經硬硬的抵在懷中美女的俏臀上,早準備好“破鞘而出”,寶劍……終于要開封了。

我拉開芊芊遮在粉臉上的雙手,在她那又驚又羞的眼神鼓勵下,又再一口封吻住那張好像在說著“不要”的小嘴;同時慢慢的把她的嬌軀推低,壓倒那張今早才剛換上的雪白床單上。

芊芊那些軟弱微弱的掙扎,在我那些狂飆的攻勢和隔壁床上傳過來那些越來越羞人的喘息中,根本便成不了氣候;才不一會便已經全軍盡墨的任我魚肉了。

我輕易突破了小手的推擋,侵進了芊芊的上衣里,還推高了她的小可愛紋胸,占領了那雙應該比B罩杯稍大一點點的美麗胸脯。

小美女完全不懂得反應,只是很矛盾的高仰著頭,用力的咬住了自己的手背,希望可以壓制著那些脫口沖出、好像要跟隔壁床上那些肆意呻吟比試一下的羞人呼嘯;嬌美的胸脯無意識的高挺起來,迎接著我那些狂熱的撫慰。

對面床上的阿明和艾姬早已脫光了,變成了亞當和夏娃,還轉了個方向玩起“69”式來。艾姬緊緊的抓著阿明那根巨大的棒棒,正撐大了小嘴,要把那巨大的龍頭含進口里。阿明和我從小便一起看A片,打空戰,他的小弟弟有多大我當然很清楚了!論長度和粗幼,他雖然還是比我差了一點點,不過也已經很夠駭人的了!但艾姬這小狐貍竟然可以兩、三口便把它齊根的吞掉,真的好厲害耶!

阿明還好像怕我和芊芊看不清楚似的,竟然把艾姬的屁屁微微的轉向窗外,讓那些光如白晝的射燈把那猛在滴著騷水的甜美鮮鮑映照得纖毫畢露的,他還故意用手指把那兩片嫩紅的花瓣撐開,讓那些閃著淫光的蜜汁汨汨的涌出來。

芊芊吃力的大口喘著氣,兩顆幼嫩的櫻桃在我指尖的捏弄下飛快的脹硬起來,還在一抖一抖的,散發出火灼的高溫。我真的擔心她會過熱燃燒起來,馬上拉起了她的罩衫,把那兩顆粉紅的乳蒂含進嘴里,用我的口水來替它們降溫。而那雙騰空出來的雙手,也開始順著那些滑不溜手的雪膚往下游移,向著另一個更重要的戰略目標進發。“呀……呀……不要……”在高漲的情欲中矛盾地掙扎著的小處女盡著最后的努力,呼喊出軟弱無力的抗議口號,一面又用兩條長腿奮力的踢著,竭力的抵拒著我那條想插進去的大腿。

我也不敢太粗暴冒進,只是慢慢的消耗她的體力……這時阿明他們又幫了我一把,只見他一個翻身把艾姬翻到下面,雙手扯高了她的小腿,腰身一挺,已經干了進去……艾姬那又爽又痛的尖號即時轟散了芊芊僅存的少許理智……在我用力把那敏感蓓蕾吸吮進嘴里的同時,芊芊慘呼一聲,身子一軟,緊合的腿縫終于被我分開了!

我的大腿馬上進占了最有利的戰略位置,一手支在床上,另一只手也飛快的穿過闊大的短褲管,順著大腿內側的燙手肌膚,攀到那已經濕得一塌胡涂的小內褲上。到了這個田地,陷入了半昏厥狀態的美女校花已經完全放棄了抵抗,連話也說不清楚,只能“咿咿呀呀”的胡亂呻吟了。那些誘人喘息的銷魂程度,比起隔鄰床上那快要給我的死黨干上高潮的巨乳美女還要強上數十倍。

我隔著濕漉漉的纖薄布料探索了一會,弄清楚整個山丘所有戰略目標的精確座標后,便索性扯開那礙事的小內褲,正式開展了小處女的開墾工程。

手指迅速地穿越春雨潺潺的茂密叢林,強橫的掰開了兩扇嬌嫩的肉唇,首先便向那顆鎮守在溪谷頂端的敏感肉核展開了猛烈的攻擊;另一方面,更一舉突破了那從來都沒有被人開啟過的處女門扉,在那洶涌的蜜漿洪流中,為即將到臨的破處大軍作好勘查的準備。

芊芊繃緊的嬌軀接連的劇顫,火燙的蜜漿像泛濫的洪水似的不斷涌出,狹窄的蜜道把我那入侵的小指頭也箍緊得動彈不得。我當然不會就此卻步,指尖緊守著穴口的少許陣地又轉又挖的,口里更用力的含吮著她那膨脹激凸的小蓓蕾。

芊芊可是個貨真價實的處女,那里抵受得住這猛烈的挑逗,才不一會便已經爽得騷水狂泄的昏了過去。

完全喪失了抵抗力的美女校花像只閉目待宰的小白羊一樣,被我三扒兩撥便脫光了。不過我可沒阿明他們那么開放,還記得拉過被鋪,遮掩著芊芊那美麗得叫人瘋狂的赤裸胴體。其實也可能是我瞎擔心了,因為這時阿明和艾姬兩人的大戰已經進入了最緊張的關鍵時刻,根本沒空閑來窺看我們了。

只看到他們兩條白晰的人體好像瘋了一樣的翻來覆去,把那張單薄的木床搖得“吱吱”的狂響,像隨時都會塌下來似的;那些驚天動地的狂呼厲叫,更幾乎連窗外那些震耳欲聾的雷動歡聲都完全蓋過了。

我已經等不及了,用力把芊芊的雙手壓在頭頂,大口不斷的在她那白嫩的耳垂、粉腮和香肩之間忙碌地游戈著。已經脹大到極限的兇猛巨龍,也已經急不及待的在人家的處女花丘上架好了炮臺,瞄準了目標,準備向過去十多年的處男生涯說聲“再見”了。

“芊芊,我愛你……真的好愛你……”我凝望著她那雙充滿驚懼的美目,溫柔但堅定的吻在那不停抖顫的櫻唇上,燙熱得冒煙的巨大龍頭開始慢慢的壓下。

“哎……”可憐的小處女眼角溢出了痛楚的眼淚,勉力的說出了羞人的哀求:

“不要……我怕……會痛……”“不要怕……”我吻去了她眼角的淚水,痛惜的安慰她說:“女孩子第一次一定會有少許痛的,但我答應你,我會很溫柔的!”她抽搐著點了點頭,又勇敢的咬住了下唇。

我慢慢用力,龍頭一邊旋轉一邊推進,很耐心地逐少逐少的撐開那緊貼的城門,終于“卜”的一下,整顆陷了進去。

我“呀……”的透了口大氣,馬上剎停了腳步。被處女肉洞緊緊夾著的滋味實在是太爽了,若果我不是拚命忍著停下來歇一歇,光是這一下便已經忍不住爆炸了!

“怎么了?是不是很痛?”我一面重整旗鼓,同時也沒忘記要做個好情人的宗旨,不會只顧著自己快樂,忽略了那個被我寵幸的美女,馬上體貼的詢問著芊芊。

她緩過一口氣,搖了搖頭,淚眼嬌羞的望著我:“還……還可以……只是很脹,像要裂開似的……你……你要輕一點……”“嗯!好!再輕點!我一定不會弄痛你的。”我答應了一聲:“芊芊,你看他們……”為了分散芊芊的注意力,我故意叫她看看隔鄰床上那對剛剛又轉了“狗仔式”的野鴛鴦。

“咿……丑……丑死了……”芊芊害羞的啐道,但卻真的沒剛才那樣緊張了,俏臀也開始慢慢的蠕動起來。

這時,窗外面也響起了震天的倒數聲,除夕跨年的一刻終于來了!

這時,窗外面也響起了震天的倒數聲,除夕跨年的一刻終于來了!

我跟阿明對望了一眼,不約而同的順著倒數的節奏開始聳動起來。不過他是抓著艾姬的屁股沒命的轟炸,而我卻只敢在芊芊的處子封條前面淺淺的扣著門。

“十……九……八……七……六……”倒數的呼嘯漸次高昂,巨龍搗在那象征著貞潔的肉膜上的力度也跟著慢慢的加強……而那邊廂,阿明和艾姬的喘氣聲也越來越沉重了。

“五……四……三……二……”、“呀……呀……呀……”倒數聲和芊芊的痛叫聲同步的響起……“一……”在阿明發出了高潮爆發的絕命喘叫的同一剎那,我也狠心的用力壓下了腰身!

“零!”“哎……”芊芊和艾姬兩個女孩的尖叫同時響了起來,一個是因為終于沖上了情欲的最高峰,而另外的一個,卻剛剛被撕破了處女純潔的封印,跨進了愛欲的門檻。

染滿處子落紅的巨大龍頭,像兇悍殘暴的攻城桿一樣,毫無容卸的剖開了緊合的肉縫,橫蠻的貫穿了尚未開拓過的處女孔道,在純潔無瑕的幼嫩花芯上,投下了一枚威力足以毀天滅地的巨型核子炸彈。

剛從女孩變成了女人的美女校花凄厲的慘呼著,淚花四濺,痛得全身都繃緊了。四肢像八爪魚的觸須一樣緊緊的纏繞著我;窄小的花徑縮得緊緊的,牢牢的封鎖著那魯莽的入侵者。

窗外面刺耳的音樂聲再度響起了,準備替歡樂的除夕表演劃上完美的句號,而阿明他們那邊也已經偃旗息鼓了,兩個人喘著氣的交疊著,在床上靜靜的享受著高潮后的美妙余蘊。唯獨我和芊芊這場初試云雨的破處初交,卻還是在新的一年悄悄蒞臨時,才剛剛展開了序幕。

“沒事了……最痛的都已經過去了。”我吻干了芊芊的眼淚,憐惜的看著那雙哭紅了的美目:“芊芊,我愛你……”她沒答我,只是嗚咽著,用一個火灼的熱吻來回應。

得到了佳人的默許,巨龍馬上緩緩的后撤,然后再在她雪雪的痛叫聲中再次插回去,慢慢的鉆開那些幾乎是馬上合攏起來的嬌嫩秘道,用滿載的熱情來趕走所有的空虛。

我非常克制的,緊記著從前看過的色文中的眾前輩的教誨,沒有狂抽猛插的胡來,非常溫柔的輕憐淺愛,讓初經人道的小美女不用受那么多苦。而且她的處女穴也實在太緊窄了,連我也被夾得有點疼痛,就算想快也快不起來。

還好我的努力并沒有白費,芊芊的痛叫中開始隱隱的透出了歡愉的意味,在緊湊的小花徑中的抽插也越來越感到暢順了……于是我慢慢的加快了速度,很快便已經把身下的小美女殺得嬌啼婉轉的不斷求饒。

可能是由于初次達陣的我經驗還是不太充足的關系吧?我們這場跨年的破處大戰歷時并不太久,在我愜意的在失神的小女友的處女子宮里奉獻出我濃濃愛慕的時候,窗外面那些狂歡的鬧叫聲好像還沒有完全停息。

不過,隔壁床上好像又再響起了些激情的喘叫……只是,在得嘗大欲之后,我懷抱著生命中的第一個女孩,腦海中只充盈著跟她顛鸞倒鳳的香艷回憶和以后一生一世的悠長歲月,其他任何的東西都已經聽不到了!

淫亂的校園除夕倒數夜(下)

“喂!老公,再來一杯!”艾姬這野丫頭喝光了一瓶紅酒,竟然還不夠!阿明馬上倒了另外一杯給她,順手又替芊芊添滿了杯子。

“噢,我……不用了……”芊芊面紅耳赤的推拒說,看來她喝了剛才那杯,已經有點兒醉了。

“沒事的!”艾姬一口已經干下了自己那杯酒:“這些雞尾酒沒甚么酒精,喝不醉的……”說著又推著芊芊的手哄她喝下去。

這時剛巧又換了歌星,就是那個時常走音的“曲奇”妹。她唱了兩句,果然又走音了;我們頓時哄笑起來,不知不覺的又多喝了兩杯。

這時距離午夜十二點的倒數時間還不到三十分鐘,平臺廣場舞臺前的情緒也越來越高漲了,同學們的歡呼尖叫聲此起彼落的,好不熱鬧。不過在我們這個“黃金廂座”里的氣氛,除了歡樂之后,還慢慢的有點旖旎起來。

阿明和艾姬這雙小情人早已抱在一起,隨著窗外傳進來的曼妙音樂跳起了貼身舞。我也大膽的牽著了芊芊軟軟的小手,擁著她慢慢的踱著舞步。

“芊芊,你覺得今晚怎樣了?”我摟著美麗的小學妹,嗅著那些夾雜了輕微酒味的如蘭呵氣,也好像醉了一大半。

“嗯……我玩的很開心啊……”她噎出了一口酒氣,竟然也柔順的把頭枕到我的肩膀上。

我登時喜出望外,開心得呆了!連老爸姓甚么都幾乎忘記了……要不是阿明忽地在我的手臂上拍了一記的話,可能我還會一路的呆下去。

他倒沒說甚么,只是做了個“OK”的手勢,接著還和艾姬兩個一起向我單了單眼,竟然明目張膽的摟抱著熱吻起來,還很夸張地吻得“啾啾”聲的。

芊芊也聽到了,好奇的扭頭一看,馬上羞紅了臉,嚇得張大了小嘴。

我隨即意會到阿明他們是故意演這場戲,想幫我挑起芊芊的春心,自然不會錯過這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了。趁著芊芊看得心慌意亂的當兒,一低頭便閃電似的封吻著那張不知已經渴望了多久的甜美櫻唇。

芊芊嚇了一跳,那雙扶在我腰間的小手馬上抓緊了。但我根本沒讓她有時間慢慢思考,靈活的舌頭強硬的撬開了潔白的貝齒,塞進了她那嬌小的口腔里,趕在她那可愛的小香舌懂得躲開之前,已經把它狠狠的卷住了。

小嘴一失守,稚嫩的小美女馬上亂了起來,第一時間合緊了那雙六神無主的大眼睛,不敢看我這個奪走了她寶貴“初吻”的大色狼。卻沒想過這樣“掩耳盜鈴”的反應,其實只會便宜了我這個竊玉偷香的大壞蛋,讓我可以好整以暇的慢慢欣賞那張完美無瑕的俏臉,和仔細的品味那些又香又甜的美味香津。

圈在小纖腰上的手臂不斷的收緊,讓那雙壓在我胸前我飽滿小玉兔貼得更緊,我甚至清晰的感感到少女“卜卜”的心跳,還有那些從挺直的小瑤鼻中急劇噴出的熾熱鼻息……我醉了!

我完全陶醉在和心愛的學妹那甜蜜狂野的激情熱吻中,窗外那些喧鬧嘈吵的呼喊聲都變得好像夢境一樣的虛幻……到連我自己也快透不過氣,不得不稍稍松開那張像蜜糖一樣的小嘴的時候,我才發現自己和芊芊都已經跌坐在我的床上,而阿明和艾姬更已經擁作一團的倒在我室友的床上了。

芊芊松了口氣,才張開眼,馬上便看到對面床上那個不堪入目的畫面……艾姬竟然跨坐在阿明的大腿上,正抬起了雙手脫下那寬闊的大罩衫。那緊繃的胸罩根本便不能完全裹起那雙碩大無朋的傲人巨乳;在窗外照進來那些一眨一眨的射

燈映照中,那些從胸罩旁邊擠出來的又白又嫩的乳肉不斷的閃爍出異常淫穢的迷幻光芒。

芊芊“哇”的叫了起來,羞得馬上用小手掩蓋著雙眼。

所謂打鐵要趁熱,我連忙把她整個摟進懷里,一面溫言軟語的慢慢呵護,一面當然也沒忘記抽空欣賞一下對面床上的活春宮了。

老實說,這么多年了,艾姬我雖然沒碰過,但她的裸體我當然不會沒窺看過了。只是好像這次這么近距離,似乎還是頭一回;而且還有阿明在場,那種看著人家“暴露女友”的新鮮感覺,真是非常刺激啊!

真是說得出、做得到;他們可一點都沒欺場。阿明兩手一彈,已經非常純熟的松開了艾姬的胸罩,把那兩大團份量十足的美麗乳球釋放了出來,還馬上一手一個的用力搓揉起來。

也不知是不是真的那么爽?艾姬那陣銷魂奪魄的嬌喘即時好像海嘯似的,排山倒海的涌著過來,懷中那害羞的小美女那火燙嬌軀登時劇震了一下。我垂首一看,從指縫中看到芊芊那雙美目中滿是驚訝和錯愕,她顯然比我還要震撼得多。

嗨!兩個好朋友那么落力地為我打氣,我又怎可以白白浪費他們的努力呢?

況且我褲襠里的小弟弟也已經硬硬的抵在懷中美女的俏臀上,早準備好“破鞘而出”,寶劍……終于要開封了。

我拉開芊芊遮在粉臉上的雙手,在她那又驚又羞的眼神鼓勵下,又再一口封吻住那張好像在說著“不要”的小嘴;同時慢慢的把她的嬌軀推低,壓倒那張今早才剛換上的雪白床單上。

芊芊那些軟弱微弱的掙扎,在我那些狂飆的攻勢和隔壁床上傳過來那些越來越羞人的喘息中,根本便成不了氣候;才不一會便已經全軍盡墨的任我魚肉了。

我輕易突破了小手的推擋,侵進了芊芊的上衣里,還推高了她的小可愛紋胸,占領了那雙應該比B罩杯稍大一點點的美麗胸脯。

小美女完全不懂得反應,只是很矛盾的高仰著頭,用力的咬住了自己的手背,希望可以壓制著那些脫口沖出、好像要跟隔壁床上那些肆意呻吟比試一下的羞人呼嘯;嬌美的胸脯無意識的高挺起來,迎接著我那些狂熱的撫慰。

對面床上的阿明和艾姬早已脫光了,變成了亞當和夏娃,還轉了個方向玩起“69”式來。艾姬緊緊的抓著阿明那根巨大的棒棒,正撐大了小嘴,要把那巨大的龍頭含進口里。阿明和我從小便一起看A片,打空戰,他的小弟弟有多大我當然很清楚了!論長度和粗幼,他雖然還是比我差了一點點,不過也已經很夠駭人的了!但艾姬這小狐貍竟然可以兩、三口便把它齊根的吞掉,真的好厲害耶!

阿明還好像怕我和芊芊看不清楚似的,竟然把艾姬的屁屁微微的轉向窗外,讓那些光如白晝的射燈把那猛在滴著騷水的甜美鮮鮑映照得纖毫畢露的,他還故意用手指把那兩片嫩紅的花瓣撐開,讓那些閃著淫光的蜜汁汨汨的涌出來。

芊芊吃力的大口喘著氣,兩顆幼嫩的櫻桃在我指尖的捏弄下飛快的脹硬起來,還在一抖一抖的,散發出火灼的高溫。我真的擔心她會過熱燃燒起來,馬上拉起了她的罩衫,把那兩顆粉紅的乳蒂含進嘴里,用我的口水來替它們降溫。而那雙騰空出來的雙手,也開始順著那些滑不溜手的雪膚往下游移,向著另一個更重要的戰略目標進發。

“呀……呀……不要……”在高漲的情欲中矛盾地掙扎著的小處女盡著最后的努力,呼喊出軟弱無力的抗議口號,一面又用兩條長腿奮力的踢著,竭力的抵拒著我那條想插進去的大腿。

我也不敢太粗暴冒進,只是慢慢的消耗她的體力……

這時阿明他們又幫了我一把,只見他一個翻身把艾姬翻到下面,雙手扯高了她的小腿,腰身一挺,已經干了進去……

艾姬那又爽又痛的尖號即時轟散了芊芊僅存的少許理智……在我用力把那敏感蓓蕾吸吮進嘴里的同時,芊芊慘呼一聲,身子一軟,緊合的腿縫終于被我分開了!

我的大腿馬上進占了最有利的戰略位置,一手支在床上,另一只手也飛快的穿過闊大的短褲管,順著大腿內側的燙手肌膚,攀到那已經濕得一塌胡涂的小內褲上。到了這個田地,陷入了半昏厥狀態的美女校花已經完全放棄了抵抗,連話也說不清楚,只能“咿咿呀呀”的胡亂呻吟了。那些誘人喘息的銷魂程度,比起隔鄰床上那快要給我的死黨干上高潮的巨乳美女還要強上數十倍。

我隔著濕漉漉的纖薄布料探索了一會,弄清楚整個山丘所有戰略目標的精確座標后,便索性扯開那礙事的小內褲,正式開展了小處女的開墾工程。

手指迅速地穿越春雨潺潺的茂密叢林,強橫的掰開了兩扇嬌嫩的肉唇,首先便向那顆鎮守在溪谷頂端的敏感肉核展開了猛烈的攻擊;另一方面,更一舉突破了那從來都沒有被人開啟過的處女門扉,在那洶涌的蜜漿洪流中,為即將到臨的破處大軍作好勘查的準備。

芊芊繃緊的嬌軀接連的劇顫,火燙的蜜漿像泛濫的洪水似的不斷涌出,狹窄的蜜道把我那入侵的小指頭也箍緊得動彈不得。我當然不會就此卻步,指尖緊守著穴口的少許陣地又轉又挖的,口里更用力的含吮著她那膨脹激凸的小蓓蕾。芊芊可是個貨真價實的處女,那里抵受得住這猛烈的挑逗,才不一會便已經爽得騷水狂泄的昏了過去。

完全喪失了抵抗力的美女校花像只閉目待宰的小白羊一樣,被我三扒兩撥便脫光了。不過我可沒阿明他們那么開放,還記得拉過被鋪,遮掩著芊芊那美麗得叫人瘋狂的赤裸胴體。

其實也可能是我瞎擔心了,因為這時阿明和艾姬兩人的大戰已經進入了最緊張的關鍵時刻,根本沒空閑來窺看我們了。只看到他們兩條白晰的人體好像瘋了一樣的翻來覆去,把那張單薄的木床搖得“吱吱”的狂響,像隨時都會塌下來似的;那些驚天動地的狂呼厲叫,更幾乎連窗外那些震耳欲聾的雷動歡聲都完全蓋過了。

我已經等不及了,用力把芊芊的雙手壓在頭頂,大口不斷的在她那白嫩的耳垂、粉腮和香肩之間忙碌地游戈著。已經脹大到極限的兇猛巨龍,也已經急不及待的在人家的處女花丘上架好了炮臺,瞄準了目標,準備向過去十多年的處男生涯說聲“再見”了。

“芊芊,我愛你……真的好愛你……”我凝望著她那雙充滿驚懼的美目,溫柔但堅定的吻在那不停抖顫的櫻唇上,燙熱得冒煙的巨大龍頭開始慢慢的壓下……

“哎……”可憐的小處女眼角溢出了痛楚的眼淚,勉力的說出了羞人的哀求:“不要……我怕……會痛……”

“不要怕……”我吻去了她眼角的淚水,痛惜的安慰她說:“女孩子第一次一定會有少許痛的,但我答應你,我會很溫柔的!”

她抽搐著點了點頭,又勇敢的咬住了下唇。

我慢慢用力,龍頭一邊旋轉一邊推進,很耐心地逐少逐少的撐開那緊貼的城門,終于“卜”的一下,整顆陷了進去。

我“呀……”的透了口大氣,馬上剎停了腳步。被處女肉洞緊緊夾著的滋味實在是太爽了,若果我不是拼命忍著停下來歇一歇,光是這一下便已經忍不住爆炸了!

“怎么了?是不是很痛?”我一面重整旗鼓,同時也沒忘記要做個好情人的宗旨,不會只顧著自己快樂,忽略了那個被我寵幸的美女,馬上體貼的詢問著芊芊。

她緩過一口氣,搖了搖頭,淚眼嬌羞的望著我:“還……還可以……只是很脹,像要裂開似的……你……你要輕一點……”

“嗯!好!再輕點!我一定不會弄痛你的。”我答應了一聲:“芊芊,你看他們……”為了分散芊芊的注意力,我故意叫她看看隔鄰床上那對剛剛又轉了“狗仔式”的野鴛鴦。

“咿……丑……丑死了……”芊芊害羞的啐道,但卻真的沒剛才那樣緊張了,俏臀也開始慢慢的蠕動起來。

這時,窗外面也響起了震天的倒數聲,除夕跨年的一刻終于來了!

我跟阿明對望了一眼,不約而同的順著倒數的節奏開始聳動起來。不過他是抓著艾姬的屁股沒命的轟炸,而我卻只敢在芊芊的處子封條前面淺淺的扣著門。

“十……九……八……七……六……”

倒數的呼嘯漸次高昂,巨龍搗在那象征著貞潔的肉膜上的力度也跟著慢慢的加強……而那邊廂,阿明和艾姬的喘氣聲也越來越沉重了。

“五……四……三……二……”、“呀……呀……呀……”倒數聲和芊芊的痛叫聲同步的響起……

“一……”

在阿明發出了高潮爆發的絕命喘叫的同一剎那,我也狠心的用力壓下了腰身!

“零!”

“哎……”芊芊和艾姬兩個女孩的尖叫同時響了起來,一個是因為終于沖上了情欲的最高峰,而另外的一個,卻剛剛被撕破了處女純潔的封印,跨進了愛欲的門檻。

染滿處子落紅的巨大龍頭,像兇悍殘暴的攻城桿一樣,毫無容卸的剖開了緊合的肉縫,橫蠻的貫穿了尚未開拓過的處女孔道,在純潔無瑕的幼嫩花芯上,投下了一枚威力足以毀天滅地的巨型核子炸彈。

剛從女孩變成了女人的美女校花凄厲的慘呼著,淚花四濺,痛得全身都繃緊了。四肢像八爪魚的觸須一樣緊緊的纏繞著我;窄小的花徑縮得緊緊的,牢牢的封鎖著那魯莽的入侵者。

窗外面刺耳的音樂聲再度響起了,準備替歡樂的除夕表演劃上完美的句號,而阿明他們那邊也已經偃旗息鼓了,兩個人喘著氣的交疊著,在床上靜靜的享受著高潮后的美妙余蘊。唯獨我和芊芊這場初試云雨的破處初交,卻還是在新的一年悄悄蒞臨時,才剛剛展開了序幕。

“沒事了……最痛的都已經過去了。”我吻干了芊芊的眼淚,憐惜的看著那雙哭紅了的美目:“芊芊,我愛你……”

她沒答我,只是嗚咽著,用一個火灼的熱吻來回應。

得到了佳人的默許,巨龍馬上緩緩的后撤,然后再在她雪雪的痛叫聲中再次插回去,慢慢的鉆開那些幾乎是馬上合攏起來的嬌嫩秘道,用滿載的熱情來趕走所有的空虛。

我非常克制的,緊記著從前看過的色文中的眾前輩的教誨,沒有狂抽猛插的胡來,非常溫柔的輕憐淺愛,讓初經人道的小美女不用受那么多苦。而且她的處女穴也實在太緊窄了,連我也被夾得有點疼痛,就算想快也快不起來。

還好我的努力并沒有白費,芊芊的痛叫中開始隱隱的透出了歡愉的意味,在緊湊的小花徑中的抽插也越來越感到暢順了……于是我慢慢的加快了速度,很快便已經把身下的小美女殺得嬌啼婉轉的不斷求饒。

可能是由于初次達陣的我經驗還是不太充足的關系吧?我們這場跨年的破處大戰歷時并不太久,在我愜意的在失神的小女友的處女子宮里奉獻出我濃濃愛慕的時候,窗外面那些狂歡的鬧叫聲好像還沒有完全停息。

不過,隔壁床上好像又再響起了些激情的喘叫……

……只是,在得嘗大欲之后,我懷抱著生命中的第一個女孩,腦海中只充盈著跟她顛鸞倒鳳的香艷回憶和以后一生一世的悠長歲月,其他任何的東西都已經聽不到了!

************

“不要……”我在朦朧中被芊芊的驚叫聲嚇醒了……雖然還剛好趕得及在艾姬那搗蛋鬼撲上來之前搶回那已經被掀開了一大半的被褥,不過芊芊那赤條條的大腿跟光溜溜的小屁屁卻還是驚鴻一瞥的走光了。

阿明原本還想跑上來幫手搶被的,但看到縮成了一團的芊芊那副幾乎想哭的可憐俏臉,還有我那張牙舞爪的兇相,也只好“骨”的咽了口口水,訕訕的退了回去。

這時我才留意到原來天已經亮了,而他們兩個也不知在甚么時候已經整整齊齊的穿好了衣服。還把地方都收拾好,連我跟芊芊昨晚隨手掉在地上的衣褲都折得好好的放在床邊。

“你們……”我打量了一下我跟芊芊有沒有再走光?才又再狐疑的看著他們兩個。

“哈……”艾姬大笑著說:“不用看了!我們只是想趁著你們一對新人洞房未醒,想看清除你們有沒有弄臟床單罷了……”芊芊馬上羞得混身都發燙起來,俏臉更脹得通紅了。

“其實昨晚你們兩個干到要生要死的時候,我們早就看得一清二楚,原本我們還以為可以跟你們一起,再上演多一場‘晨操’來慶祝新年,”阿明又口沒遮攔的淫笑說:“但見到你們兩小口子一直睡得死死的,相信就算我們把房子拆了也不會醒來,所以才打消了這主意……哎!”活該,嘴巴這么臭!阿明馬上便吃了艾姬一個肘撞!

芊芊越聽越羞的,一張粉臉緊緊的藏在我的懷里,怎也不肯出來。

而那個死鬼阿明,還捉狹的硬拉著艾姬,伏在床邊研究著床中間那一大灘暗紅的血跡;兩個恬不知恥的混蛋還眉來眼去的奸笑著:“呵呵……難得阿堅終于也破處了……恭喜恭喜……”

他們不說尤自可,這么一取笑,芊芊馬上嚶嚶的抽泣了起來。我慌忙摟緊她猛賠著小心,又惡狠狠的用眼睛沮咒那兩個在一旁吹著口哨在看戲的頑皮鬼。

最后我把阿明和艾姬轟了出房,又哄又騙的花了好半天,好辛苦才把芊芊的哭聲哄停了……

************

之后我和芊芊自然是成為了一對,我對她可是真心的,而她連處女豬也被我吃掉了,對我當然也是死心塌地的。而且在嘗過了性愛滋味之后,這小美女食髓知味,再加上艾姬那小蕩女的感染和我的悉心調教,她也已經樂此不疲的愛上了這個香艷的床上游戲。

我終于奪得了美人歸,雖然整個過程有人旁觀,的確是略為尷尬了一點;但怎么說還是應該謝謝那對不要臉的狗男女的。要不是他們的落力演出,我要攻破芊芊的處女大門,相信一定會困難得多。所以我也沒待薄這兩個大媒人,大破慳囊請他們吃了好幾頓豐富的。之后我們三個,再加上新加入的芊芊,四個人便成為了最好的好朋友。

可能因為我們第一次親熱時便已經被他們看過了吧?芊芊對著阿明他們時真的會比平時開放得多;這一年來,她不但和風騷的艾姬成為了好姊妹,對著口花花、手多多的阿明時也不會再害羞了,有時甚至會學艾姬那樣跟他摟摟抱抱的、又會揍他一兩拳,或者牙尖嘴利地反擊一下那臭小子那些蹩腳的葷笑話……

看來她也蠻喜歡這個口甜舌滑的小子啊。

我知道阿明雖然對艾姬一心一意,但男人那個不好色,而且芊芊那么正點,如果他說對她完全沒有遐想我也不會相信!

就好像我一樣,我當然很愛受芊芊,但對艾姬的巨乳其實也很感興趣的……

最近,阿明那小子時不時都有意無意的向我暗示想來次“交換”?還說艾姬也已經探過芊芊的口風,說她表示只要我舍得,她也不會介意……

反正艾姬持著幫過我和芊芊,時常都取笑說一定要找機會看回我們親熱一次,所以我們已經約好了今年的除夕夜再來一次四個人的倒數晚會……

這一次……嘿嘿……肯定會更精彩了……

“咦?是真的啊!”艾姬掀起了窗簾,看著窗外那個臨時搭建的舞臺:“原來阿堅你宿舍的房間真是可以看到表演臺的。”“難道你以為我是騙你的嗎?”沒等我這個主人家開口,阿明已經搶著代我答了:“而且這里對正了舞臺,還是最好的角度呢!”“喂!”我靠在床上,好沒氣的罵道:“你們兩個會不會太喧賓奪主了點啊?這里好歹都是我的房間,而且我好像沒有答應過讓你們今晚進來啊!”

“什么了?我們是好朋友嘛?”這兩個家伙馬上跑了過來,阿明還涎著臉的說:“平時我們逛街看戲都不會少你一份,今次只是想借你的房間玩一晚罷了,難道以我們十幾年的交情,你還要跟我計較嗎?”

“都說了不成啊!”我大搖其頭的說:“你們知道向這邊的房間今晚多么值錢的嗎?今晚的表演嘉賓除了有“曲奇妹”,還有天王嫂和假音歌皇啊,聽說隔壁的肥仔麥就用兩千塊把房間租出去了!”“咿……就是嘛……”艾姬撒著嬌的猛搖我的手臂:“今晚那么多明星,而且連我最愛聽假音歌皇都會來啊!阿堅,你就行行好,讓我們今晚一起來看吧?”說著也不顧她的男朋友在旁邊看著,把那雙脹卜卜的三十五D胸脯重重的壓了過來。

我“骨”的咽了口口水,雖說“朋友妻,不可窺”,但艾姬“小波霸”的美譽可不是騙回來的,尤其是她騷起來時,真的是威力驚人的啊!

我好辛苦才可以把臂膀從那雙幾乎裂衣而出的巨乳夾縫中抽回來,又狠狠的瞪了在旁邊滿臉幸災樂禍表情的阿明一眼,非常堅決的說:“不可以!我今晚佳人有約,我自己也犧牲了兩個絕版的超合金模型和十幾只珍藏的“四級”DVD才可以把我的室友“請”走!你說我怎么會讓你們這兩個癡男怨女跑來搞破壞了?”

“什么?佳人有約……”艾姬和阿明對望了一眼,馬上一左一右的跳上床來把我夾在中間,阿明更用力箍著我的頸項;艾姬則揪著我的衣領嗲聲嗲氣的質問我說:“快說,是誰?”“救命……我說了……我說了……你們先放手……”我大聲的咳嗽起來,幾乎要斷氣了,他們兩個才肯放手。

“就算你不說,我也猜到了!”我還沒揭曉答案,艾姬已經“繃”的彈了起來:“你從小最迷的就是長頭發的女孩子……你今晚約的,一定就是……”倒像是洞悉天機,胸有成竹似的……阿明這小子也同時一拍大腿,非常神氣的大聲說:“啊!我也知道了……一定就是她!”我才不會被他們把小把戲騙到,好沒氣的瞪著這對活寶貝:“說啊,你們不是已經猜都是誰了嗎?”他們兩個大眼看小眼的,見我不上當,最后才哈哈的笑了起來:“還是……猜不到!不過,以阿堅你這”少女劊子手“的惡名,我們實在想不到還會有那個美女肯跟你約會耶?”這兩個家伙,就會糗我!我這個難聽的渾號,當初不就是你們兩個混蛋傳開去的嗎?

我瞪了他們一眼,冷笑著說:“信不信由你,我今晚約的是芊芊!”他們馬上瞪大了眼睛,失聲的喊道:“一年級那個準校花“芊芊”?”我攤了攤手掌:“不是她還有誰?”“狗屎!”他們兩個又飛快的跑了回來夾著我,艾姬這“愛打聽”的眼睛簡直是發亮了:“快招供,你這臭小子是怎樣泡上校花的?”先來介紹一下,我叫阿堅,是大學二年級社會系的學生,長得高大俊朗、玉樹臨風、儀表出眾、貌比潘安,完全是“溝死女”那種……啊!對不起!的確是夸大了點!總之我長得并不丑就是了。

而那對不要臉地妄圖破壞我跟校花美女約會的狗男女,便是阿明和艾姬。他們兩個跟我從小學開始便是同班同學,我們三個可說是青梅竹馬、一起打架長大的好朋友;他們兩個已經是情侶了,而我……便是剩出來的那一個!

老實說,論賣相我其實要比阿明強得多,只是艾姬在念中學時一直是個皮膚黝黑、又干又瘦、毫不起眼的“男仔頭”,身材更是平平無奇的“洗衫板”;我這絕世俊男當然是看不上眼了,所以才很“慷慨”的把她讓了給阿明!

誰知上到高中,這小妮子不知吃了什么藥,竟然失驚無神的來個“二度發育”,不但臉蛋變漂亮了、皮膚變滑溜了,連身材也來了個“三級跳”,變成了全校胸脯最大的“小波霸”!我走了眼,只有眼睜睜的看著一個大美女跑進了人家的懷抱里,當然是后悔莫及了!

尤其是當我知道阿明這小子去年暑假終于把艾姬推倒了,還宰掉了她的處女豬的時候,更是叫我恨得牙癢癢的……因為我雖然號稱“溝女”無數,但很慚愧的,到現在我還是個“未經人道”的“青頭仔”!

不過,看到兩個一起長大的好朋友親親密密的,我心里也著實衷心的祝福他們了……況且我的條件那么好,還怕找不到一個更好的嗎?

至于我們說的“芊芊”,她是今年才進來的小學妹,不過很快便已經成為公認的校花人選了。我可是花了不少水磨功夫,才可以把這個害羞的小美女泡到手的。今晚難得她肯答應到我宿舍這里來看除夕音樂會,我當然不想有人來搞局了!

************

“阿堅啊……”艾姬還在鍥而不舍的拉著我的手臂:“就一次嘛!我答應你,我們一定不會壞你大事的!”這臭妮子從小便愛纏人,也不知自己“二度發育”之后,那雄偉胸脯的殺傷力是多么巨大,有好幾次真的讓我幾乎流鼻血!要不是因為她是阿明的馬子,相信我早便把她奸了好幾十次!

“阿堅,”那個死鬼阿明卻像一點都不介意自己的女友向我狂送“波餅”似的,還湊興在后面推了她兩把,又在旁邊推波助瀾的說:“只要你答應今晚讓我們一起來,包你不會后悔!”“怎么可能啊?”我煩躁的罵道:“有你們兩個巨型電燈膽在,我怎么跟芊芊好好“溝通”啊!”“溝通?”阿明這小子淫穢的笑說:“哦,“溝”完當然是要“通”了……呵呵……”“死相!”艾姬紅著臉的揍了自己的色男友一拳。

“阿堅,那你便完全錯了!”她教訓完阿明,雙手馬上又環抱著他的腰身笑著說:“我知道芊芊是非常害羞的,今晚如果只有你們兩個,她的警覺性一定會大大提高的,到時你就算想摸摸她的玉手,相信也會跟美國想打挎伊拉克一樣困難啊!”我呆了一下,她可沒說錯;因為其實我也正為這件事煩惱。

“但如果我們都在便完全不同了!一來人多點,氣氛會輕松些,二來我是女孩子,有我在,芊芊的戒心一定會大大放松的,到時……”“嘿嘿……溝通、溝通、溝通……”真是婦唱夫隨,阿明這小子馬上配合著奸笑起來。

他們看到我有點意動,更是加把勁的繼續推銷說:“最多我們負責酒水小食,再替你說多兩句好話……”艾姬瞇起眼睛笑著說。

“如果還嫌不夠的話,我們還可以即席向你們示范怎樣親熱的技巧,甚至還可以來場“四級床上真人表演”,給你這對純情的小處男處女助慶啊!”阿明這小子說得興起,竟然口不擇言的越說越露骨了!

“你……亂說什么了?死色鬼!”艾姬雖然開放,但始終是個女孩子,這么猥瑣的笑話還是受不了,一拳便打在阿明的肚皮上,兩人打打鬧鬧的,又扭成了一團倒在我室友的床上。

“喂喂喂!”我越看越不妥,馬上喝罵道:“你們兩個夠了沒有?是不是又想像上次去澳門玩那次一樣,硬把我從房間趕了出來?”這對狗男女,上次去旅行時就是這樣吵吵鬧鬧的鬧到床上去,還真的干了起來,結果累得我要在街上逛了兩句鐘!

“總之我們今晚是來硬的了!”阿明這才訕訕的從衣衫不整的艾姬身上爬了起來,手忙腳亂的替釵橫鬢亂的女友拉好上衣,遮掩著那露出了起碼六、七成的碩大乳房。

************

“你們好,我叫芊芊。”我剛打開門,這水水的小美女已經忙不迭的向著房間里的阿明和艾姬打起招呼來了。

唉!不用問了!結果我還是敵不過這對奸夫淫婦的雙劍合壁,被他們半哀求、半強迫的賴死不肯走,最后只有讓他們留下了。

不過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給他們說中了?當芊芊知道我另外還邀請了兩個朋友一起到宿舍房間看表演時,她倒真的像是放松了很多似的,連笑容也甜多了。

我很禮貌的邀請了芊芊進房,又特意讓她參觀我那花了不少功夫才收拾好的書桌和床鋪。為了這一晚,我足足打掃了一整天,連床單也換上了新的;而那些平時隨處亂扔亂放的臭襪、日本女優寫真集和AV影碟都已經裝好箱,收到床底下了!

“真的好整齊啊!”芊芊轉了個圈,非常滿意的點了點頭。

“不就是嘛!”阿明跳了起來,非常夸張的笑著說:“阿堅真的是個非常好的男孩子呢!”“對啊!做男朋友最好!”艾姬也豎著拇指,猛在煽風點火。

芊芊的臉馬上變成了紅蘋果……“拜托!”我好沒氣的說道:“你們不開口,也沒有人說你們是啞的!”他們的回答是兩張鬼臉!

我捏起衣袖正要揍他們,芊芊卻“撲嗤”的笑起來了:“你們的感情真好呢,好開心啊!”“當然了!”艾姬馬上持熟賣熟的拉著芊芊的手坐下:“我們三個從小學開始便認識的了……”說著說著,兩人竟然越說越投契,反而把我和阿明擱在一旁了。

我狠狠的白了阿明一眼,他也很無奈的攤了攤手,又笑著摟了摟我的肩膀小聲說:“就先讓她們兩個女孩子留下說些悄悄話吧,順便讓我老婆給你那害羞的小女友洗洗腦,我哥們倆去預備今晚吃的……”硬是把我拉出房外去。

才關上房門,我往他臂膀上就是一記重拳,他吃痛的呼冤說:“喂!你別好人當賊扮啊!我跟艾姬是真心為你好的!我們早安排好了,今晚一定叫你滿意!”我皺起眉頭,狐疑的瞧著他:“你們……究竟打什么鬼主意了?”“天機……不可泄漏!”這小子,竟然還在故作高深的說!

當我買完了零食,跟去買飲料的阿明在宿舍門口會合時,看門口的伯伯一見到我們,馬上兇巴巴的說:“喂,你們應該知道宿舍里是不準喝酒的罷?”為了防止我們在節日鬧事,今年校方非常嚴厲的禁止我們把含酒精飲料帶進宿舍里,所有拿進去的東西都要搜查。(這其實是個笨主意,因為我們可以早幾天把酒精偷運進去的嘛……)我看了看阿明手里那一袋二袋的,其中一袋雖然已經包了幾層膠袋,但那一排六罐的啤酒怎可能避得過看更伯伯的法眼啊?

阿明嘆了口氣,垂頭喪氣的把啤酒拿了出來:“伯伯你真厲害,想騙你真的太難了!”說著乖乖的把啤酒塞到看更伯伯的手里:“這些不算充公……就當是我私人孝敬給你老人家的好了!”“哼!”伯伯喜孜孜的收下了我們那些“違禁品”,還非常神氣、語重心長的囑咐我們說:““酒能亂性”,喝了會做錯事的,難道你們沒聽過的嗎?年輕人可不要隨便喝酒啊!”“我們知道了!”阿明這小子竟然恭恭敬敬的,連半句嘴也沒駁,跟他平時那一言九“頂”的性格可截然不同啊。

到我們轉身上樓時,阿明這才奸笑著把背包打開了少許……呀!里面竟然有兩大枝紅酒,還有幾瓶比較細小的烈酒!

“實則虛之、虛則實之……這叫聲東擊西啊!”他低聲的笑著說。

“喂!這些是什么……”背后……那守門的伯伯又截住了跟著進來的兩個男生,好像又撿到“違禁品”了!

************

“哇!哇!”那個M字額的假音歌皇雖然已經唱完很久了,但艾姬那過了份的興奮卻似乎還是停不了下來,摟著阿明在尖聲大叫的;手里面那枝紅酒更是大口大口的灌下去。

芊芊當然比她矜持多了,但受到了這小瘋妹的感染,也湊興的喝了大半杯阿明親手調的“雞尾酒”,兩邊粉腮紅撲撲的,好不可愛。只見她學艾姬那樣,雙手按著窗緣伏在窗臺上,罩衫下那雙不算很大的半球一下的蕩了下來,雖然遠及不上“小波霸”艾姬的雄偉壯觀,但也很有看頭啊!

我跟阿明站在后面,看著兩個女孩翹起了豐碩的俏臀,隨著音樂節拍一扭一扭的,真的有股沖動想跑上前一炮轟過去。芊芊穿著褲子還好一點,艾姬那小蕩女穿的是迷你裙,這么一翹起屁股,那粉紅色的小內褲登時曝光了!連大腿中間那鮮嫩的美鮑和在內褲旁邊那幾根跑過了界的柔毛也清晰可見的……這小狐貍!真的是殺死人不賠命!

我在偷看人家的女友,阿明這小子也沒吃虧,忽地蹲了下去,竟然想從芊芊趟開的褲襠中窺進去……我連忙一屁股把他撞開,又怒目的瞪著了他!……我還沒看過,怎么可以讓你喝頭啖湯了?

他像沒事兒的,站起來摟著我又淫笑了起來……我們兩個對音樂會的興趣,其實遠沒有兩個女孩子大,便靠在床緣上愜意的呷著酒,開始小聲的品評起自己的小女友來……艾姬雖然也算長得很標致,但跟校花級的芊芊比較起來,美貌當然是遜色了一點。

不過若論到身材,她卻絕對可以輕易的便把芊芊“KO”掉了!就好像現在那樣,艾姬那雙巨乳的威力便清楚的展示出來了;那兩大團嫩肉完全擠開了的壓在窗臺上,就算從后面看上去,也足夠讓人看得驚心動魄的了;芊芊均勻的身材雖然也不賴,但這一次卻真的沒話說,輸得非常干脆俐落!

還好芊芊的腰肢卻比旁邊的艾姬纖細多了,可說是盈盈一握的。這一局……芊芊勝!

再往下一點,兩個小美人的屁股竟然都是一樣的翹,艾姬的比較大一點,但芊芊的卻好像挺一些……我跟阿明點頭一笑,握了握手,打和!

到腿了……想不到艾姬雖然比芊芊高,但芊芊的腿卻卻比她還要修長,線條也更美……結果三勝一和一負;阿明也不能不俯首稱臣,我的芊芊是大贏家!……或者應該說,我是大贏家才對!呵呵!

“喂!老公,再來一杯!”艾姬這野丫頭喝光了一瓶紅酒,竟然還不夠!阿明馬上倒了另外一杯給她,順手又替芊芊添滿了杯子。

“噢,我……不用了……”芊芊面紅耳赤的推拒說,看來她喝了剛才那杯,已經有點兒醉了。

“沒事的!”艾姬一口已經干下了自己那杯酒:“這些雞尾酒沒什么酒精,喝不醉的……”說著又推著芊芊的手哄她喝下去。

這時剛巧又換了歌星,就是那個時常走音的“曲奇”妹。她唱了兩句,果然又走音了;我們頓時哄笑起來,不知不覺的又多喝了兩杯。

這時距離午夜十二點的倒數時間還不到三十分鐘,平臺廣場舞臺前的情緒也越來越高漲了,同學們的歡呼尖叫聲此起彼落的,好不熱鬧。不過在我們這個“黃金廂座”里的氣氛,除了歡樂之后,還慢慢的有點旖旎起來。

阿明和艾姬這雙小情人早已抱在一起,隨著窗外傳進來的曼妙音樂跳起了貼身舞。我也大膽的牽著了芊芊軟軟的小手,擁著她慢慢的踱著舞步。

“芊芊,你覺得今晚怎樣了?”我摟著美麗的小學妹,嗅著那些夾雜了輕微酒味的如蘭呵氣,也好像醉了一大半。

“嗯……我玩的很開心啊……”她噎出了一口酒氣,竟然也柔順的把頭枕到我的肩膀上。

我登時喜出望外,開心得呆了!連老爸姓什么都幾乎忘記了……要不是阿明忽地在我的手臂上拍了一記的話,可能我還會一路的呆下去。

他倒沒說什么,只是做了個“OK”的手勢,接著還和艾姬兩個一起向我單了單眼,竟然明目張膽的摟抱著熱吻起來,還很夸張地吻得“啾啾”聲的。

芊芊也聽到了,好奇的扭頭一看,馬上羞紅了臉,嚇得張大了小嘴。

我隨即意會到阿明他們是故意演這場戲,想幫我挑起芊芊的情欲,自然不會錯過這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了。趁著芊芊看得心慌意亂的當兒,一低頭便閃電似的封吻著那張不知已經渴望了多久的甜美櫻唇。

芊芊嚇了一跌,那雙扶在我腰間的小手馬上抓緊了。但我根本沒讓她有時間慢慢思考,靈活的舌頭強硬的撬開了潔白的貝齒,塞進了她那嬌小的口腔里,趕在她那可愛的小香舌懂得躲開之前,已經把它狠狠的卷住了。

小嘴一失守,稚嫩的小美女馬上亂了起來,第一時間合緊了那雙六神無主的大眼睛,不敢看我這個奪走了她寶貴“初吻”的大色狼。卻沒想過這樣“掩耳盜鈴”的反應,其實只會便宜了我這個竊玉偷香的大壞蛋,讓我可以好整以暇的慢慢欣賞那張完美無瑕的俏臉,和仔細的品味那些又香又甜的美味香津。

圈在小纖腰上的手臂不斷的收緊,讓那雙壓在我胸前我飽滿小玉兔貼得更緊,我甚至清晰的感感到少女“卜卜”的心跳,還有那些從挺直的小瑤鼻中急劇噴出的熾熱鼻息……我醉了!

我完全陶醉在和心愛的學妹那甜蜜狂野的激情熱吻中,窗外那些喧鬧嘈吵的呼喊聲都變得好像夢境一樣的虛幻……到連我自己也快透不過氣,不得不稍稍松開那張像蜜糖一樣的小嘴的時候,我才發現自己和芊芊都已經跌坐在我的床上,而阿明和艾姬更已經擁作一團的倒在我室友的床上了。

芊芊松了口氣,才張開眼,馬上便看到對面床上那個不堪入目的畫面……艾姬竟然跨坐在阿明的大腿上,正抬起了雙手脫下那寬闊的大罩衫。那緊繃的胸罩根本便不能完全裹起那雙碩大無朋的傲人巨乳;在窗外照進來那些一眨一眨的射燈映照中,那些從胸罩旁邊擠出來的又白又嫩的乳肉不斷的閃爍出異常淫穢的迷幻光芒。

芊芊“哇”的叫了起來,羞得馬上用小手掩蓋著雙眼。

所謂打鐵要趁熱,我連忙把她整個摟進懷里,一面溫言軟語的慢慢呵護,一面當然也沒忘記抽空欣賞一下對面床上的活春宮了。

老實說,這么多年了,艾姬我雖然沒碰過,但她的裸體我當然不會沒窺看過了。只是好像這次這么近距離,似乎還是頭一回;而且還有阿明在場,那種看著人家“暴露女友”的新鮮感覺,真是非常刺激啊!

真是說得出、做得到;他們可一點都沒欺場。阿明兩手一彈,已經非常純熟的松開了艾姬的胸罩,把那兩大團份量十足的美麗乳球釋放了出來,還馬上一手一個的用力搓揉起來。

也不知是不是真的那么爽?艾姬那陣銷魂奪魄的嬌喘即時好像海嘯似的,排山倒海的涌著過來,懷中那害羞的小美女那火燙嬌軀登時劇震了一下。我垂首一看,從指縫中看到芊芊那雙美目中滿是驚訝和錯愕,她顯然比我還要震撼得多。

嗨!兩個好朋友那么落力地為我打氣,我又怎可以白白浪費他們的努力呢?

況且我褲襠里的小弟弟也已經硬硬的抵在懷中美女的俏臀上,早準備好“破鞘而出”,寶劍……終于要開封了。

我拉開芊芊遮在粉臉上的雙手,在她那又驚又羞的眼神鼓勵下,又再一口封吻住那張好像在說著“不要”的小嘴;同時慢慢的把她的嬌軀推低,壓倒那張今早才剛換上的雪白床單上。

芊芊那些軟弱微弱的掙扎,在我那些狂飆的攻勢和隔壁床上傳過來那些越來越羞人的喘息中,根本便成不了氣候;才不一會便已經全軍盡墨的任我魚肉了。

我輕易突破了小手的推擋,侵進了芊芊的上衣里,還推高了她的小可愛紋胸,占領了那雙應該比B罩杯稍大一點點的美麗胸脯。

小美女完全不懂得反應,只是很矛盾的高仰著頭,用力的咬住了自己的手背,希望可以壓制著那些脫口沖出、好像要跟隔壁床上那些肆意呻吟比試一下的羞人呼嘯;嬌美的胸脯無意識的高挺起來,迎接著我那些狂熱的撫慰。

對面床上的阿明和艾姬早已脫光了,變成了亞當和夏娃,還轉了個方向玩起“69”式來。艾姬緊緊的抓著阿明那根巨大的棒棒,正撐大了小嘴,要把那巨大的龍頭含進口里。阿明和我從小便一起看A片,打空戰,他的小弟弟有多大我當然很清楚了!論長度和粗幼,他雖然還是比我差了一點點,不過也已經很夠駭人的了!但艾姬這小狐貍竟然可以兩、三口便把它齊根的吞掉,真的好厲害耶!

阿明還好像怕我和芊芊看不清楚似的,竟然把艾姬的屁屁微微的轉向窗外,讓那些光如白晝的射燈把那猛在滴著騷水的甜美鮮鮑映照得纖毫畢露的,他還故意用手指把那兩片嫩紅的花瓣撐開,讓那些閃著淫光的蜜汁汨汨的涌出來。

芊芊吃力的大口喘著氣,兩顆幼嫩的櫻桃在我指尖的捏弄下飛快的脹硬起來,還在一抖一抖的,散發出火灼的高溫。我真的擔心她會過熱燃燒起來,馬上拉起了她的罩衫,把那兩顆粉紅的乳蒂含進嘴里,用我的口水來替它們降溫。而那雙騰空出來的雙手,也開始順著那些滑不溜手的雪膚往下游移,向著另一個更重要的戰略目標進發。“呀……呀……不要……”在高漲的情欲中矛盾地掙扎著的小處女盡著最后的努力,呼喊出軟弱無力的抗議口號,一面又用兩條長腿奮力的踢著,竭力的抵拒著我那條想插進去的大腿。

我也不敢太粗暴冒進,只是慢慢的消耗她的體力……這時阿明他們又幫了我一把,只見他一個翻身把艾姬翻到下面,雙手扯高了她的小腿,腰身一挺,已經干了進去……艾姬那又爽又痛的尖號即時轟散了芊芊僅存的少許理智……在我用力把那敏感蓓蕾吸吮進嘴里的同時,芊芊慘呼一聲,身子一軟,緊合的腿縫終于被我分開了!

我的大腿馬上進占了最有利的戰略位置,一手支在床上,另一只手也飛快的穿過闊大的短褲管,順著大腿內側的燙手肌膚,攀到那已經濕得一塌胡涂的小內褲上。到了這個田地,陷入了半昏厥狀態的美女校花已經完全放棄了抵抗,連話也說不清楚,只能“咿咿呀呀”的胡亂呻吟了。那些誘人喘息的銷魂程度,比起隔鄰床上那快要給我的死黨干上高潮的巨乳美女還要強上數十倍。

我隔著濕漉漉的纖薄布料探索了一會,弄清楚整個山丘所有戰略目標的精確座標后,便索性扯開那礙事的小內褲,正式開展了小處女的開墾工程。

手指迅速地穿越春雨潺潺的茂密叢林,強橫的掰開了兩扇嬌嫩的肉唇,首先便向那顆鎮守在溪谷頂端的敏感肉核展開了猛烈的攻擊;另一方面,更一舉突破了那從來都沒有被人開啟過的處女門扉,在那洶涌的蜜漿洪流中,為即將到臨的破處大軍作好勘查的準備。

芊芊繃緊的嬌軀接連的劇顫,火燙的蜜漿像泛濫的洪水似的不斷涌出,狹窄的蜜道把我那入侵的小指頭也箍緊得動彈不得。我當然不會就此卻步,指尖緊守著穴口的少許陣地又轉又挖的,口里更用力的含吮著她那膨脹激凸的小蓓蕾。

芊芊可是個貨真價實的處女,那里抵受得住這猛烈的挑逗,才不一會便已經爽得騷水狂泄的昏了過去。

完全喪失了抵抗力的美女校花像只閉目待宰的小白羊一樣,被我三扒兩撥便脫光了。不過我可沒阿明他們那么開放,還記得拉過被鋪,遮掩著芊芊那美麗得叫人瘋狂的赤裸胴體。其實也可能是我瞎擔心了,因為這時阿明和艾姬兩人的大戰已經進入了最緊張的關鍵時刻,根本沒空閑來窺看我們了。

只看到他們兩條白晰的人體好像瘋了一樣的翻來覆去,把那張單薄的木床搖得“吱吱”的狂響,像隨時都會塌下來似的;那些驚天動地的狂呼厲叫,更幾乎連窗外那些震耳欲聾的雷動歡聲都完全蓋過了。

我已經等不及了,用力把芊芊的雙手壓在頭頂,大口不斷的在她那白嫩的耳垂、粉腮和香肩之間忙碌地游戈著。已經脹大到極限的兇猛巨龍,也已經急不及待的在人家的處女花丘上架好了炮臺,瞄準了目標,準備向過去十多年的處男生涯說聲“再見”了。

“芊芊,我愛你……真的好愛你……”我凝望著她那雙充滿驚懼的美目,溫柔但堅定的吻在那不停抖顫的櫻唇上,燙熱得冒煙的巨大龍頭開始慢慢的壓下。

“哎……”可憐的小處女眼角溢出了痛楚的眼淚,勉力的說出了羞人的哀求:

“不要……我怕……會痛……”“不要怕……”我吻去了她眼角的淚水,痛惜的安慰她說:“女孩子第一次一定會有少許痛的,但我答應你,我會很溫柔的!”她抽搐著點了點頭,又勇敢的咬住了下唇。

我慢慢用力,龍頭一邊旋轉一邊推進,很耐心地逐少逐少的撐開那緊貼的城門,終于“卜”的一下,整顆陷了進去。

我“呀……”的透了口大氣,馬上剎停了腳步。被處女肉洞緊緊夾著的滋味實在是太爽了,若果我不是拚命忍著停下來歇一歇,光是這一下便已經忍不住爆炸了!

“怎么了?是不是很痛?”我一面重整旗鼓,同時也沒忘記要做個好情人的宗旨,不會只顧著自己快樂,忽略了那個被我寵幸的美女,馬上體貼的詢問著芊芊。

她緩過一口氣,搖了搖頭,淚眼嬌羞的望著我:“還……還可以……只是很脹,像要裂開似的……你……你要輕一點……”“嗯!好!再輕點!我一定不會弄痛你的。”我答應了一聲:“芊芊,你看他們……”為了分散芊芊的注意力,我故意叫她看看隔鄰床上那對剛剛又轉了“狗仔式”的野鴛鴦。

“咿……丑……丑死了……”芊芊害羞的啐道,但卻真的沒剛才那樣緊張了,俏臀也開始慢慢的蠕動起來。

這時,窗外面也響起了震天的倒數聲,除夕跨年的一刻終于來了!

這時,窗外面也響起了震天的倒數聲,除夕跨年的一刻終于來了!

我跟阿明對望了一眼,不約而同的順著倒數的節奏開始聳動起來。不過他是抓著艾姬的屁股沒命的轟炸,而我卻只敢在芊芊的處子封條前面淺淺的扣著門。

“十……九……八……七……六……”倒數的呼嘯漸次高昂,巨龍搗在那象征著貞潔的肉膜上的力度也跟著慢慢的加強……而那邊廂,阿明和艾姬的喘氣聲也越來越沉重了。

“五……四……三……二……”、“呀……呀……呀……”倒數聲和芊芊的痛叫聲同步的響起……“一……”在阿明發出了高潮爆發的絕命喘叫的同一剎那,我也狠心的用力壓下了腰身!

“零!”“哎……”芊芊和艾姬兩個女孩的尖叫同時響了起來,一個是因為終于沖上了情欲的最高峰,而另外的一個,卻剛剛被撕破了處女純潔的封印,跨進了愛欲的門檻。

染滿處子落紅的巨大龍頭,像兇悍殘暴的攻城桿一樣,毫無容卸的剖開了緊合的肉縫,橫蠻的貫穿了尚未開拓過的處女孔道,在純潔無瑕的幼嫩花芯上,投下了一枚威力足以毀天滅地的巨型核子炸彈。

剛從女孩變成了女人的美女校花凄厲的慘呼著,淚花四濺,痛得全身都繃緊了。四肢像八爪魚的觸須一樣緊緊的纏繞著我;窄小的花徑縮得緊緊的,牢牢的封鎖著那魯莽的入侵者。

窗外面刺耳的音樂聲再度響起了,準備替歡樂的除夕表演劃上完美的句號,而阿明他們那邊也已經偃旗息鼓了,兩個人喘著氣的交疊著,在床上靜靜的享受著高潮后的美妙余蘊。唯獨我和芊芊這場初試云雨的破處初交,卻還是在新的一年悄悄蒞臨時,才剛剛展開了序幕。

“沒事了……最痛的都已經過去了。”我吻干了芊芊的眼淚,憐惜的看著那雙哭紅了的美目:“芊芊,我愛你……”她沒答我,只是嗚咽著,用一個火灼的熱吻來回應。

得到了佳人的默許,巨龍馬上緩緩的后撤,然后再在她雪雪的痛叫聲中再次插回去,慢慢的鉆開那些幾乎是馬上合攏起來的嬌嫩秘道,用滿載的熱情來趕走所有的空虛。

我非常克制的,緊記著從前看過的色文中的眾前輩的教誨,沒有狂抽猛插的胡來,非常溫柔的輕憐淺愛,讓初經人道的小美女不用受那么多苦。而且她的處女穴也實在太緊窄了,連我也被夾得有點疼痛,就算想快也快不起來。

還好我的努力并沒有白費,芊芊的痛叫中開始隱隱的透出了歡愉的意味,在緊湊的小花徑中的抽插也越來越感到暢順了……于是我慢慢的加快了速度,很快便已經把身下的小美女殺得嬌啼婉轉的不斷求饒。

可能是由于初次達陣的我經驗還是不太充足的關系吧?我們這場跨年的破處大戰歷時并不太久,在我愜意的在失神的小女友的處女子宮里奉獻出我濃濃愛慕的時候,窗外面那些狂歡的鬧叫聲好像還沒有完全停息。

不過,隔壁床上好像又再響起了些激情的喘叫……只是,在得嘗大欲之后,我懷抱著生命中的第一個女孩,腦海中只充盈著跟她顛鸞倒鳳的香艷回憶和以后一生一世的悠長歲月,其他任何的東西都已經聽不到了!

淫亂的校園除夕倒數夜(下)

“喂!老公,再來一杯!”艾姬這野丫頭喝光了一瓶紅酒,竟然還不夠!阿明馬上倒了另外一杯給她,順手又替芊芊添滿了杯子。

“噢,我……不用了……”芊芊面紅耳赤的推拒說,看來她喝了剛才那杯,已經有點兒醉了。

“沒事的!”艾姬一口已經干下了自己那杯酒:“這些雞尾酒沒甚么酒精,喝不醉的……”說著又推著芊芊的手哄她喝下去。

這時剛巧又換了歌星,就是那個時常走音的“曲奇”妹。她唱了兩句,果然又走音了;我們頓時哄笑起來,不知不覺的又多喝了兩杯。

這時距離午夜十二點的倒數時間還不到三十分鐘,平臺廣場舞臺前的情緒也越來越高漲了,同學們的歡呼尖叫聲此起彼落的,好不熱鬧。不過在我們這個“黃金廂座”里的氣氛,除了歡樂之后,還慢慢的有點旖旎起來。

阿明和艾姬這雙小情人早已抱在一起,隨著窗外傳進來的曼妙音樂跳起了貼身舞。我也大膽的牽著了芊芊軟軟的小手,擁著她慢慢的踱著舞步。

“芊芊,你覺得今晚怎樣了?”我摟著美麗的小學妹,嗅著那些夾雜了輕微酒味的如蘭呵氣,也好像醉了一大半。

“嗯……我玩的很開心啊……”她噎出了一口酒氣,竟然也柔順的把頭枕到我的肩膀上。

我登時喜出望外,開心得呆了!連老爸姓甚么都幾乎忘記了……要不是阿明忽地在我的手臂上拍了一記的話,可能我還會一路的呆下去。

他倒沒說甚么,只是做了個“OK”的手勢,接著還和艾姬兩個一起向我單了單眼,竟然明目張膽的摟抱著熱吻起來,還很夸張地吻得“啾啾”聲的。

芊芊也聽到了,好奇的扭頭一看,馬上羞紅了臉,嚇得張大了小嘴。

我隨即意會到阿明他們是故意演這場戲,想幫我挑起芊芊的春心,自然不會錯過這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了。趁著芊芊看得心慌意亂的當兒,一低頭便閃電似的封吻著那張不知已經渴望了多久的甜美櫻唇。

芊芊嚇了一跳,那雙扶在我腰間的小手馬上抓緊了。但我根本沒讓她有時間慢慢思考,靈活的舌頭強硬的撬開了潔白的貝齒,塞進了她那嬌小的口腔里,趕在她那可愛的小香舌懂得躲開之前,已經把它狠狠的卷住了。

小嘴一失守,稚嫩的小美女馬上亂了起來,第一時間合緊了那雙六神無主的大眼睛,不敢看我這個奪走了她寶貴“初吻”的大色狼。卻沒想過這樣“掩耳盜鈴”的反應,其實只會便宜了我這個竊玉偷香的大壞蛋,讓我可以好整以暇的慢慢欣賞那張完美無瑕的俏臉,和仔細的品味那些又香又甜的美味香津。

圈在小纖腰上的手臂不斷的收緊,讓那雙壓在我胸前我飽滿小玉兔貼得更緊,我甚至清晰的感感到少女“卜卜”的心跳,還有那些從挺直的小瑤鼻中急劇噴出的熾熱鼻息……我醉了!

我完全陶醉在和心愛的學妹那甜蜜狂野的激情熱吻中,窗外那些喧鬧嘈吵的呼喊聲都變得好像夢境一樣的虛幻……到連我自己也快透不過氣,不得不稍稍松開那張像蜜糖一樣的小嘴的時候,我才發現自己和芊芊都已經跌坐在我的床上,而阿明和艾姬更已經擁作一團的倒在我室友的床上了。

芊芊松了口氣,才張開眼,馬上便看到對面床上那個不堪入目的畫面……艾姬竟然跨坐在阿明的大腿上,正抬起了雙手脫下那寬闊的大罩衫。那緊繃的胸罩根本便不能完全裹起那雙碩大無朋的傲人巨乳;在窗外照進來那些一眨一眨的射

燈映照中,那些從胸罩旁邊擠出來的又白又嫩的乳肉不斷的閃爍出異常淫穢的迷幻光芒。

芊芊“哇”的叫了起來,羞得馬上用小手掩蓋著雙眼。

所謂打鐵要趁熱,我連忙把她整個摟進懷里,一面溫言軟語的慢慢呵護,一面當然也沒忘記抽空欣賞一下對面床上的活春宮了。

老實說,這么多年了,艾姬我雖然沒碰過,但她的裸體我當然不會沒窺看過了。只是好像這次這么近距離,似乎還是頭一回;而且還有阿明在場,那種看著人家“暴露女友”的新鮮感覺,真是非常刺激啊!

真是說得出、做得到;他們可一點都沒欺場。阿明兩手一彈,已經非常純熟的松開了艾姬的胸罩,把那兩大團份量十足的美麗乳球釋放了出來,還馬上一手一個的用力搓揉起來。

也不知是不是真的那么爽?艾姬那陣銷魂奪魄的嬌喘即時好像海嘯似的,排山倒海的涌著過來,懷中那害羞的小美女那火燙嬌軀登時劇震了一下。我垂首一看,從指縫中看到芊芊那雙美目中滿是驚訝和錯愕,她顯然比我還要震撼得多。

嗨!兩個好朋友那么落力地為我打氣,我又怎可以白白浪費他們的努力呢?

況且我褲襠里的小弟弟也已經硬硬的抵在懷中美女的俏臀上,早準備好“破鞘而出”,寶劍……終于要開封了。

我拉開芊芊遮在粉臉上的雙手,在她那又驚又羞的眼神鼓勵下,又再一口封吻住那張好像在說著“不要”的小嘴;同時慢慢的把她的嬌軀推低,壓倒那張今早才剛換上的雪白床單上。

芊芊那些軟弱微弱的掙扎,在我那些狂飆的攻勢和隔壁床上傳過來那些越來越羞人的喘息中,根本便成不了氣候;才不一會便已經全軍盡墨的任我魚肉了。

我輕易突破了小手的推擋,侵進了芊芊的上衣里,還推高了她的小可愛紋胸,占領了那雙應該比B罩杯稍大一點點的美麗胸脯。

小美女完全不懂得反應,只是很矛盾的高仰著頭,用力的咬住了自己的手背,希望可以壓制著那些脫口沖出、好像要跟隔壁床上那些肆意呻吟比試一下的羞人呼嘯;嬌美的胸脯無意識的高挺起來,迎接著我那些狂熱的撫慰。

對面床上的阿明和艾姬早已脫光了,變成了亞當和夏娃,還轉了個方向玩起“69”式來。艾姬緊緊的抓著阿明那根巨大的棒棒,正撐大了小嘴,要把那巨大的龍頭含進口里。阿明和我從小便一起看A片,打空戰,他的小弟弟有多大我當然很清楚了!論長度和粗幼,他雖然還是比我差了一點點,不過也已經很夠駭人的了!但艾姬這小狐貍竟然可以兩、三口便把它齊根的吞掉,真的好厲害耶!

阿明還好像怕我和芊芊看不清楚似的,竟然把艾姬的屁屁微微的轉向窗外,讓那些光如白晝的射燈把那猛在滴著騷水的甜美鮮鮑映照得纖毫畢露的,他還故意用手指把那兩片嫩紅的花瓣撐開,讓那些閃著淫光的蜜汁汨汨的涌出來。

芊芊吃力的大口喘著氣,兩顆幼嫩的櫻桃在我指尖的捏弄下飛快的脹硬起來,還在一抖一抖的,散發出火灼的高溫。我真的擔心她會過熱燃燒起來,馬上拉起了她的罩衫,把那兩顆粉紅的乳蒂含進嘴里,用我的口水來替它們降溫。而那雙騰空出來的雙手,也開始順著那些滑不溜手的雪膚往下游移,向著另一個更重要的戰略目標進發。

“呀……呀……不要……”在高漲的情欲中矛盾地掙扎著的小處女盡著最后的努力,呼喊出軟弱無力的抗議口號,一面又用兩條長腿奮力的踢著,竭力的抵拒著我那條想插進去的大腿。

我也不敢太粗暴冒進,只是慢慢的消耗她的體力……

這時阿明他們又幫了我一把,只見他一個翻身把艾姬翻到下面,雙手扯高了她的小腿,腰身一挺,已經干了進去……

艾姬那又爽又痛的尖號即時轟散了芊芊僅存的少許理智……在我用力把那敏感蓓蕾吸吮進嘴里的同時,芊芊慘呼一聲,身子一軟,緊合的腿縫終于被我分開了!

我的大腿馬上進占了最有利的戰略位置,一手支在床上,另一只手也飛快的穿過闊大的短褲管,順著大腿內側的燙手肌膚,攀到那已經濕得一塌胡涂的小內褲上。到了這個田地,陷入了半昏厥狀態的美女校花已經完全放棄了抵抗,連話也說不清楚,只能“咿咿呀呀”的胡亂呻吟了。那些誘人喘息的銷魂程度,比起隔鄰床上那快要給我的死黨干上高潮的巨乳美女還要強上數十倍。

我隔著濕漉漉的纖薄布料探索了一會,弄清楚整個山丘所有戰略目標的精確座標后,便索性扯開那礙事的小內褲,正式開展了小處女的開墾工程。

手指迅速地穿越春雨潺潺的茂密叢林,強橫的掰開了兩扇嬌嫩的肉唇,首先便向那顆鎮守在溪谷頂端的敏感肉核展開了猛烈的攻擊;另一方面,更一舉突破了那從來都沒有被人開啟過的處女門扉,在那洶涌的蜜漿洪流中,為即將到臨的破處大軍作好勘查的準備。

芊芊繃緊的嬌軀接連的劇顫,火燙的蜜漿像泛濫的洪水似的不斷涌出,狹窄的蜜道把我那入侵的小指頭也箍緊得動彈不得。我當然不會就此卻步,指尖緊守著穴口的少許陣地又轉又挖的,口里更用力的含吮著她那膨脹激凸的小蓓蕾。芊芊可是個貨真價實的處女,那里抵受得住這猛烈的挑逗,才不一會便已經爽得騷水狂泄的昏了過去。

完全喪失了抵抗力的美女校花像只閉目待宰的小白羊一樣,被我三扒兩撥便脫光了。不過我可沒阿明他們那么開放,還記得拉過被鋪,遮掩著芊芊那美麗得叫人瘋狂的赤裸胴體。

其實也可能是我瞎擔心了,因為這時阿明和艾姬兩人的大戰已經進入了最緊張的關鍵時刻,根本沒空閑來窺看我們了。只看到他們兩條白晰的人體好像瘋了一樣的翻來覆去,把那張單薄的木床搖得“吱吱”的狂響,像隨時都會塌下來似的;那些驚天動地的狂呼厲叫,更幾乎連窗外那些震耳欲聾的雷動歡聲都完全蓋過了。

我已經等不及了,用力把芊芊的雙手壓在頭頂,大口不斷的在她那白嫩的耳垂、粉腮和香肩之間忙碌地游戈著。已經脹大到極限的兇猛巨龍,也已經急不及待的在人家的處女花丘上架好了炮臺,瞄準了目標,準備向過去十多年的處男生涯說聲“再見”了。

“芊芊,我愛你……真的好愛你……”我凝望著她那雙充滿驚懼的美目,溫柔但堅定的吻在那不停抖顫的櫻唇上,燙熱得冒煙的巨大龍頭開始慢慢的壓下……

“哎……”可憐的小處女眼角溢出了痛楚的眼淚,勉力的說出了羞人的哀求:“不要……我怕……會痛……”

“不要怕……”我吻去了她眼角的淚水,痛惜的安慰她說:“女孩子第一次一定會有少許痛的,但我答應你,我會很溫柔的!”

她抽搐著點了點頭,又勇敢的咬住了下唇。

我慢慢用力,龍頭一邊旋轉一邊推進,很耐心地逐少逐少的撐開那緊貼的城門,終于“卜”的一下,整顆陷了進去。

我“呀……”的透了口大氣,馬上剎停了腳步。被處女肉洞緊緊夾著的滋味實在是太爽了,若果我不是拼命忍著停下來歇一歇,光是這一下便已經忍不住爆炸了!

“怎么了?是不是很痛?”我一面重整旗鼓,同時也沒忘記要做個好情人的宗旨,不會只顧著自己快樂,忽略了那個被我寵幸的美女,馬上體貼的詢問著芊芊。

她緩過一口氣,搖了搖頭,淚眼嬌羞的望著我:“還……還可以……只是很脹,像要裂開似的……你……你要輕一點……”

“嗯!好!再輕點!我一定不會弄痛你的。”我答應了一聲:“芊芊,你看他們……”為了分散芊芊的注意力,我故意叫她看看隔鄰床上那對剛剛又轉了“狗仔式”的野鴛鴦。

“咿……丑……丑死了……”芊芊害羞的啐道,但卻真的沒剛才那樣緊張了,俏臀也開始慢慢的蠕動起來。

這時,窗外面也響起了震天的倒數聲,除夕跨年的一刻終于來了!

我跟阿明對望了一眼,不約而同的順著倒數的節奏開始聳動起來。不過他是抓著艾姬的屁股沒命的轟炸,而我卻只敢在芊芊的處子封條前面淺淺的扣著門。

“十……九……八……七……六……”

倒數的呼嘯漸次高昂,巨龍搗在那象征著貞潔的肉膜上的力度也跟著慢慢的加強……而那邊廂,阿明和艾姬的喘氣聲也越來越沉重了。

“五……四……三……二……”、“呀……呀……呀……”倒數聲和芊芊的痛叫聲同步的響起……

“一……”

在阿明發出了高潮爆發的絕命喘叫的同一剎那,我也狠心的用力壓下了腰身!

“零!”

“哎……”芊芊和艾姬兩個女孩的尖叫同時響了起來,一個是因為終于沖上了情欲的最高峰,而另外的一個,卻剛剛被撕破了處女純潔的封印,跨進了愛欲的門檻。

染滿處子落紅的巨大龍頭,像兇悍殘暴的攻城桿一樣,毫無容卸的剖開了緊合的肉縫,橫蠻的貫穿了尚未開拓過的處女孔道,在純潔無瑕的幼嫩花芯上,投下了一枚威力足以毀天滅地的巨型核子炸彈。

剛從女孩變成了女人的美女校花凄厲的慘呼著,淚花四濺,痛得全身都繃緊了。四肢像八爪魚的觸須一樣緊緊的纏繞著我;窄小的花徑縮得緊緊的,牢牢的封鎖著那魯莽的入侵者。

窗外面刺耳的音樂聲再度響起了,準備替歡樂的除夕表演劃上完美的句號,而阿明他們那邊也已經偃旗息鼓了,兩個人喘著氣的交疊著,在床上靜靜的享受著高潮后的美妙余蘊。唯獨我和芊芊這場初試云雨的破處初交,卻還是在新的一年悄悄蒞臨時,才剛剛展開了序幕。

“沒事了……最痛的都已經過去了。”我吻干了芊芊的眼淚,憐惜的看著那雙哭紅了的美目:“芊芊,我愛你……”

她沒答我,只是嗚咽著,用一個火灼的熱吻來回應。

得到了佳人的默許,巨龍馬上緩緩的后撤,然后再在她雪雪的痛叫聲中再次插回去,慢慢的鉆開那些幾乎是馬上合攏起來的嬌嫩秘道,用滿載的熱情來趕走所有的空虛。

我非常克制的,緊記著從前看過的色文中的眾前輩的教誨,沒有狂抽猛插的胡來,非常溫柔的輕憐淺愛,讓初經人道的小美女不用受那么多苦。而且她的處女穴也實在太緊窄了,連我也被夾得有點疼痛,就算想快也快不起來。

還好我的努力并沒有白費,芊芊的痛叫中開始隱隱的透出了歡愉的意味,在緊湊的小花徑中的抽插也越來越感到暢順了……于是我慢慢的加快了速度,很快便已經把身下的小美女殺得嬌啼婉轉的不斷求饒。

可能是由于初次達陣的我經驗還是不太充足的關系吧?我們這場跨年的破處大戰歷時并不太久,在我愜意的在失神的小女友的處女子宮里奉獻出我濃濃愛慕的時候,窗外面那些狂歡的鬧叫聲好像還沒有完全停息。

不過,隔壁床上好像又再響起了些激情的喘叫……

……只是,在得嘗大欲之后,我懷抱著生命中的第一個女孩,腦海中只充盈著跟她顛鸞倒鳳的香艷回憶和以后一生一世的悠長歲月,其他任何的東西都已經聽不到了!

************

“不要……”我在朦朧中被芊芊的驚叫聲嚇醒了……雖然還剛好趕得及在艾姬那搗蛋鬼撲上來之前搶回那已經被掀開了一大半的被褥,不過芊芊那赤條條的大腿跟光溜溜的小屁屁卻還是驚鴻一瞥的走光了。

阿明原本還想跑上來幫手搶被的,但看到縮成了一團的芊芊那副幾乎想哭的可憐俏臉,還有我那張牙舞爪的兇相,也只好“骨”的咽了口口水,訕訕的退了回去。

這時我才留意到原來天已經亮了,而他們兩個也不知在甚么時候已經整整齊齊的穿好了衣服。還把地方都收拾好,連我跟芊芊昨晚隨手掉在地上的衣褲都折得好好的放在床邊。

“你們……”我打量了一下我跟芊芊有沒有再走光?才又再狐疑的看著他們兩個。

“哈……”艾姬大笑著說:“不用看了!我們只是想趁著你們一對新人洞房未醒,想看清除你們有沒有弄臟床單罷了……”芊芊馬上羞得混身都發燙起來,俏臉更脹得通紅了。

“其實昨晚你們兩個干到要生要死的時候,我們早就看得一清二楚,原本我們還以為可以跟你們一起,再上演多一場‘晨操’來慶祝新年,”阿明又口沒遮攔的淫笑說:“但見到你們兩小口子一直睡得死死的,相信就算我們把房子拆了也不會醒來,所以才打消了這主意……哎!”活該,嘴巴這么臭!阿明馬上便吃了艾姬一個肘撞!

芊芊越聽越羞的,一張粉臉緊緊的藏在我的懷里,怎也不肯出來。

而那個死鬼阿明,還捉狹的硬拉著艾姬,伏在床邊研究著床中間那一大灘暗紅的血跡;兩個恬不知恥的混蛋還眉來眼去的奸笑著:“呵呵……難得阿堅終于也破處了……恭喜恭喜……”

他們不說尤自可,這么一取笑,芊芊馬上嚶嚶的抽泣了起來。我慌忙摟緊她猛賠著小心,又惡狠狠的用眼睛沮咒那兩個在一旁吹著口哨在看戲的頑皮鬼。

最后我把阿明和艾姬轟了出房,又哄又騙的花了好半天,好辛苦才把芊芊的哭聲哄停了……

************

之后我和芊芊自然是成為了一對,我對她可是真心的,而她連處女豬也被我吃掉了,對我當然也是死心塌地的。而且在嘗過了性愛滋味之后,這小美女食髓知味,再加上艾姬那小蕩女的感染和我的悉心調教,她也已經樂此不疲的愛上了這個香艷的床上游戲。

我終于奪得了美人歸,雖然整個過程有人旁觀,的確是略為尷尬了一點;但怎么說還是應該謝謝那對不要臉的狗男女的。要不是他們的落力演出,我要攻破芊芊的處女大門,相信一定會困難得多。所以我也沒待薄這兩個大媒人,大破慳囊請他們吃了好幾頓豐富的。之后我們三個,再加上新加入的芊芊,四個人便成為了最好的好朋友。

可能因為我們第一次親熱時便已經被他們看過了吧?芊芊對著阿明他們時真的會比平時開放得多;這一年來,她不但和風騷的艾姬成為了好姊妹,對著口花花、手多多的阿明時也不會再害羞了,有時甚至會學艾姬那樣跟他摟摟抱抱的、又會揍他一兩拳,或者牙尖嘴利地反擊一下那臭小子那些蹩腳的葷笑話……

看來她也蠻喜歡這個口甜舌滑的小子啊。

我知道阿明雖然對艾姬一心一意,但男人那個不好色,而且芊芊那么正點,如果他說對她完全沒有遐想我也不會相信!

就好像我一樣,我當然很愛受芊芊,但對艾姬的巨乳其實也很感興趣的……

最近,阿明那小子時不時都有意無意的向我暗示想來次“交換”?還說艾姬也已經探過芊芊的口風,說她表示只要我舍得,她也不會介意……

反正艾姬持著幫過我和芊芊,時常都取笑說一定要找機會看回我們親熱一次,所以我們已經約好了今年的除夕夜再來一次四個人的倒數晚會……

這一次……嘿嘿……肯定會更精彩了……

85%的人還喜歡以下相關話題

相關文章 (標簽)

相關文章(同類)

最新文章

誅仙淫傳 舌頭添弄著巨大的龜頭

第一集風流西域 第一章屠魔英雄大會 青云山下,這個魔獸肆虐不久的地方,各門各派高手在連手阻擊了曠世惡魔「獸神」 […]

郭芙慘遭破處痛 黃蓉愛女情深

第一章 黃蓉為女傷透神 郭芙慘遭破處痛 百萬蒙古軍連續攻打襄陽城兩個多月,但襄陽城依然固若金湯沒有被攻破,對于 […]